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勇:对阿富汗女性来说,最大问题不是穿衣出行,而是……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0-06 08:14

余勇

余勇作者

阿富汗华人

【导读】 8月15日,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9月7日,宣布成立新政府,阿富汗进入新时期。 近两个月来,阿富汗发生了哪些变化,塔利班又面临哪些治理困境?对于外界关注的妇女权益问题、经济发展问题,新政府有哪些举措? 对此,观察者网回访在阿华商余勇,向他了解当地的最新情况。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距离上次采访您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当时塔利班刚刚进入喀布尔,新政府也还没有组建。经历这一个半月的发展,喀布尔发生了哪些变化?大家的生活都步入正轨了吗?政府部门运转正常了吗?

余勇:最近喀布尔城内有过一两次游行,有的是民间组织的,有的是塔利班组织的。前几天塔利班组织了一次游行,主题是反对美国扣押阿富汗的海外资产。早些时候潘杰希尔打的激烈的时候,有潘杰希尔的人在喀布尔游行,反对政府使用巴基斯坦空军,当然政府也否认了这一点。期间还有一些女权主义者准备集会,但后来又取消了。

但总的来说,喀布尔是比较平静的,物资供应充足,物价也比较稳定。像我们之前谈过他们每天必吃的馕,价格跟原来一样,基本一个在8毛钱人民币,牛肉一斤20块人民币,羊肉一斤好像是17-18块,蔬菜水果都是当季的,所以非常便宜。街边的小店超市都是正常开放,而且基本上全开了。大家都忙着做生意挣点钱,生活上已经完全正常了。

喀布尔街景,民众生活已经恢复正常。受访者供图

塔利班刚来的时候,上街巡逻都提溜着枪,现在这一点变化倒是挺大的,一个是街上巡逻的人少了,另外带枪出来的开始减少,可能觉得那玩意儿沉吧。

街道上经常会看到塔利班刷的标语,阿富汗这个国家本来就有在墙上刷标语、画画的习惯,有些是为了遮盖住原政府的宣传,有些是为了宣传新政府。他们的信息文化部是最早工作的部门之一,内容无非就是类似塔利班国旗或者按他们来说是积极向上的内容。我觉得他们倒不是刻意要宣传宗教,而是把它当做一个事情来做而已。塔利班高层还是比较重视宣传的,所以他们在舆论宣传还有一些问题处理上,显然是比以前成熟很多了,标语里没有一些比较激进的话,甚至像打倒美帝这种的都没有。

政府方面的话,有的部门已经正常运转了,像我刚才说的信息文化部,有的部门还没开始工作,甚至有的现在连部长还没有任命,但是大多数部长和副部长都已经任命了,也开始履新了,只是恢复正常工作可能估计还得10天半个月,毕竟国家管理对他们来说应该算是新生事物,进入政府开始工作,他们也是比较小心的。另外外界也知道目前任命的这些部长都是临时性的,能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得住,或者过一段时间会不会换人,大家也不太清楚。所以除非特别急的事儿,现在去政府办事儿的人也不多。

现在比较受影响的是一些失业人群,因为美国人、外国机构撤走后,原来很多他们的雇员现在都失业了,还有一些原政府的人、警察,很多都失业。

观察者网:这些以前被美国雇佣的人,他们现在找工作好找吗?

余勇:如果是在企业工作,这些人基本没受到什么排斥,反而有些因为有经验,企业也愿意雇佣他,只能说现在大环境不好,他们确实不太好找工作。

我们就雇了一个厨师,原来给美国人做饭的,当时美国人雇他的时候,一个月是1000多块美元,我们现在给他400美金,差的确实比较多,但是他也很高兴能获得这么一份工作,现在工作非常难找,400美金算中等偏上的收入了。

他今年31岁,刚刚结婚。家庭条件也不好,老婆原来在一所私立学校当老师,当时她的工资一个月才3000阿尼,合人民币240块钱。因为她教的是男学生,现在被辞退在家没有工作。他们家八口人,他还有个妹妹在上大学,等于他现在是家中唯一的生活来源,压力其实挺大的,但挺乐观的,天天笑得很开心,可能他们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也确实算是磨练出来了。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了厨师的老婆被辞退,也提到了女权集会,外界也确实比较关心塔利班新政府下阿富汗女性权益问题。但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措施来看,似乎情况不是那么尽如人意,比如大学里男女分开授课、希望女性少出门等等。您身边女性的生活有发生哪些改变?是否对未来表示担忧?

余勇:学校里,男校的男老师和女校的女老师都没有受影响,但是男校的女老师基本上都回家了,也不是政府强制要求的,而是大家主动这么去做了,因为不太确定到底将来会怎么样,所以还是小心一点。

其实关于男女分开上课这事儿,在很多伊斯兰国家本来就是这样的,小学和初高中,男女都是分校的,上下学时间也是错开的。也就是说你除了上大学,是不会有异性同学的。到了大学,是男女同时授课的,现在要求男女分开授课,就是男老师教男学生,女老师教女学生。

喀布尔市阿维森纳大学(Avicenna University)大学教室上课场景 图源:路透社转引社交媒体照片

20年前塔利班执政时,女孩是不能上学接受教育的,相比之下现在其实是迈出了一大步。塔利班在这方面其实早就与时俱进了,只不过大家没有看到,也不愿意去报道。

出行穿着方面,你只要符合伊斯兰教义,穿成什么样都没人管,但你要穿个吊带上街那肯定不行。这是他们对自己教义的遵守,他们自己包括本国的女性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都觉得很正常。

现在真正受影响的是妇女的工作问题。因为害怕因为招收女工遭到塔利班的迫害,或者对塔利班政策的不确定表示担忧,现在很多公司都会辞退女性,有些也是女性主动辞职不上班,现在这种情况非常普遍。

这一个月以来的改变,其实对于女性来说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但是工作本身,客观的说是对小部分的女性有影响,因为本来女性工作机会就少,而且在这种男权社会里,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除非你非常优秀,或者去一些西方机构,可能会获得一些相对平等的工作机会。但是这种机会本来就少,现在西方机构一撤,这些机会直接就没有了。

另外,阿富汗本地女性,90%以上不愿意上班。在她们的传统意识中,一旦我结婚了,我老公就得养着我,我的职责是在家相夫教子,家里再穷再苦,挣钱是男人的事,这是她们一个固有的思想。

这种思想的改变其实挺困难,现在全世界女性生育率,排第一的也门是7.3,阿富汗排第二是7,就是说1个女性一生平均要生7个孩子,差不多10多年就过去了,等到你三四十了再出来找工作,这也不现实。但我们还是要呼吁女性拥有工作的权利,虽然在阿富汗的现实生活中,大量女性出来工作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

所谓的男女平等,在阿富汗这个国家,大多数情况下女性并不受歧视,大家对女性很尊重。我觉得他们中99%的人思想中没有这个意识,只不过对于袍子怎么穿这种规定,是一个宗教传统习俗的问题,他们从小就是这么穿的,对他们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其实穿衣方面,对男性也有规定。我刚来这边的时候,夏天特别热,我就穿着背心和大裤衩上街了。当时警察就拦着我说你不能这么穿,你必须得穿到脚面的长裤,上衣至少得穿T恤,哪怕没领子都行,然后你才能出门。但是以西方的眼光来看,穿衣自由是我的个人权利,这主要是西方现代化、民主化之后,他们对个人自由确实比较看重,觉得干涉别人的生活是不对的;另外他们信奉的是基督教,天生和穆斯林就有些不对付,喜欢挑他们的刺。

观察者网:说到宗教,我们也知道塔利班已经宣布阿富汗将实行伊斯兰教法。这次对伊斯兰教法的执行,是像以前那么严苛呢,还是说其实有一定宽容度的?身边的阿富汗人对此反应如何?

余勇:其实我个人认为,塔利班说实行伊斯兰教法,不是给普通老百姓看的,反而是给内部看的。他们内部对于实行比较严格的教法还是宽松的教法,应该是有分歧争论的,然后他就宣布实行伊斯兰教法这种比较笼统的说法。其实应该还是倾向于宽松的政策,只不过对于一些小偷小摸、打砸抢、绑架杀人之类的,他们执行的非常严格,而且非常迅速。

前些日子在赫拉特,塔利班在击毙4名绑匪后,还在广场上用起重机挂起一名绑匪尸体示众。乱世用重典,主要是为了警示别人不要这么干。这个效果其实挺好的,现在市面上确实平静了很多,安全了很多,如果现在实行温和政策,社会的治安稳定肯定一团糟,现在首先是让大家拥有一个安全的环境,然后去逐步改善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至于对普通人来说,阿富汗本来就是一个全民伊斯兰国家,以前他们做礼拜,现在也做,以前怎么生活,现在还是怎么生活。我觉得其实没有什么打扰,只不过说现在他们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怎么填饱肚子。因为很多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但现在工作机会又非常的少,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隐患。

观察者网:现在政府有没有出台一些刺激经济或者解决就业的措施?

余勇:目前还没有,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现在很多部门都没有正常上班了,将来的政策走向也没有定,相关政策的出台在短期内是很困难的,确实很困难。现在不要说民生问题了,就是塔利班自己的战士,也没有完全安顿好。塔利班战士本来就没有军饷,而且他们也不管饭,现在他们都是四处去老百姓家里,或者看谁家有钱,过去商量说能不能我们这几个人来你这儿吃饭,不过并没有胁迫,都是有商有量的。有的士兵饿了两三天,这种现象都很正常,塔利班的军纪还是比较严格的,不会出现抢老百姓东西的情况。

在少量的省份,我听说有开始修桥修路的了,但应该是个别行为,不是中央政府系统在做。

观察者网:上次您提到,政府军基本就没有反抗,对塔利班来说这不是军事胜利,而是政治胜利。现在塔利班面临治理难题,特别是陷入财政困境。从您的观察来看,塔利班新政府要想正常运转,亟需做的几件工作是什么?

余勇:塔利班目前陷入困境,我觉得主要还是外部因素居多。现在他们有大量财产被美国冻结,另外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承认新政府,还需要争取国际社会的认同。经济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的塔利班既需要内部有资金,外部也要有援助。现在看来短期内靠自己是不太好解决,所以他们也在争取外部援助。另外如果得不到国际承认,一些外国投资公司也很难进来。所以说争取国际社会承认是他的首要任务,这也是他经济发展的必要部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联合国的基金会和国际组织已经开始招标了,这标志着很多国际组织已经开始回来了,这些国际组织说点不好听的,他们的资金来源很大部分都是美国和欧洲。如果背后的势力不点头的话,他们也不会回来,所以说种种迹象表明,这段时间塔利班和外部接触谈判的工作还是有效果的。

和塔利班士兵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观察者网:看新闻报道,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对中国人都比较友善,甚至主动为中国人提供保护、询问需求。塔利班有没有来找过您?双方是怎么沟通的?

余勇:他们来过好几次,有时候是四五个人,有时候是八九个人,给了我们类似于保护证的东西,如果我们要去一些不安全的地方,他们也会带枪陪着我们。在这方面他们还是比较小心的,也不希望外国人出事,不光是中国人,欧美人他也不希望出事。对于塔利班自身利益来说,如果还有外国人在这里安定的生活,能够做生意的话,对他其实是好事,所以他们也没有必要排斥外国人。我们以前刚到阿富汗的时候,喜欢穿当地衣服和当地人融为一体,现在反而是穿的像个外国人更安全一些。

现在我们和塔利班经常接触,比如说出门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叫他们过来,然后我们一起就出去了。整个沟通过程当中,他们也是面带笑容,完全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没有收过保护费。当然要是一起出去的话,遇到中午吃饭,我们会邀请他们一起吃,有时候看他们一天下来挺辛苦的,也会给点小费,大概50-80人民币的样子,他们也不拒绝,但也不会主动要。

观察者网:您自己的生意情况恢复的怎么样?和塔利班来前后相比,生意是更好做了还是更难了?上次说会继续留在喀布尔,目前有离开的想法吗?

余勇:现在已经逐步恢复了,因为我们是跟联合国做生意,现在他们的机构慢慢都回来了,招投标包括原来的合同执行,都已经开始了。现在因为疫情回国也不方便,目前还是会继续留在这里。

我来这里时间也比较久了,对阿富汗的习俗比较了解,生活上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我的朋友们提醒我挣钱的机会来了。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很丰富,品质也很高,中国在这方面有资金有技术,确实有很多机会。

观察者网: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一切顺利,注意安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阿富汗 阿富汗局势 阿富汗妇女 阿富汗新政府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阿富汗

阿女排选手遭塔利班“斩首”?背后真相扑朔迷离

2021年10月23日

阿塔发言人:最高领导人很快将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1年10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06日 08:14

对阿富汗女性来说,最大问题不是穿衣出行,而是……

08月18日 11:06

对塔利班来说,这不是军事胜利,而是政治胜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