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橘财经专访余宁:​汽车行业翻身仗,中国射出几支箭?

余宁

余宁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05 08:39:11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橘财经

最近,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捷报频传。刚刚在美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理想和小鹏,销量都有亮眼表现,蔚来汽车更是承担了中国汽车行业冲击高端市场的殷切希望。

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企业,宁德时代8月动力电池装机量重回全球第一,新的磷酸铁锂电池供应特斯拉,再成价格屠夫。

无论是整车制造、动力电池,还是自动驾驶、智能座舱,中国汽车企业正在全面进入世界领先集团。凭借着新能源革命的东风,过去几十年来一直饱受国人诟病,在核心技术自主化上步履缓慢的中国汽车产业,这次真的要翻身了。

不久前的2020湖北高质量发展资本大会上,大橘财经有幸采访到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余宁。这位在汽车领域和资本市场耕耘二十多年的老汽车人,对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从汽车制造、动力电池,到智能化、自动化和品牌提升,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企业正在形成集群优势。

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张广凯)

大橘财经: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可以请您介绍一下蔚来资本都投了哪些企业和领域吗?

余宁:蔚来资本是最早专注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的投资机构。2016年以来,已经在汽车、能源、出行、先进制造等领域投资了一批行业领先的公司。汽车领域有专注自动驾驶的小马智行Pony.ai、初速度Momenta,赢彻科技、主线科技;能源及先进制造领域有联赢激光、宁德时代、容百科技以及换电龙头企业奥动新能源等;出行领域有嘀嗒出行和首汽约车等。

目前蔚来资本管理者人民币和美元两个币种的基金。随着我们对市场和产业理解度的不断加深,蔚来资本也在不断扩大投资版图,完善自己的投资生态圈。这样不仅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发现产业机遇,也能更好地服务我们的成员企业。

大橘财经:蔚来资本投资过宁德时代、容百科技这样的电池制造企业,能否谈一下您对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发展现状的理解?跟松下、LG等国外厂商相比,中国电池技术达到了怎样的水平?

余宁:宁德时代今天已经成为行业翘楚,然而大约6年前,当时我代表吉利和宁德时代签署当年行业最大的单笔订单时,宁德时代还是家初创公司。当年中国在动力电池领域跟日韩有着巨大差距,比如量产电池包的能量密度,韩国企业已经普遍超过150瓦时/公斤,中国大概低了20%。今天中国已经极大缩小了这种差距,发展相当迅速。

以宁德时代、比亚迪、欣旺达为代表的电池企业还在努力寻找下一个颠覆性的技术,中国正在成为全球动力电池领域主导者和最大的制造基地。

宁德时代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动力电池企业之一 图:China Daily

大橘财经:您说的下一个颠覆性技术,仍然是锂电池技术路线吗?还是说要依靠氢燃料等其它方案?

余宁:现在比较公认的路线是三元锂和磷酸铁锂,下一代是固态电池,再往后就是氢燃料了。

在一定时期内,在商用车领域,氢燃料电池机会更大,但整个验证和成熟应用的过程可能比较漫长,需要5到10年的时间。在乘用车领域,这个过程可能更长。

大橘财经:如您所说,电池是一个需要不断进行技术革新的行业,现在的锂电池领域,技术变化也一直在快速发生。中国企业能否在长期保持在世界先进水平,实现对日韩的全面超越?

余宁:我相信这个领域的中国企业很快就要走上全面超越的道路。首先是政府产业政策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中国的市场规模足够大,资本市场又带来雄厚的资金支持,企业有实力重金开展研发;其次是中国的科技人才越来越多,过去中国的人才在外流,现在的人才回流趋势明显,很多优秀的年轻人更愿意在中国发展;另外中国的创业者、企业家在拼搏中成长,都是第一代创业者他们仍怀抱梦想,富有创造力和冲劲。这点对企业成长非常关键。同时通过超高学习能力企业管理等方面不断提高,真正创造一个长远发展环境,企业自身实现了现代化的迭代升级。

大橘财经:我们最近也看到,宁德时代发起了一个对上游产业链的投资基金。动力电池上游的正负极材料、电解液相关企业,可能名气不像宁德时代那么大,它们的发展水平是怎么样的?在融资方面会不会遇到什么困难?

余宁:宁德时代投资了一系列的上下游企业是非常有远见的发展模式。他们可以通过投资密切,了解和跟踪行业内最新的科技创新,不断掌握各种资源,为宁德时代的长远发展建造了更深的护城河,在股权投资市场企业只要有独到的技术,有自己的技术或商业壁垒,真正创造价值,就会得到资本的支持。

制造业上下游协同将成为中国企业重要的护城河 图:新华社

大橘财经:您刚才谈到蔚来资本在自动驾驶领域也有很广泛的投资。现在谈起自动驾驶,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特斯拉,那么咱们中国的企业在自动驾驶方面,跟特斯拉还有多大的差距?

余宁:首先中国的自动驾驶,未来的发展走向跟美国的不完全相同。因为国家体制的特点,美国在调动和协调社会资源方面,与中国有着较大差距。美国更强调单车自动驾驶,特斯拉主要就是聚焦在单车的迭代进化。但中国政府正在领导推进智慧城市的建设,随着5G技术的快速发展,在车端智能的发展同时,也在强调路端智能,“新基建”的出台就是很好的信号。车端与路端智能同时发展,能够进一步满足人们对技术的安全性的需求,为自动驾驶应用提供更好的支持。

另外,在商用车领域,中国其实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当前商用车的特点是在一个封闭的场景运营,比如矿山和港口等地。这类场景行人少,对车速的要求也不高,为自动驾驶提供了一个更简单的落地环境。我们投资的嬴彻科技和主线科技做了很好的示范。嬴彻科技目前主要做高速公路物流,它们正在努力用自动驾驶技术改变中国超过3000万货运司机长期超负荷工作的状态,同时也帮助货运企业降低成本。还有专注港口自动驾驶的主线科技,打造了世界港口智慧化的“中国样板”。

商用车自动驾驶,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 图:嬴彻科技

大橘财经:我们再来谈谈主机厂吧。最近国内的一些造车新势力,包括蔚来、理想,以及老牌车企比亚迪的汉,都很让人惊喜。国产新能源汽车,现在是不是到了一个业绩爆发的转折点?

余宁:同意这个说法。

统计上往往把5%的市场占有率作为一个重要评估参考数值。当某个新事物、新技术的市场份额占到5%左右时,通常会形成一个爆发性的拐点。比如以前智能手机刚出现时,价格太贵,大家也用不习惯,甚至觉得手机能打电话就足够了,但迎来了爆发点后发展很迅猛。现在中国每年的乘用车销量大概是2000-2500万台,5%大概就是100-150万,目前新能源车已经达到了这个数值,现在正处在这个临界点上。

另一方面国家推动新能源补贴近10年,很多消费者经过了过去几年的教育,已经接受了新能源汽车。单靠新能源技术,或许还不足以引爆它,需要通过智能化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如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和智能互联等,才能真正打动消费者。

大橘财经:说到智能感、科技感,可能还是特斯拉的品牌形象比较深入人心。那么咱们中国的车企是不是在产品设计、市场运营等方面,跟特斯拉还有一些差距?这些差距主要体现在哪?

余宁:最大的区别还是体现在品牌溢价上。品牌形象是一个持续多年积累的过程,这对所有行业而言都一样。中国很多企业也在品牌价值塑造上不断进步。比如在高端家电行业,最早人们都比较喜欢松下、东芝,后面慢慢就变成三星、LG,那么现在海尔、格力也逐渐占据消费者心智。再比如手机,诺基亚被称为过去的经典,现在大家看到的以及谈论的大多是华为、小米等。

过去中国汽车市场上超过20万的车很少有本土品牌。因为没有品牌溢价,消费者会认为国产品牌超过20万的车无法接受。但蔚来汽车通过不断提升用户服务水平以及导入科技感,能卖到40万以上。这为中国汽车行业品牌向上突破做出了一个巨大贡献。

大橘财经:有一些说法认为,中国车企过去过于依赖合资,赚钱太容易,在自主研发上投入不足,导致我们本土汽车形象一直比较差,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余宁:造车的投入很大,传统车企做决策的链条很长,中间需要权衡的因素很多。大家会基于当下的条件做出最佳决策。

大橘财经:在新能源领域,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就比较少,自主品牌起来的速度会更快?

余宁:智能新能源汽车是汽车行业百年来最大的一次机遇。造车新势力应运而生,得到了国家产业政策,高速发展的技术进步,以及资本市场的支持。最近,小鹏、理想都在美国上市了,包括蔚来汽车,它们的市值增长很快,为这些初创企业带来资本的同时,极大的提升了品牌价值。新势力车企成长速度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未来会有更大的成长空间。

大橘财经:您觉得现在资本市场存在泡沫吗?特斯拉市值已经超过丰田,我们国内的一些新能源车企市值也非常高,跟他们的业绩还没有办法匹配。

余宁:资本看的不仅是现在,还有未来。在我们现在的定义下,汽车已经不是传统的出行工具,而是一个智能移动终端。如果从智能终端的角度看,苹果的市值已经超过2万亿,特斯拉目前是3000多亿,所以我们认为新能源汽车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大橘财经:现在很多企业都还在大额亏损,却享受了很高的估值。作为投资人来讲,要耐心等待将来业绩爆发才能收回成本吗?他们的投资期限是多长?

余宁:我们这样的VC/PE投资机构,本身就是有耐心的投资人,5至7年都是很普遍的投资周期。关键是要看准新兴赛道,抓住里边真正的头部企业,抓住具有创业精神的企业家,辅以耐心,就会有好的投资回报。

大橘财经:接下来想请您谈一下换电的模式。虽然您讲到将来我们还是要依赖电池技术的进步,但是短期来说,您觉得换电是解决里程焦虑的一个好的方式吗?

余宁:肯定是,以我自己的亲身体验为例,我开的是蔚来汽车,目前的补电习惯大概10次里有一半是换电,而不是充电,因为换电像加油一样,几分钟搞定,非常高效。

我们在两年前就投资了中国换电领域的龙头企业奥动新能源,它为出租车提供换电服务,解决了出租车充电时间长的痛点。前不久,奥动新能源还因为获得了软银能源的战略投资被人们热议。

另外,蔚来汽车在武汉落地了一个BaaS(Battery as a Service,电池即服务)电池能源管理公司,这种金融化的产品也是一种创新,可以提高整车的销售,也会极大促进电动车换电模式的普及。

出租车换电服务已经在部分城市落地

大橘财经:但是现在制造商对于换电模式的接受程度还是不一样的。如果只有部分车企采用换电,市场没有统一,对这种模式的推广会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吗?

余宁:作为当前重要的能源补给方式,换电和充电两种模式能够满足不同类型的需求,所以大家实际上对换电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今年7月,国家政策层面推出了一系列利好换电的政策,这意味着换电模式正式得到国家政策认可,意义非常大。

现在宁德时代也在跟主机厂合作,如果能推出一种可供换电的标准电池,这将大大提高换电的效率,进而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

大橘财经:金融资本投资于制造业,怎样来保证自己的专业性?我注意到,您自己是技术专家出身的,拿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以这样的身份来转型投资,有哪些优势?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余宁:在25年的工作生涯里,前20年我在政府和车企,近5年开始做汽车产业方面的投资。从做技术开始到商务再到投资,专业的转型刚好是伴随着中国汽车行业的演变和发展。

真正做好投资,必须站在产业的角度,深刻理解产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然后要看创始人和整个创业团队的专业度。蔚来资本的管理团队中汇聚了三种基因,这样的基因组合在整个汽车投资圈具有绝对的优势。李斌是连续创业成功者,是汽车和出行领域的顶级企业家,同时也有丰富的投资经验。朱岩一直专注VC/PE领域,对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等领域都有很深的理解。我是一个老汽车人,能够站在主机厂的角度思考,准确地把握汽车行业的演变和发展。更重要的是我们几个合伙人对创业这件事都有兴趣,能够更敏锐地察觉拥有巨大价值的项目。作为行业老兵,我们背后的资源也能更好地帮助优秀的创业者成长。

大橘财经:最后想请您谈谈疫情对整个汽车行业的影响。我们也看到即使在疫情严重的背景下,欧洲新能源车的销量还是在上升的,您怎么理解这个现象呢?

余宁:疫情可以促进汽车消费。欧洲现在热卖的是以小型新能源车为主。欧洲人普遍环保意识强,汽油价格很贵,加上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驾驶新能源汽车为车主带来的环保人士标签和实惠的经济性都在刺激消费。同时欧洲人住house的比例更高,在家就能给自己的新能源车充电,不用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加油,作为日常代步工具,小型新能源汽车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大橘财经:现在中国是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了,中国的工厂产能都已经恢复,中国企业是不是能够趁机扩大在全世界的市场占有率呢?

余宁:当然有这样的机会,但真正优秀的企业,不会盲目利用突发事件,一味地追求海外市场的市占率。国内市场做大做强是企业的根基,走向海外一定会基于企业自身的发展状况,按照自己的节奏,做出自己的判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余宁

余宁

蔚来资本管理合伙人
作者
大橘

大橘

一群讲大局的财经观察者
责任编辑
张广凯

张广凯

观察者网时政组编辑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汽车行业翻身仗,中国射出几支箭?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