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硬糖:续集为何总难续?

来源:娱乐硬糖

2022-10-27 08:04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作者

有温度的泛娱乐产业自媒体

【文/魏妮卡】

三年过去了,多次放出筹备消息的《庆余年2》,始终没有开机信息流出。最近,主演之一李小冉在与粉丝互动中,直截了当地回应了《庆余年2》的现状——“剧本还没有出来”。

期盼了三年的剧粉败兴而归,纷纷转而讨伐《庆余年》编剧王倦。有人猜测这三年王倦手上积压的续集项目太多,比如刚开机的《大宋少年志2》以及立项的《斗罗大陆2》等,导致他顾不过来,耽误了《庆余年2》的剧本进度。

也有人为编剧开脱,认为三年不能开机,肯定不是编剧原因,凑不齐班底与资本运作出问题的可能性更大。

其实不止编剧王倦的剧续集难产,之前演员张若昀也因为欠下太多续集债而上热搜。他所主演的《法医秦明》《九州天空城》《庆余年》《雪中悍刀行》《警察荣誉》等口碑热剧,均没有拍摄承诺中的续集(《法医秦明》续集换人拍摄)。

比起续集糟心咱可以选择不看,期待中的续集一直难产更令人扼腕,也是国产剧越来越突出的现状。

“有太多太多因素限制续集项目了,每个项目还各不相同。”制片人Leo向硬糖君感叹道,虽然片方经常给观众画IP续集的饼,但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不会付出太多去强求续集项目。

明明有些IP续集剧是众望所盼,一旦播出就能收获很高热度,为何却成了国产剧的弃子?

拍摄体制注定续集难产

我们善良的观众普遍有一个观念,认为好剧本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打磨,像《庆余年》这样的好剧,续集难产一定是因为续写经典太难了。

剧本的确是续集难产的原因之一,但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之前硬糖君也提到过,编剧毕竟是一个服务的乙方,什么时候拿出剧本,是出钱的甲方说了算。

甲方一旦决定要做这个项目,合同里都是定好了交大纲小传、五集剧本/十集剧本、全集分集、全集剧本的时间节点。甲方不会等编剧无时间限制地创作下去,编剧如果超期未交,那就是违约。

所以说,《庆余年2》这类项目三年没出来剧本,大概率还是甲方有所顾虑,遇到了其他方面的问题。最常见的问题是:敲不下原来主演班底的相同档期。

国产剧没有美剧的续集规划意识,会一开始就谈下演员很多季的片酬。张若昀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和《庆余年》项目签了五年拍三季。但在制片人Leo看来,张若昀所说的签约,可能只是指双方谈了三季的合作意向,并不是能约束演员接其他戏的正式合同。当前行业里,还没有哪家会签订演员的几季合同。

“做国产剧,就是一锤子买卖。”制片人Leo说。即使规划好了续集,可剧没播火,续集自然会流产。大部分剧集都是等剧播火了,才真正开始规划续集。但这时,就会遇到很多麻烦。

首先,剧播火了,自然会给主演带来加成。主演就会收到别家的戏约,这就很难再凑到时间一起拍续集。

其次,续集的制作成本必定会增加。比如受加成的演员、导演、编剧,自然不可能是第一部的市场价。

甲方一核算,如果续集项目的盈利压力大,甚至赔本概率很大,当然不会轻易去启动项目。《庆余年》第一部是在2018年“限薪令”前敲下演员合同的,主演片酬占比不少。对《庆余年》有10%参投比例的当代文体(现在为ST明诚),在回复2020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中披露,该公司同期投资现代剧《如果岁月可回头》成本达3亿元。

这部现代剧只拍摄了四个月,而《庆余年》拍了178天,将近半年时间,又是古装剧,成本应该不会低于现代剧。

虽然现在有了限薪令,演员成本可能不升反降,但对平台来说,仍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早前,《庆余年2》还出现在Disney+的片单里,不免让硬糖君怀疑为了平衡预算,平台早早地去谈了海外分销。

当然行业里也有做续集的能手,比如正午阳光。这最主要是因为他们从演员、导演到幕后,班底都是深度合作的自家人,既固定又好说话,省去了片酬涨价和敲档期的麻烦。这也是为什么传统电视台时代,做续集反而会相对更容易,因为电视台的班底会相对固定,片酬和档期都可控。

续集难易程度,也分类型

除开续集难产的共同问题,“每个类型,做续集遇到问题还各不相同。”Leo给硬糖君举例,比如现代剧续集就比古装剧好做,但往往现代剧故事体量又不够做续集,很多古装大IP剧才适合做续集。

这是续集的内在矛盾,于是便出现了《欢乐颂》续不上硬续,《庆余年》备受期待却没得续的局面。

硬糖君一盘算,观众现在呼声最高的续集,几乎都是古装剧。从《楚乔传》到近期的《雪中悍刀行》《赘婿》等。古装剧之所以比现代剧难做续集,是因为古装剧本身就比现代剧难做植入与广告招商,整体比现代剧盈利性差一点。即使有名气的古装续集,也不如现代剧有钱赚。比如《欢乐颂》这种剧就很好做植入,前期就能锁定大部分收入,稳赚不赔的生意,谁不乐意呢?

这也是为什么《欢乐颂》这种明明都凑不齐演员,故事都讲完了需要另起炉灶的IP,竟然能一直做续集,都已经预定到第五季了。据业内人士透露,《欢乐颂2》的招商收入至今是行业难以打破的巅峰。

不过虽然也属现代剧,悬疑剧的情况又不相同。悬疑剧的续集难产,大部分是审查的因素。一部悬疑剧很火才会做第二部,但正因为第一部火了,做第二部时遇到的审查会更严格,剧本会很难过审,《白夜追凶2》流产正是因为如此。

《白夜追凶》导演王伟也曾委婉透露此事,“说白了导演只是一个导演而已,我没有其他的权力,不是我想拍就能拍到。”

同样的道理,《隐秘的角落》等高分口碑剧打出了爱奇艺迷雾剧场的厂牌后,后来但凡迷雾剧场的剧,审查都会更严格一些。

2020年《隐秘的角落》播完,本应该紧密接档的四部迷雾剧场悬疑剧《沉默的真相》《非常目击》《在劫难逃》《致命愿望》都搁置了一段时间,正是因为这一问题。如今2022年只剩两个月了,承诺中的新一季迷雾剧场不知是否还能如约而至。

所以如今的国产剧里,很难看到悬疑剧的续集。想看悬疑剧续集的观众,只能努力寻找代餐了。

所有类型中,最容易做续集的是主旋律剧。因为从上至下,都在为这类剧开绿灯。既不会存在演员片酬涨幅与档期问题,也不会存在审查问题。拍主旋律剧的演员都是谈好了,这种任务性质的接戏,不会存在漫天要价的可能,档期也会早早留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大江大河》能顺利做三季。

现在,续集更难了

“现在比早两年更难做续集了。”Leo无奈地感叹道。

此前硬糖君讨论过“地主家没有余粮”一事,剧集行业的时代变了,平台已经过了烧钱阶段。雪上加霜的是,招商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差。

无论是哪部IP续集剧,都很难达到和从前一样多的招商广告额与会员拉新数。那么平台在续集的投入上,自然会斟酌再三。

今年暑期档开始,出现了很多“裸上”的大剧——在招商不足的情况下就硬着头皮开播了,留出很多招商坑位。这类剧现在被网友调侃为“萝卜剧”,最早取名来源于豆瓣的收视率研究中心小组。

“萝卜剧”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不是每部剧都能达到《星汉灿烂》《苍兰诀》一样的效果,一边播一边招商,因为播出有热度才招到了商,挽回了一些损失。

如果不能确保续集赚钱,现在的平台很难担着赔本的风险开项目,毕竟眼下盈利是第一位。跟《庆余年》同年播出的《大宋少年志》,口碑热度超出预期,观众期盼了三年,终于开拍了第二季。这部剧之所以能做成续集,主要就是因为它不贵。

虽然主演张新成、周雨彤、苏晓彤都比之前有名气,片酬自然不低,但第一部的投资原本就不高,算是当时的中小成本网剧。据芒果超媒的财报披露,《大宋少年志》投资是不到1亿。而且第一季是拍42集,第二季只有12集。

集数少了,成本自然也贵不到哪去。同时,短剧对演员的档期需求时长也就低了。张新成、周雨彤、苏晓彤三位演员凑四个月档期可能没有,但凑一个多月的档期,应该还不难。

所以,《大宋少年志》能做成续集,也是想了一些折中的办法来降低成本、谈下演员档期,满足观众对续集的期盼,但又不至于赔本。但《庆余年》这种体量的剧,应该是没办法削减集数。等待《庆余年》续集的观众,可能要有点耐心。

“行业里大家都有一个基本共识,不会强求续集项目。现在不少制片人另辟蹊径,转而做宇宙。”Leo透露,比如最近因《苍兰诀》而走红的制作公司恒星引力,老板王一栩就曾多次强调要做宇宙。

《苍兰诀》和即将播出的《七时吉祥》都改编自九鹭非香小说。原小说中虽然没有联动,但在电视剧里实现了联动,《苍兰诀》中长珩仙君将会出现在《七时吉祥》里,串联起剧情。

如此一来,既能蹭到前一个IP的热度,而且万一《七时吉祥》也火了,王一栩搞个仙界版《复仇者联盟》,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那些对续集剧望眼欲穿的观众,可以转而期待宇宙了。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27日 08:04

《庆余年2》一拖再拖,续集为何总难续?

09月27日 07:53

《东八区》其实是性转版《娘道》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时隔14年重返布加勒斯特,北约“还是不让乌克兰进门”

直播:神十五瞄准23时08分发射,航天员出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起底核子基因:累计超7亿份检测,自称“钱景无限”

美官员爆料:美方曾主动给俄方打过一次军事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