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娱乐硬糖:二次元没有桃花源

2020-04-29 07:46:52

【文/李春晖】

人红是非多。

以B站为新阵地,AO3同人圈和肖战粉丝再次爆发大规模对峙。

起因是4月初,B站和赞助商在娱乐区搞了个“心动挑战混剪大赛”。用户可以剪辑明星视频投稿参赛,并根据排名获得相应奖励。

这是比较典型的星粉共创活动,靠自己的力量为爱豆制造更大舞台,从微博到各大视频网站,从社区到在线音乐平台,粉丝都是遵循这一逻辑。

而肖战的粉丝在这个活动上,又一次翻车了。粉丝太善于争,却不懂得退。他们通过在微博号召投票,将肖战相关的视频剪辑,送上了B站这个活动的首页。从2月底就因“227事件”一直在被ao3同人圈围剿的肖战,又一次被粉丝送上了风口浪尖。

而倒霉的,自然又是平台。上次是ao3,这次是B站。

在微博搜索B站ceo,词条已被刷成这样

在B站封杀肖战,然后呢?

总有人说“互联网没有记忆”,这绝对是最大的误解。

恨比爱持久,路人是转头就忘,但也永远有人在提醒“别忘”。

硬糖君无意再参与227事件本身的辩论(可戳肖战粉丝、ao3与“227圣战”,开年最可悲的娱乐“盛事”)。事实上,自那以后,我都绕着双方争斗制造的互联网废墟走。

只有当情绪浓度在一定界限内,理性的探讨才能进行。而当情感激烈程度高于界限,理性便被空洞的口号和不切实际的幻想所取代。

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没有对话,只有肉搏。

这是目前圈层与圈层之间的现状。

池鱼失火,殃及城门,AO3是圈层间争斗的前一个受害平台,而B站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也是硬糖君最厌烦这些事的部分。

双方永远没法对打,只能去绑架平台,真希望他们都去朝阳公园约架。

硬糖君想讨论的问题,是圈层矛盾下,平台应该如何自处?这也是眼下平台、品牌常遇到的危机公关难题。

举报、舆论抗议、开发票、威胁罢用。其实,不论是同人圈还是饭圈,使用的是同一套手法。这套手法可以把一个小团体的声音最大化,进而在数据时代、舆情时代赋予其生杀予夺的权力。其权力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大,成就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欲望也就越来越大,随之带来的是作恶冲动。

B站显然也明白饭圈做数据手法对社区活力的巨大破坏性,在第一次公告时及时调整了活动规则。在第二次公告时,更进一步,直接取消了投票的维度。

但这还不够。尽管规则调整后,最新赛况已经没有肖战内容,抗议却仍在持续。诉求很快就变成了肖战不配拥有同人内容,肖战必须离开B站,甚至是饭圈内容乃至非ACG内容离开B站。

如果说B站对混剪活动规则的修改,还算是确实认识到数据维度的问题;那么若进一步“纳谏”,在B站彻底让肖战相关内容消失,则是彻底的平台堕落。因为那意味着“缺乏固定原则的接受举报”。

以后,哪个圈层只要能集结足够的人马,都能以此威胁平台下架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这会比举报给公权力更好用,因为民间商业机构显然是更“怂”的。只要你可以坚持不懈地要求开发票、举报内容、给app打低分、制造舆论声势,都可能让公司“投降”。

“混剪大赛”下的最新评论

屠龙少年变恶龙的比喻是流俗了,但以暴制暴的结果大抵如此。

群体往往会将可能存在于个人身上的独特眼光和独到见解消磨殆尽。可能有人会说,今天的年轻人,明明是更追求个性、特立独行的一代。但在硬糖君看来,在其圈层之内,今天的年轻人比以往更趋向于思考同步和行动同步。不管是肖战粉丝,还是227斗士,或是哪位UP主的粉丝。

当圈层走向大众,饭圈的“泛化”

当我在2015年为“罗辑思维”的跨年演讲撰写“IP”文化部分,并将相关青年亚文化分享给略年长我的合作者,彼时,我的内心是有骄傲的。骄傲于我也是圈层文化的一份子,有自己喜欢的番剧、自己追的网文作者、自己关注的各种稀奇古怪玩意儿。

是从哪一天起呢?我不再愿意谈到自己“腐女”“二次元”“追星”,甚至不喜被贴上这类标签。

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交,以其无深情也”。但在今天,承认自己有某种圈层喜好,往往不止是个人的事,也意味着你与这个圈层的很多人绑定,尽管其中一些观点和行为你并不认可,却仍要被视为一体。

我们是如何沦为群体意识的囚徒,进而被卷入党同伐异的死循环的?

硬糖君始终记得UP主狗hank在主持某年BML(B站的年度盛典)时说的话,“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奇怪的自己,终于找到了组织。原来这世界上,也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样。”

这正是我们这样老一代二次元们遇到B站时的心情。

在今天,二次元文化、青年亚文化被社会肯定、被资本追捧。但当年,面对“现充”们的疏离感,在三次元世界的孤独,许多二次元亟需找到“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亟需获得一种圈层的归属感。

最开始,便利的互联网工具让我们终于找到了同好,圈层文化有了蓬勃发展的土壤。

但随着不断向外发展,圈层文化又开始变异了。圈层想要维护自身阵地以及保持圈层优越感,产生攻击性几乎成了必然。

一开始,人们总在兴奋地谈论“入圈”,随后是略带恐惧地讨论着“出圈”,而现在,已经是时候面对“出圈”之后了。

回到B站混剪大赛事件中,一部分用户的观点是要抵制明星饭圈的侵袭、以防B站变成微博一样嘈杂的粉丝控评场。

但这真是明星饭圈的问题吗?捍卫二次元队伍纯洁性的同学,不会忘了2018年“国家队”被二次元圈内对家举报下架吧?往好处说,给虚拟人物打榜也被引为佳话啊。而AO3支持者采取的对抗手段,也完全是饭圈那一套。

“混剪大赛”下的反制教程

饭圈不是追星圈,而是一套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它正在全面入侵各个圈层文化。以前的动漫爱好者,变成了粉丝;以前的相声爱好者,变成了粉丝;以前的电竞迷,变成了粉丝……

每个圈层看似遵守着自己的规则,但又肆无忌惮侵犯别人的边界。你砸了我的锅,我就要掀了你的桌,小矛盾成导火索,最终成为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

饭圈的泛化,已经成为社交网络里最大的精神污染;主动搜捕“异教徒”,则是其最大的毒瘤。

多元文化是圈层的A面,非我族类则是圈层的B面。

多元舆论场,还是可能的吗?

可以割席断交的话题越来越多了。以前,还只有“信不信中医”有此等分量。现在,喜欢徐大sao还是讨厌,支持“花花与三猫”还是反对,似乎都足以成为原则问题。

与之相伴的是网络舆论环境变得无比糟糕。最先沦陷的是最大的舆论场——新浪微博;紧接着,豆瓣的影评分数也成了粉粉黑黑的战场;曾经具有“知识分子”姿态的知乎败下阵来;眼下,B站也站在了这一风口浪尖。

在B站抵制这样一种文化病毒的侵袭,硬糖君完全支持。B站及时修改了过于饭圈玩法的活动规则,显然也是出于这种警惕性。但当对圈层文化的捍卫升级为抵制肖战、抵制娱乐追星、抵制“土味内容”、乃至抵制非acg文化,恕不敢苟同。这算什么?acg原教旨主义吗?

保持特立独行的权利,这无疑是B站、或者延伸到整个互联网文化,对年轻人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而正如威廉·曼彻斯特在讲述美国历史的《光荣与梦想》后记中写道的:

“自由若要有实质意义,包容度必须更广,要将千夫所指之人也纳入保护伞下。”

任何人都能为在疫情中奋战、保护了我们的医护人员欢呼,自由如果是指包容这种声音,并不是什么难度。但自由如果是要容忍哪怕是最轻微的立场不同者,可就需要点肚量了。

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但当发言的内容是让别人“闭嘴”,权利本身就产生了悖论。

B站CEO陈睿曾不止一次表示,B站用户的本质,既不是年轻、也不是ACG。“他们之所以聚在一起,我认为是B站提供了一种正向的社区文化,真正的尊重文化。无论是我们对Up主的尊重,Up主对用户的尊重,还是用户对和自己有不同观点的用户的尊重。我们会建立规则,但更重要的是用户和up主向往这种文化。”

这是2016年陈睿在接受硬糖君采访时说的话。当时,我们都没想到B站也会有今日的嘈杂。

但时至今日,B站肯定仍是让最广泛圈层获得最大认同感的平台。当平台扩大,不同圈层产生碰撞,像部分激进观点说的索性去更纯粹的小平台玩?任何地方,人稍一多就会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退一步说,纵然学武陵人真能拥有世外桃源,其代价也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类似一种文明在外部受挫后走向自我封闭,互联网的“信息茧房”已经充满隐忧,还要再进一步自我窄化视野吗?

圈层文化除非一直流浪在冷门平台、10人以下的微信QQ群、在互联网世界几乎已没有存在感的贴吧,不然,恐怕很难躲开所谓“饭圈”问题。

“饭圈”,说白了就是通过各种工具放大局部“民意”的一套手法。

而做数据、控评这一旧“民意”工具和开发票、举报这种新“民意”工具,显然都糟糕透顶,都是互联网文化发展到一个时间点遇到的瓶颈。

出路究竟在哪?如果硬糖君能想出技术性解决方案,估计不止要被互联网公司重金礼聘,简直可以拿一个诺贝尔和平奖。但最起码,我可以保证自己不KY、不控评、不跨圈执法、不举报威胁。纵然不理解,也可以包容。

或许,解决的希望正在于:当越来越多人对舆论环境的恶化感到沮丧,拯救也就从危险中自发生成。网络世界的律人与律己,都会重新回到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早已存在的界限。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有温度的泛娱乐产业自媒体

分享到
来源:娱乐硬糖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肖战粉丝B站翻车,二次元没有桃花源
出不去门的人,改在网上算命了
“王爷王妃”的商业模式已赶超网文微商啦,呵呵
除了春晚,哪哪都是赵本山
导师跑路、节目延播,疫后综艺还玩得起来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