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余警司:“如果要打,香港警察怎会打输”

2020-07-30 07:35:11

香港国安法6月30日23时刊宪生效,次日即有数人以身试法,遭港警拘捕。一星期后,第43条《实施细则》公布,国安法赋权香港警务处国安处执行的七项措施有了更为详细的指导。

7月29日,香港警方国安处首次行动,在元朗、屯门及沙田拘捕3男1女,年龄介乎16至21岁,包括“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有关人士在社交平台发表“港独”宣言,宣言已涉及煽动分离国家,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第20及21条。

香港国安法还能为警队后续执法带来哪些改变?观察者网就这一主要问题,再次采访了曾在香港从警37年,现已退休的余警司。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香港国安法

观察者网:香港国安法颁布后,就您的接触和了解,阿sir们都有什么想法?

余警司:香港国安法颁布后,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接着积极地进行成立相关组织架构。虽然人手部署还在进行中,实质工作效用还未有具体体验,但香港警察的心理状态明显地普遍提升了。

中央的正面表态正正是一盏指路明灯。策略大方向既定,下层便可以此明确指引发扬光大,更有信心和更有效率地成就止暴制乱的使命。

香港特首、政策局、警务处和各政府部门高层近期面对立法会泛民议员和传媒的质问时,明显已改变策略,不再采取回避态度,而是以正面、肯定和坚定的态度直接回答和驳斥无理的指责。

“锤仔搭钉,钉搭木”是个永恒不变的道理。管理层制定明确策略,指导层下达命令直接指挥,前线人员便可循清晰指令向前冲。香港警察向来是一队精锐部队,尤其是地面前线人员,要打怎会打输呢!

7月1日一仗的表现,足以证明新法受到香港警察的欢迎、高度肯定和接受。警队士气更推上一层楼。

图自香港警察7月1日脸书

观察者网:您上次接受采访时透露儿子也是警察,而且他那时压力巨大。请问现在工作情况好些了吗?压力会不会有所减轻?

余警司:小儿为警队一员,当然受用。暴乱一日未完全平定,为使命,工作压力是无可避免,但会做得开心。因此我也无需担心。

观察者网:您上次聊时说道,“必要时将香港的东西收拾好,去内地住”。现在国安法颁布了,您还有这想法吗?

余警司:“生于斯,长于斯”,香港是我家。我也向往内地生活,所以最近已在中山购房,方便在祖国大地游山玩水。

观察者网:香港国安法颁布后,香港警队成立国家安全处,从CIB(刑事情报科)、“O记”(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等五大刑侦部门中挑出精兵强将。这阵容意味着什么?

余警司:相信正在成立中的“国家安全处”会与港英年代的“政治部”组织近似。由于组织架构和工作是机密,实质情况我并不清楚。据讲初期人手主要是从刑侦总部抽调。他们平日工作很多都涉及机密元素,专项于情报搜集和分析,故这方面的能力较强。由于是刑侦总部队伍,人手调动亦较为灵活,不会影响前线警区服务市民的基本工作。

蔡展鹏任香港警方国安处处长

首任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长官、警务处副处长(国家安全)刘赐蕙(资料图/央视新闻客户端)

观察者网:据媒体报导,履行涉及国家安全的职责时,“需要由警队现有相关部门具经验人员中挑选,有关人员不但要通过警队的品格审查,也要经过国家安全审查。” 这“品格审查”、“国家安全审查”,具体指什么?

余警司:所有可能出任刑侦总部的人员都需经过“品格审查”,通过后才可上任。审查涉及甚多范畴,是高度机密,所以内部俗称“查三世”,从这个俗称便可想而知。“国家安全处”的要求相信会是更严格。

观察者网:香港国安法规定,“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的工作部门应当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建立协作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和行动配合。”换而言之,公署和香港警队日后有打交道的可能。您也曾负责过和内地的对接,于内地-香港人员在对接工作方面,您有没什么过来人经验可以供参考?

余警司:“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的工作部门与“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有关机构建立协作机制,基本上并非是什么新创意。港英年代的政治部也有英国情报人员直接参与。这是必需的。

·止暴制乱

观察者网:香港国安法颁布后,这几天,就您的感受,香港社会舆论有哪些变化?

余警司:香港国安法颁布后,香港人明显地分为俩派——和平理性的香港人,他们都十分支持和拥护新法,希望能尽快止暴制乱,恢复香港昔日的繁荣和安定年代;另一派即是恐共、脑残或别有机心的香港人。

相信香港国安法定下后,接连推出的解释法例和推介工作,将可清除部分第二派人士的不正确和疑惑的观念。再以时间证明一切,效果更佳。

观察者网:上个世纪回归前的几场骚乱——比如1984年出现的士罢驶引发的骚乱——您都有参与出警。您认为如今警方对骚乱的应对与当年相比,有哪些变和不变?

余警司:回归前的几场骚乱都是香港内部问题引起,绝不涉及外国势力和意欲推翻政府的议题,更惶论借此为难祖国。暴徒只是借势抢劫,骚乱性质与范围很简单。政府和警察可以依法直接解决,迅速平定骚乱;政客亦没有作任何吵耳之声,为难政府。

回归后的骚乱,由于有外国势力参与,政治元素非常复杂。个别政客甘为外国奴才成汉奸。既得利益的精英阶层自以为是,看不起内地同胞,认为自己才是香港管治者,中央不能干预。

港英政府在撤离香港前,已经埋下炸弹,把固有管治香港的独裁手段逐一清除,以“民主”为名,让精英阶层独大。继而从教育入手,向年轻一代灌输不正确的坏思想,进行洗脑。更是引入“非政府组织机构”(NGO)加强和壮大社福界,以帮助弱势社群为名,潜移默化地向低下阶层进行另一种洗脑。

这个策略十分成功,香港反祖国、反政府的人实在为数不少。乱党借助外国势力协调和指挥,加上无限资源支撑,无可否认实在是做得有声有色。

观察者网:先前大规模骚乱频发,就您的了解,阿sir们在日常训练时是否有增加对这块的应对?特别是应对群体暴力行径?

余警司:我始终认为,如果要打,香港警察怎会打输。但回归后的数场骚乱,得出来的结论并不是这样。原因复杂,归根究底,我相信是管理和指导层没有做好本分,给前线人员应有的明确指引,亦没有为骚乱作斩钉截铁的定性。林林总总的原因间接或直接地加深前线人员的工作压力。

就以应否开枪为例,这是一个非常艰辛的决定,个中压力是非一般初级警务人员所能承担的。因为一个错误决定,就会送上自己的前途,甚至入牢。

另一个明显例子是控制“传媒”策略的全盘失败。怎可以在一个动乱现场,让记者以采访为名,阻碍警察执行职务?!而这些是否真记者,又难以分辨。直至今天,这个问题还是未有解决!

观察者网:从去年修例风波兴起至今,警方内部如何鼓舞士气?您作为警队过来人,有无鼓励儿子?

余警司:新一位警务处长上任后,止暴制乱的策略明显有所改变和改善。正正是在前线人员希望看到和听到的。除暴安良是警察天职,每位警务人员都明白、绝对认同和支持。只要上层战鼓一响,下层必定全力以赴,完成任务。积极面对和采取主动总比那笑称为“等一阵”的强阵好得多。

观察者网:不知道您有没看到新闻,数日前“感动中国”特别致敬香港警察,内地民众也纷纷表达了自己对香港警察执法的赞赏和支持。

余警司:内地同胞,包括民众和同行对香港警察的鼓励和支持,并送上各式各样物资、漫画和乐曲,实在令人鼓舞,振奋军心。血浓于水和正义必胜,这两信念深深印在香港警察的心内。

观察者网:现在不少阿sir也来内地社交平台,和网民们互动,这行为是警队内部鼓励,还是他们个人自发?

余警司:喜见有个别警务人员自发地在内地社交平台与同胞互动、交流和分享,加深沟通。对两地而言,是一件好事。

·如何看待美国同行的执法手段

观察者网:前阵子美国警方“跪杀”黑人弗洛伊德一事,引来抗议狂澜。香港警方在处理类似弗洛伊德事件时,在行为上都有什么要求?

余警司:香港警队是一支文明和自律性非常高的队伍。在武力使用方面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以“需要性”和“适可而止”为首要原则,绝不能把目标人物作为泄愤工具。每次使用武力的原因、动作和程度在事后要作交待。不正当使用武力是需要面对纪律处分的,甚至刑事起诉。

观察者网:有香港警察因在执法时对外籍记者说“黑人的命也是命”、“我不能呼吸了”,而被训诫。“训诫”一词在内地不少网民看来有点严厉;实际上,在香港警队内部,“训诫”意味着什么?

余警司:香港警察在执行职务时需注意言行,不作妄语,违规将受不同程度处分。

其实“训诫”相信是“advice”,一个较平和的处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余警司

余警司

香港退休警司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如果要打,香港警察怎会打输”
自从香港开始“要民主”,一些人就挑唆别人挑战警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