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丁:毛主席表扬首创下连当兵的师指挥员,为何说“师长”,而不说“师政委”?

来源:作者赐稿

2023-01-30 07:40

张丁

张丁作者

【文/张丁】

1958年2月25日,陆军第37师政委何云峰大校、副师长张化民中校以及张彬等5名师机关参谋、助理员来到步兵第109团8连当战士。109团的副团长张双清、政治处主任李春阳等8名干部也随同到8连当战士。

这15名师、团领导和机关干部脱下校、尉军官衣服,穿上士兵衣服,佩戴列兵军衔,分配到8连各班,完全以普通一兵的身份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同劳动、同娱乐。

何云峰(最前者)在8连1班当战士

何云峰、张化民等15名干部下连当兵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与战士实行“五同”,观察、体验连队生活,全面了解连队建设情况,为全师部队领导、机关克服官僚主义、改进工作作风,种一块“试验田”。

这一创举受到了毛主席的表扬和倡导。1958年8月19日,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主席说:“军官要下放当兵,没有当过兵的要当一下,当过兵的再当一下有好处,师长、军长下放让班长管,搞三个月后再回来当师长、军长。云南有个师长当了几个月兵,了解士兵的生活、心理,这很好。” 8月21日,毛主席再次强调:“我们的军官要像云南的一个师长,一年当一个月兵,我看这是个好办法,是否到处推广?这样,我们的军队就是永远打不败的军队。”

杨得志上将(中)是第一个下连当兵的将军

9月19日《解放军报》报道:济南部队(军区)党代会作出决议,司令员杨得志等下连当兵。

9月20日,解放军总政治部作出《关于军队各级干部每年当兵一个月的规定》。

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上将、北京军区司令员杨成武上将、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上将、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中将、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中将、空军副司令员成均中将等开国将军纷纷带头下连当兵。据统计,自1958年8月至1962年底,全军下连当兵的干部,共有77万多人次,其中将军250人,形成了干部下连当兵的热潮。

下连当兵的许世友上将(中)和战士们一起娱乐

开国将军下连当兵的佳话一直在军内外广泛传颂,军队各级干部下连当兵的制度至今仍在坚持。

但是,当人们回首这段往事时,尤其是后来写这段史实的作者们,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疑惑:毛主席表扬首创下连当兵的师指挥员,为什么说“师长”,而不说“师政委”呢?

今天,笔者就来道出原委。

话要从头说起。何云峰在班里当了5天的战士,就到13军军部、昆明军区连续开会,并且作为师党委书记有全局的诸事需要他去处理,这是主官职责所系。张化民等14名干部继续留在班里,和战士们同住、同吃、同训练、同劳动、同娱乐。

张化民在8连4班当兵持续了两个多月,期间正课时间都是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搞训练,互教互学。

在单兵战术训练中,排长张志福讲课过深,战士们有些接受不了,张化民就和张志福一起先找战士们座谈,了解他们的特点,然后帮助张志福备课,把战士们的口语、俗语和军事术语结合起来,并制作了形象化的教具,采取直观教学的方法进行讲课,受到了战士们的好评。

在一次居民地进攻战斗演习中,战士们没有搞过,缺乏经验,张化民就深入浅出地进行讲解,并做示范动作,第一个越过高楼。4班长李体发上士感动地喊道:“师首长这么大的年纪,那么高的楼房都能越过,我们年轻人死也要越过去。”然后一跃而上,率领全班战士越过了高楼。

张化民不仅实战经验丰富,打过日军“战地参观团”,攻克过洛阳国民党206师核心阵地,在淮海战役中立过大功;而且文化程度相对较高,入伍前上过中学,1938年入党后又到抗大分校学习。六十年代前期,他任昆明军区军训部部长时,担任过军事教学电影片《丛林战》的总指导。

在张化民等下连当兵同志的言传身教下,8连的军事训练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例如,该连第一次野营就超额百分之一百四十完成了训练任务,难度最大的训练科目获得了优秀成绩。

昆明军区在向军委总部汇报上半年部队训练情况的一份报告(机密级)中,列举了张化民副师长下连当兵两个多月,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训练、同劳动、同娱乐,了解战士们的生活和心理,有力地提高了连队训练质量的事例。因为这是一份训练专题报告,里面没有提到何云峰等干部下连当兵的情况。

毛主席看到了这份报告。因为37师位于云南,所以毛主席说“云南有个师长当了几个月兵”。

讲到这里,读者自然明白了,毛主席表扬首创下连当兵的师指挥员时,为什么说“师长”,而不说“师政委”。

1958年9月19日,《解放军报》发表了何云峰的文章《当兵给我们的教育》;当月20日《解放军报》又发表了杨国星、张皆淳撰写的长篇报道《师长政委当兵记》。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过何云峰、张化民等15干部下连当兵的事迹。也就是说,毛主席表扬在前,媒体报道在后。这是近二十年来,有些作者撰写这一史实有误的地方。

朱德元帅先前看过昆明军区的训练报告,之后又看了《解放军报》的报道,于是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说:“37师政委何云峰、副师长张化民同志,以当兵的方式到连队去种‘试验田’,完全以平等的态度和战士一起生活、上操和执勤……这种‘种试验田’的领导方法是毛泽东同志群众路线的发展,用这种方法来领导军队,就彻底改变了旧军队的官兵关系和管理方法,成为新型的人民军队的官兵关系和领导与群众相结合的领导方法,它是历史上任何军队所没有的,也不可能有的。这种‘种试验田’的方法发展下去,将来我们的军队一定比任何军队都好!”

对于何云峰、张化民等15名干部下连当兵的创举,我军的主要缔造者毛主席说:“这样,我们的军队就是永远打不败的军队。” 我军唯一的总司令朱德元帅说:“这种‘种试验田’的方法发展下去,将来我们的军队一定比任何军队都好!”足见其意义之重大,影响之深远。

1958年9月27日,在中国共产党昆明军区第一届代表大会二次会议上,张化民同志代表何云峰、张化民两人发言,汇报他们下连当兵的情况。

昆明军区党代会为什么安排张化民同志发言呢?看一下发言的标题,就不言而喻了。

这份珍贵的史料,记载着何云峰、张化民等干部下连当兵的动人事迹,笔者将在另一篇纪念文章里作更多的引述。

何云峰是1933年入伍的老红军,后来任过13军政委、成都军区副政委、福州军区副政委等职,并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

1979年,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时任14军副军长的张化民在紧要关头,从军基本指挥所下到主要方向40师指挥所,指挥该师部队一举攻克了老街,这是我军攻克的第一个越南省会城市;接着又指挥部队一直打到铺楼,这是西线昆明军区方向进攻最远的地点,取得了重大胜利。战后,张化民担任昆明军区英模代表团团长,到北京及各地向党和人民汇报。之后提升为昆明军区副参谋长(正军)。

中央领导同志和广州军区、昆明军区英模代表团成员合影留念(局部)。邓小平后面是张化民,张化民后面(右者)是战斗英雄李作成。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