月咏幻:呼吁自卫队支援香港?日本“宗教”还爱掺和中国的事儿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8 07:36

月咏幻

月咏幻作者

日本流行文化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2022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的演讲活动中遇刺身亡。

这位政治世家出身、在日本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前首相,以这样一种方式殒命,无疑给外界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枪击刺客名为山上彻也,41岁。在被警方逮捕后,他承认从今年春天就已经开始制作手枪了。警方也在他家中搜出了用于制作枪械的道具和火药。但在他的供述中,他表示自己是厌恶某个宗教团体,因此就要杀和这个团体关系紧密的人。

事到如此,看上去就是一个人因为某教团被搞坏了生活,进而酝酿报复的行动。

但也有日本网友认为事件的疑点在于——随着警察的审问,山上还表示自己其实是在现场试图刺杀该教团的某名骨干成员。但根据后续报道,奈良县警又表示刺客的发言是“我以为安倍跟那个团体有关系”。这种极度模糊的思路不禁令人怀疑此人究竟是否在说实话。

新兴宗教团体在日本

有着“宗教大百科”之称的日本对新兴宗教的管理极为松散。只要是到过日本的人,几乎都能沿途见过一些具有当地特色的宗教在街边做宣传。常见的形式主要是发放报纸和传单,但你一旦接过他们给的传单,大概率就会被抓住进行一顿聊天……

还有日本遍地的神社和寺庙,其中有一大半基本靠附近居民有事没事加以打理。当然其中相当部分是有宗教法人的,也就是有宗教主体来进行管理和运营的,这可以近似地理解为管理公司。

根据日本文化厅的统计,最新登记在册的宗教法人就有7190个,下面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小主体。

出自日本文化厅官网

因此在日本的日常之一,就是被各种主动盯上你的宗教人员拉着聊天。有些宗教人员是欧美人,甚至在乡下踩着自行车,在路上见人就聊天……听起来或许不可思议,但这些宗教活动在日本非常常见。

新兴宗教也带来了一定的社会问题,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一些邪教煽动信徒犯罪。例如众所周知的沙林毒气案件,就是被包括在新兴宗教这一类型中的奥姆真理教所实施的恐怖行动。

不过,日本政府并不会官方称呼他们为邪教(カルト),尽管民间已经经常这么叫了。一般人对它们的印象,主要存在于以下几点:①让教徒精神不安定;②洗脑信众相信它们提供的一整套价值观;③要求和集体住在一起;④要求教徒提供大量金钱;⑤引起犯罪事件,等等。

“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再之后就是日本”?

一些教派常常和右翼势力紧密勾结。以极端的形式进行活动,例如在街上开车宣扬军国主义思想:

网络资料图

神道教系的教团由于深度相信天皇家族所谓的万世一系,故而主张皇国史观。例如日本会议就是著名的右翼宗教,他们在二战未清算天皇的社会背景下,不断宣扬自己的极端思想。

除了这种从名字里就透露着危险气息的团体,还有之前笔者文章中提到过的幸福科学教,也在积极地介入现实社会乃至文化、政治。他们有自己的政党,幸福实现党,还有自己的大学——HappyScience大学。

幸福实现党的宣传资料

由于曾经出过大事,而且一些宗教人员的行为实在令人胆寒,普通日本民众对新兴宗教都表示敬而远之。但日本的政坛乃至社会,却又很难摆脱新兴宗教的控制。例如安倍所属的日本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就是日本政坛最大的政治集团。但公明党也是由一个叫创价学会的新兴宗教团体创立的。创价学会影响颇大,在东京都八王子地区甚至有自己的大学,走国际化路线。

事实上,日本一些新兴宗教甚至会伪装成学生志愿者组织,为新入学的学生提供各类咨询服务,给这些处在人生变化阶段的年轻人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受,然后就可以趁机推销自己的价值观了。

他们甚至会直接参与很多关于中国的政治宣传,例如之前笔者之前在上野公园门口就看到过某宗教旗下大学的大学生,进行万人署名活动,目的是支持香港“占中”,并声称“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再之后就是日本”。

但最有趣的,应该要算上幸福科学教擅自用香港“占中”人员周庭的名义进行宣传的事情了。他们声称,周庭的守护灵告诉他们,要日本派自卫队去帮助香港。这件事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连当事人周庭也在推特上声明,她自己并没有这么说,这属于招来误解的文章,并要求删除。

令人捧腹的是,幸福实现党也直接认怂,表示道歉。

来自J-cast的报道

“宗教二世”

由于日本政府对于这类组织的态度是,只要不引起犯罪等恶性事件,就睁一眼闭一眼,所以教团们基本都可以肆意妄为。因此,在新兴宗教遍地走的大环境下,不可避免地会有信徒也会要求自己的子女也进入同样的宗教,这就形成了日本社会的一个常见话题——“宗教二世”,也就是宗教子女的问题。

父母对孩子强烈洗脑的后果,要么是孩子也茫茫然然地跟着,要么就是长大后与原生家庭的分裂日益严重。根据日本的媒体采访,一些宗教家庭出身的子女,会在人生体验中发现自己对宗教价值观的不认可,和家里产生很大的矛盾之后愤然断绝关系。一些推崇清规戒律的宗教,跟深度世俗化的日本社会几乎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例如有一名基督教系的新兴宗教的二世,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不可以进行婚前性行为,连其他边缘行为也不可以。家人甚至还要求他向关系好的同学传教。但他实在是难以克制自己,长大后让女友怀孕,就因此跟家里人断绝了关系。

就连前文提到的幸福科学教,也有这类问题。教主大川隆法的儿子大川宏洋就和他断绝了关系。原因也正是因为从小受的教育跟自己的认知差异太大,并且感受到了这类宗教的极限。

大川宏洋的著作《和幸福科学的诀别》

而本次枪击的刺客山上,根据他本人的描述,似乎也有类似的“宗教二世”的困惑——母亲住在宗教基地里,还把家庭经济状况搞得一团糟。根据日本《周刊新潮》报道,山上家里人透露,其母亲已经前前后后从家里拿了一亿几千万日元(大约六七百万元人民币)出去给统一教会。这样巨大的金额,也难怪当事人会产生如此极端的行为。

未来会改变吗?

由于日本政坛和民间舆论被各类大小教派影响,并且日本政府坚持思想和政治自由这一政治正确,所以就导致了日本的宗教体系在事实上是无政府状态。尤其考虑到上述情况中,巨型宗教和政党有无数的勾连,这更侧面说明了日本的统治阶层需要这些组织来提供额外的收入,双方可能在利益层面上也是绑定的。

同时日本目前使用的统治方式属于小政府模式,各地拥有很大的自治权,日本中央政府即使真的有心思改变,也很难把手伸到基层进行干涉。

因此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刺杀事件及其带来的社会影响,恐怕很难让日本中央政府层面有太大改变。毕竟奥姆真理教在地铁放沙林毒气的事件过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日本新兴宗教受到什么太大的限制。

在那些顽固右派的影响下,日本这个国家想要改革或是改命非常难,如果一个政治家想要按照自己想法做一些事情,就必须面对右翼的压力。因此日本政客最难的就是做那些非右翼议程的事情,除非你能同时把各方都照顾好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安倍遇刺 中国议题 新兴宗教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8日 07:36

呼吁自卫队支援香港?日本“宗教”还爱掺和中国的事儿

06月07日 08:30

日本的“压榨式加班”正在悄悄改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终于回应:不担心台湾,担忧解放军军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