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咏幻:身在教育强国,日本教师的待遇却不好?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05 08:32

月咏幻

月咏幻作者

日本流行文化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日前,日本富士新闻网报道了一则骇人的消息:

埼玉县富士见市一名24岁的女性小学老师,将漂白剂加入了学生的午餐桶中,有孩子在上菜时发现异味,于是通知了学校工作人员,这才躲过一劫。

事后警方介入调查,将这名女老师拘捕。她被捕后承认,因为不能继续担任某个班级的班主任而感到失望,于是犯案……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教师的心理健康与精神疾病状况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根据过往10年的调查,日本所有小初高公立学校教职员中,常年有约0.55%的人因为精神疾病而停止工作。尽管这一比例不算很高,但日本教师的“累”与“负能量”却成为了一个长期性的社会话题。

来自日本文科省的统计

根据2022年的数据统计,日本的小初高教师工资分别在32万、34万、35万日元左右。如果单纯按照14薪计算,日本教师一年大约能够拿到近500万日元,也就是25万人民币的年薪。在私立学校的话,薪资还略有上浮。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大概很难想象这看上去风风光光的发达国家公务员岗位,为何会让工作者深陷顽固的精神疾病问题。

实际上,日本教师承担的东西非常多,且很多内容是日本独有的。他们不仅要面对严重的加班,而且还需要去应对已经被发达服务业宠坏的家长。今天笔者就和大家简单聊聊,日本教师需要面对的两大恐怖课题。

素质教育下的噩梦

为了实现综合素质培养的目标,日本的中小学在每天下午大约三四点就放学了。这就造成大量的孩子可以自由支配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间,同时也催生了日本的社团文化——也就是所谓田径部、篮球部等等的社团活动,这些在日语里简称“部活”。而这些社团活动,一般都需要有一个指导老师。这件事几乎是所有日本老师的噩梦,因为必须完成的教学任务并不会因为做了指导老师而减少。

根据《每日新闻》的报道,一名公立学校教师表示,他每天放学后带学生练习大约2小时,下班时间基本都是9点以后了。这样的状况导致去年某个月,这位老师的加班时间超过了100小时。

相关报道

由于运动相关的社团活动常常会以参加比赛为目进行训练,这就需要老师早到学校和学生们一起训练,放学后也是,再加上周末也要来到学校进行拉练,于是教师的工作时间很容易变成“996”。

《东洋经济》采访过 一名小学班主任的妻子。据说这名男性教师最长的时候连续上了100天的班,早上5点半起床,7点上班,晚上到家就10—11点了。周末也基本都要去做部活的指导。她还表示,在成为运动系部活的顾问老师之前,他们家本来可以岁月静好地过日子,可后来就都是这种忙到连轴转的生活了。

对于这种无故加班现象,日本政府也不是没有响应的对策。官方从1977年开始就创立了“部活津贴”,一开始是5小时的指导给到500日元,后来逐渐放缓成4小时,金额也慢慢增加。按照1977年到现代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来说,大约可以换算为1.5倍,也就是相当于750日元,在今天约合37元人民币。

四五个小时的加班多拿四十块不到,这个钱实在有些寒碜。

对此,民间的抗议之声不断。于是,津贴也一直象征性地在增加,到2016年,文部科学省将每4小时的部活指导津贴从3000日元增加到3600日元,约180元。

可周末加班四小时3600日元,这在大众看来显然也是不合理的金额。按照日本2016年的最低时薪收入标准——823日元,4小时就是3292日元。老师们的津贴也就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这个根本不是周末加班应得的报酬。按照日本的劳动法,普通加班1.25倍,休日加班1.35倍,那至少也应该是4115和4444日元。(约205元和约222元)

如果按照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每月32万日元)计算,每月22天出勤,每天8小时,那时薪就是1818日元。这样的计算方式下,老师的加班费应该是9090日元(普通加班)和9817日元(休日加班)。这么看来,文部科学省给的部活津贴实在是少得可怜。按照正常收入加班来看的话,等于是扣了一半的工资。

但即使足额支付加班费,又有意义吗?

根据一些教师网友的反馈——他们一毛钱也不想多要,他们想要休息的时间,研究教材的时间。更有甚者直接说:“哪怕翻倍给7200日元也想休息。别跟我说比赛没人参加,那么想举行比赛的话,自己去花钱找别人吧。”

“真正的怪物不仅是孩子,更是家长”

对老师产生额外干扰的,更多是家长。日本有一种特别的制度叫作PTA,亦即家长教师协会。这个协会理论上是让家长和老师能够在一个环境中讨论家校事务,增进双方联合,但在实操中,家长和老师都对它意见很大,认为是非常严重的浪费时间,甚至还浪费钱。

首先非常明显的一点就是PTA效率低下。PTA的家长素质参差不齐,尤其考虑到日本还是IT技术不普及千家万户的国家,这就会带来一个必然结果:一切通知必须用纸。小到日常安排,大到会议决定,统统都要打印出来,每人发一份,再在会上念一次。

这些金钱和时间成本都是家长和老师被迫献出的。同时,绝大多数讨论基本无效,都是将麻烦互相推给别人,互相甩锅让别人干活。这样的环境下基本没有人能够受得了。

低效的组织像钝刀子割肉,慢慢难受,而“怪物家长”则更像锐利的钢针,让所有人都瞬间破防。

来源:https://ecofami.com/papamama/detail/7318/

上面这篇文章总结了三点怪物家长的恐怖之处:“不知道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家长自己”、“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是为了所有孩子”,以及“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常识”。其中最烦人的就是最后这种好像没有常识的家长。他们常见的观点就是:

“为什么不让我的孩子演话剧主演,快改过来!”

“为什么数学题的进度比隔壁班慢了4页?”

“我儿子感冒了不舒服,还参与了接力赛选拔,其他的孩子好像也有这种情况,应该再举行一次选拔!”

PTA的机制和怪物家长的活跃,让日本教师的工作范围不再是单纯的学校活动,这给他们本来就疲惫的生活平添了精神内耗。

如何保障教师的体面?

严重超额的部活指导,实际核算起来会让教师的劳动付出比过于低下。而在劳累之余还要像服务业一样去对待家长,这就只会让他们本就不健康的精神状况雪上加霜。

更何况日本教师的待遇大约是500w日元,这和日本整体社会的平均收入600w日元相比还是低了一些。

相比之下,日本大学教授的待遇却非常优秀。根据2022年“日经新闻”的数据,我们以北海道大学的教职员待遇来对比一下就可以发现,如果学者能够进入公立的大学高校系统,那么待遇会到一个不错的水平。

同时,大学教授虽然忙的程度根据学校而定,但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专注于做研究和教课,做好本职工作,还有寒暑假。至于社团和家长,前者基本不会有太多交集,后者除了毕业典礼可能会见到,基本也不会有交集。

在日本目前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为了提升社会的稳定性,大企业率先涨薪,日本的普通公务员也增加了年终奖,但是教师的薪水和奖金目前没有变化。

根据文科省的数据,日本教师的工资在平成13年,也就是2001年达到顶峰之后,一路走低到如今。很难理解,日本这么一个教育强国,在教师待遇上竟然一直表现消极。但是在看了人口大趋势之后,似乎也可以理解了:日本中小学生源长期萎缩,这最终会在长时段内影响到国家宏观的基础教育投入和教师收入。

目前在日本教育的预算里,大学和私立学校能够吃掉42.9%,义务教育方面的投入则占27.9%。

根据日本总务省的统计,日本人口在2048年会跌破一亿,到那时候教师的待遇会减少到什么地步?政府如何为之兜底,保障必要的体面?恐怕是个值得我们观察的样本。

而且在日本,真正有高等教育需求的家庭大多会去寻找学费无上限、教学水平更高的私立学校,而不是半放养状态的公立学校。或许也有这个因素的影响,才让公立学校愈发成为一个“并非最优选”,而公立学校教师的待遇也随之缩水。

根据文部科学省的数据,在私立小初高的学生家庭中,家庭年收入大于800w日元的橙色家庭基本上占了主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05日 08:32

身在教育强国,日本教师的待遇却不好?

09月02日 08:19

新冠确诊数连续6周居全球之首,日本网民竟表示理解?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蒙古国爆发抗议,美国大使馆发警告

匈牙利否决,欧盟180亿欧元援乌计划未能生效

欧佩克+维持减产、俄油被制裁,为何布油反而跌破80美元?

习近平步出舱门,沙特以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受到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乘专机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十条来了

习近平将出席中阿峰会、中国-海合会峰会并访问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