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长江边的渔夫:有人很紧张中国GDP会不会破6,我看没必要

2019-10-24 07:44:25

【文/长江边的渔夫】

10月18日上午十点,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最为公众关注的数据应该就是GDP。按照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分季度看,今年三个季度增长分别是6.4%,6.2%,6.0%。三季度的数据不仅低于之前的预期值6.1%,而且还创下了2007年次贷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按照此趋势,“5”的时代不远了。这一预期差,让不温不火的大A股更加一蹶不振。

图自10月18日收盘时的指数

今年以来,这三季度的GDP数据累计增长6.2%,从季度上看,逐步下滑。今年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持平,但是总体趋势是下降的,虽然这个数据是超预期的,但是似乎又是情理之中的。

图自国家统计局(下同)

2019年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8%,比8月份加快1.4个百分点。从环比看,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月增长0.72%。1—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当然,整体来说还是略显弱势的。

一、GDP继续下落的原因

从支出角度上,投资、消费和净出口这三种需求最终决定了GDP,所以也被称为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所以考察GDP,我们不妨分别来看这三者的具体表现。

首先,我们来看投资。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461204亿元,同比增长5.4%。其中,民间投资264805亿元,增长4.7%。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下降2.1%;第二产业投资增长2.0%,其中制造业投资增长2.5%;第三产业投资增长7.2%,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4.5%。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增速比全部投资快7.2个百分点;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13.8%,增速比全部投资快8.4个百分点。

前三季度,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98008亿元,同比增长10.5%。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11917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0.1%;全国商品房销售额111491亿元,增长7.1%。

再说进出口情况,前三季度,货物进出口总额229145亿元,同比增长2.8%。其中,出口124803亿元,增长5.2%;进口104342亿元,下降0.1%。进出口相抵,顺差20462亿元,同比扩大44.2%。贸易方式结构进一步优化,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4.8%,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59.5%,比上年同期提高1.1个百分点;机电产品出口增长4.7%,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58.1%。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10.4%,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42.3%,比上年同期提高2.9个百分点。9月份,进出口总额27826亿元,同比下降3.3%。其中,出口15289亿元,下降0.7%;进口12537亿元,下降6.2%。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90913亿元,同比增长2.4%。

最后,再看消费情况。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667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2%。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268146亿元,增长9.1%。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495亿元,同比增长7.8%。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31097亿元,增长9.0%。

造成汽车零售额起伏的原因是7月1日多个地方正式实施“国六”排放标准,而五六月份汽车经销商为了清国五车库存,也加大了优惠力度,尤其是6月份,汽车零售额同比增长17%,这推动6月社会零售总额增速达到9.8%,这也是2018年3月份以来的新高。但是过了这个窗口期,汽车零售额继续进入下降通道,带动了社会零售品零售总额的下降。

再一个拖累消费的领域是金银珠宝的零售额,三季度三个月分别下降了1.6%、7%、6.6%。这数据让人有些意外。因为黄金历来有买涨不买跌的说法,但是这一次却让人大跌眼镜,虽然金价不断上涨,但是消费却没有跟上。再难看到2011年时候的盛况。

一降再降的GDP,原本寄希望于工具箱里面宽松的货币政策工具,但是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却又增长到了3%,这对预期的货币政策的使用会有影响吗?我们拭目以待。

二、未来可期的宽松货币政策

很多人认为现在的中国状况和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的经济滞涨极其相似,认为美国当年的大范围物价飞涨最根本的原因是货币,即货币超发导致了物价全面上涨。另外还有人提出是油价导致的,因为美国1966年通胀时期就已经破3%,只是后期作为工业化发展的基础起到了添柴加醋的作用。

其实现如今的中国和当年的美国情况是不同的。今年年初以来,CPI持续走高,从年初的1.7%涨到了9月份的3%。如果我们把数据分开来看,非食品CPI今年是持续下滑的,食品CPI却蒸蒸日上。而食品CPI的上涨主要还是是因为非洲猪瘟导致肉类价格大幅上涨,9月肉类的CPI同比大增了46.9%。这表明当下的通货膨胀其实是结构性问题,而不是非货币因素导致的物价全面上扬。

我们可以看到,今年CPI持续上行的原因是猪肉的供给冲击,而非货币因素。另外,肉类不同于美国当年的石油,肉类是具有周期性的产品,很难推动其他领域的生产成本上扬,进而导致全市场的价格爆发。

所以,这个增长3%的指数,并非实际意义上的难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只需要增加猪肉或者替代肉的供给。简单来说,时间就能治愈这个问题。

另外一方面,就非食品的CPI来看,我们发现其价格反而出现通缩现象。非食品CPI里还包含价格波动比较大的石油,剔除食品和石油后的核心CPI今年从年初的1.9%降到了当下的1.5%,通缩的风险是应该考虑的。

央行在考量通胀的时候,关注点往往集中在自己的货币政策是怎么影响的,而非来自各个商品独特的供求因素。这也是为什么央行普遍关心的是核心CPI,即剔除食品和油价的CPI数据。因为农副产品对于消费的影响的是短暂的是周期性的,而油价属于基础性产品,价格波动一般都不大。

因此,未来3%的CPI不会成为宽松货币政策的拦路虎,会继续放水。而且18号的统计局发言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当前CPI上涨是结构性上涨,价格主体平稳,货币政策有比较充裕的操作空间,货币政策会根据经济形势相机抉择。”

根据目前的经济形势相机抉择,未来的货币政策方向就不言而喻了。短期来看,依旧维持原来的判断,经济增长降速,流动性变缓,没了流动性的市场虽然难涨上去,但也跌不动呀。但是下降通道的增速,破“6”确实也只是一触即发。

即将进入的“5”时代,未来又将如何?

三、超级大国的时代

不管某些人是否承认,现在的中国就是个超级大国。按照2018年的计算基数,现在我国的GDP总量已经达到90万亿人民币(相当于13万亿美元),这是全球总体量的六分之一。这时候我们不应该继续盯着短期的经济波动,而应该考虑如何做大做强规模经济。

业内常有这样一句笑谈:一个国家的GDP,你不能要求他每年都保持3%以上的增长率吧。随着基础量的变大,增速放缓这也是规律使然。

再看人均GDP,虽说和老牌发达国家比还是低的,但如果关照过去,不难发现我们一直在进步。我们的均值一直在高速上升,且人均GDP直逼一万美元。


人均GDP的上升在个人身上所反映的就是个人的消费,从不断上升的手机消费、家电、汽车旅游等等就可以验证。另外,中国地域辽阔,发展分布很不均匀,很多中西部地区的发展相对落后,所以未来新的增长点将会在这些地方崛起。

如今的中国不仅是消费大国,同样也是生产大国。除了超级基数的人口优势,逐渐走高的公民素质,我们也在拼命追赶,以求后发优势。另外我们也在自主创新,比如我们在航空以及5G的研发上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沿。

所以,未来哪怕别“6”迎“5”也绝不意味着繁荣的结束。而可能恰恰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长江边的渔夫

长江边的渔夫

证券行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有人很紧张中国GDP会不会破6,我看没必要
伦交所为何不“嫁”香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