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咏幻:快被AI“杀死”的日本人?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8-16 07:59

月咏幻

月咏幻作者

日本流行文化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2023年7月,福井县坂井市,一名女生坐在海边石崖上沉思,被巡逻人员发现,突然就哭了出来。

这名女生表示,自己是艺术系的学生,担心被画图AI取代,所以非常迷惘。她高中的时候就获得了日本国内的绘画大奖,老师鼓励她上的艺术大学。家境贫困的她只能借了800万日元(40万人民币)的助学贷款来上学。

但入学三个月后,AI热潮来袭,艺术学校的课堂上甚至都会介绍AI绘画。在面对AI绘画的强大和恐怖后,她对绘画的信念和热情也消失了:自己画几小时乃至几天研究构思的绘画,AI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搞定。面对专长被取代的压迫感和巨额贷款的压力,她的精神也来到了临界点。家长不同意她的退学,自己喜欢的绘画又被AI取代,最终她考虑来到了这个被称为自杀圣地的海边石崖。

来源:福井新闻

而这种因为AI取代而发疯的案例并非个例。

2023年6月24日,有一名艺术大学毕业的女生也企图自杀,拨通了自杀求助热线。她自称自己已经罹患抑郁症等多种精神疾病,一天吃很多药物。而这些的起因,却是因为她毕业的那个学校现在已经开始导入AI课程,她学习的漫画、动画和游戏等内容都可以用AI制作,导致自己被取代了。

为了麻痹自己,她投身赌博,并在尝到一次甜头后贷款200万日元(约10万元),全部亏光,让家里托底填坑之后又砸进去了15万元。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名女生说:AI出现了,我就成了废物,而我的梦想毁了。

看上去AI已经让日本人感到焦虑,乃至想要自杀。那么AI真的如同这些事件里这样,是逼死人的杀人利刃吗?笔者在这半年的AI行业耕耘中,有自己的看法,和大家分享一二。

席卷日本社会的生成式AI

目前市面上的生成式AI,可以按照两种来分类。一种是大家都看到的文字类AI,如ChatGPT和Claude。另一种是图片类AI,以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为代表。在信息处理领域中,文字类AI可以帮助人们整理文字和撰写简单内容,帮助创意发挥,减少繁复的劳动。专业人员可以用AI协助策划活动,甚至基于海量的专业数据训练得到一个专家级别的AI助手。而图片类AI可以在插画和照片的领域实现质量很高的图片输出。

而上文提到的日本美术学生对图片类AI的反应极大,似乎自己的梦想都要被击溃,乃至于人生都走上了绝路。

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日本其实是全球最拥抱AI创作的国家之一。根据东京大学教授鸟海不二夫的调查,2022年6月之后推特的所有绘画AI相关的投稿为260万,其中日本占了4成,大幅领先美国的2成。

不仅是民间,日本各地的行政体系也在积极拥抱AI。神户市市政府已经展开探索,试着让ChatGPT成为日常行政办公的一部分,用来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

神户市在探索过程中,主要让ChatGPT帮助总结文章,撰写草稿。大约有100名员工试用后再正式引入工作流程中。同时,为了保护数据安全,他们还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不允许输入个人信息和机密事项。

来源:日经新闻

神户作为试验区测试完毕后,大阪府也准备在2023年秋季之前制定好相应的制度,用来拥抱AI对工作效率的提高。

前面说完了个人和政府,接下来就是民间企业了。2023年5月,日本的普华永道针对民间企业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调查。对于生成式AI有35%的企业表示不知道,19%表示不知道但是有点不安,14%是静观其变,9%是知道AI很厉害,23%表示很想用用。

日本的AI政策

在日本还算是比较积极拥抱AI的另一面,是日本在明面上支持AI的开放性政策。日本此前宣布完全放开学习数据的版权,意味着AI训练无罪,所有人都可以拿所有数据来训练AI,而版权法律和著作权判定是以创作的内容为标准。

在日本的现行著作权法中,明确规定了在不直接侵犯著作权人利益的情况下,著作物可以用于计算机处理。这就意味着AI训练中使用数据基本上都不会犯法。

这就必须解释一下AI的原理了。现行的所有大模型AI,都是会遵守“AI开发和学习阶段”和“生成和使用阶段”两个阶段。在开发学习阶段,开发者会基于一些现有的数据,如文字或是图片,通过特定的算法来训练,得到一个大模型文件。

而使用AI产出东西的时候,人们需要用这个大模型文件,通过特定的程序来输出新的内容。

有趣的是,训练阶段是放开的,但是在AI产出的阶段,这个就会采用和传统的侵权判定一样的标准:是否有本质的抄袭。

对于这个思路,日本文化厅于2023年6月举行了专门的说明会。在他们的说明中提到,著作权保护“创造性表达思想或情感”的著作物,而不包括单纯的数据(事实)或想法(如作风、画风等)。

来自:日本政府文化厅

简单来说,就是只要你需要训练数据,日本政府基于现状法律给出的解释会尽可能支持你训练。将来的法规也会更完善,目的是支持。同在输出阶段,如果生成的图像等被认为与已存在的著作物有侵权关系,法院是可以判断侵权,并且和传统的侵权行为一样进行判决。

产出了上文两个案例的福井县,于7月25日开展了AI大赛。由于该地产出了很多恐龙化石,大赛定为恐龙主题。

从上面的信息看来,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组织,日本积极拥抱AI是非常大的趋势,且政策也都在积极开放。

但是另一面,尽信AI不如没有AI。早在2022年9月28日,就有日本好事者用AI生成了洪水灾难照片,用来扩散谣言。

来源:NHK

看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近似地理解为,AI更像是类似PS这类图片处理软件一样,只是另外一个更高效地辅佐人类工作的工具,并不可怕。而AI的普及,也将会是越来越大势所趋的事情吧。虽然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已经在举国上下为AI革命铺平道路,但日本受限于目前的情况,很难真正做到AI自主。

AI的核心是算力,由GPU(显卡)提供。目前AI领域中,还是华裔企业家黄仁勋在美国创建的NVIDIA,也就是英伟达,在一骑绝尘独领全球风骚。在软硬件结合生态下,英伟达的显卡就是未来生产力的代名词。如果没有GPU,没有算力,那就什么都没用。而日本今年连交通卡的半导体都告缺,直接减产了。更何况显卡这类高端半导体,在核心生产流程上和日本关系较小。

AI与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目前AI的能力的确相当惊人,堪称第四次工业革命。图片类AI画的插画和真人足以以假乱真,能用在广告、游戏、电商等行业,已经润物细无声地进入了各行各业。毕竟AI目前已经几乎能够重新定义事实了。

乍看下,人类真的应该直接放弃抵抗,迎接AI时代的到来。

但是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知道AI的软肋,那就是在最终细节的把控。AI最擅长的是做到非常浅显的表现力,在“技术”上看上去非常强大。无论是写文章的速度和质量,还是出图的细节刻画,都足以直接秒杀练习不够的普通人。

但是只要在相应的写作和绘画领域有一定专业知识,在品鉴AI创作的时候就非常容易看见破绽。例如ChatGPT的AI写作特别容易落入俗套,写的文章就那一些格式。使用者必须学会告诉GPT,要用某种特定的方式来书写,才能够继续发挥其强大的能力。

在AI生图的部分则更为普遍。在大多数情况下,AI并不知道正确的人体结构,常常出现肢体扭曲乃至于多余的手脚等情况。即使使用者使用了高端的控制手法,让AI产出逻辑相对合理的图片也依旧很困难。

笔者目前就在做AI相关的创业,运营一个工作室,为电商和游戏公司提供图片素材,还有企业工作流导入AI的完整方案,给那些想要用AI提升公司效率的传统行业公司。

在外界看来,掌握了AI就可以超快速地替代非常多的工作。但其实在AI应用层面上,由于AI出内容带有非常强烈的随机性,很难针对性地输出甲方想要的具体东西。必须在特定环节,让AI使用人员进行相应的调整。

例如一个海报的需求,可能有多种风格,如真人、插画和3D。如果客户选择了,AI操作人员就必须以特定风格输出,同时对姿势、神态和衣服等的要求,又会让操作人员不得不加入更多的调整。这样的工作流程中,AI本身更像是一个需要深入学习的工具。这也跟上面的结论一样:AI就是一个类似PS的工具,需要在专业认识的手里才能够发挥,达到人们真正需要的效果。

因此,我们在实践中也得到了结论:AI并不能直接替代人类的工作,而是逼迫人类掌握更多的实际业务能力和对AI的了解。只有在真正明白你做的这件事的前提下,水平较低的AI才无法替代你,甚至它需要你作为人类专家来为它的工作把关。

从今年创业到现在,我们经历了太多具体的项目,也尝试了用AI改造非常多传统行业。至少可以有一个结论,就是AI对人们生活的改变只会润物细无声,在难以察觉的地方深入改变生产方式和效率。可能AI会淘汰一些人,但基于这些实践,我们不难得出结论,这就是正常的市场进步和迭代,大家只要保持学习的心态,加强自己的专业岗位能力,就不会轻易被替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吕义正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刑法修正案(十二)正式实施,如何加强打击行贿?

“澳方已邀请中国外长3月下旬来访”,外交部回应

普京发表国情咨文:有信心让俄跻身世界前四大经济体

助力民营经济,疫情时的一些帮扶政策应该延续

将牵涉众多中企的欧盟供应链法案,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