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谦和、施兰茶:为什么“大国”印度总是很难拿到奥运金牌?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12 08:08

张谦和

张谦和作者

南亚观察员

施兰茶

施兰茶作者

乡村婆罗门,南亚问题专家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谦和、施兰茶】

东京奥运会落下帷幕,印度代表团最终以1金2银4铜的成绩收官。

尽管奖牌数没有如愿达到两位数,但来自田径、拳击、举重、摔跤、曲棍球和羽毛球的7枚奖牌已超过伦敦奥运会的6枚,创下印度百年奥运史以来的最好成绩。

其中,尼拉吉·乔普拉(Neeraj Chopra)在倒数第二个比赛日男子标枪比赛中以87.58米的成绩斩获金牌。这不仅是印度有史以来第一枚奥运会田径金牌,也是印度奥运史上第二枚个人项目金牌,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不言而喻,一些人甚至将其视作为印度大国崛起献礼。

乔普拉夺金之后,总理莫迪、印青年事务和体育部部长阿努拉格·塔库尔(Anurag Thakur)都发推祝贺,盛赞乔普拉书写历史新篇章。

《印度快报》对乔普拉获得男子标枪金牌的报道

印度尴尬的大国奥运之旅

一枚金牌能有这么大排面?

是的!因为印度奥运“祖上”实在太穷了。从参加1900年第二届现代奥运会算起,印度时至今日总共仅获得10枚金牌和35枚奖牌。

其中,男子曲棍球是印度奥运史上最辉煌的项目,曾在1928年至1956年达成六连冠伟业,共贡献了8枚团体金牌,不过之后起起伏伏,逐渐丧失统治力。而在其他奥运项目上,印度竞争力更是乏善可陈。

在1980年男子曲棍球队夺得第8块金牌后,印度连续28年金牌都颗粒无收,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印度射击运动员阿比纳夫·宾德拉(Abhinav Bindra)在男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中夺魁,这才使印度在获得奥运会首枚个人项目金牌的同时,打破了印度几十年奥运无冠的尴尬局面。

宾德拉的金牌似乎只是昙花一现,并没有翻开印度奥运的新篇章,在2012年的英国伦敦和2016年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印度代表团金牌数继续挂零。

以里约奥运会为例,拥有13亿人口、经济总量排名全球前列的“大国”印度,仅收获一银一铜两枚奖牌——不仅被塔吉克斯坦、埃塞俄比亚等人均GDP未过1000美元的穷国甩在后面,还被巴林、斐济这样人口只有几十万的小国超过。印度在这届奥运会上的表现,只能说让人大失所望。

难怪印度记者兼作家马努·约瑟夫今年8月在印度《铸币报》上撰文抱怨:

“全世界每隔四年都会花费数十亿美元竭尽所能羞辱印度中产阶级。随着奥运的进行,他们将印度获得的奥运奖牌除以印度的人口;他们反复提及那些人口只有印度零头的零头却拿了更多奖牌的国家;他们还不忘提一嘴印度从未举办过奥运会。”

事实正是如此,几乎每四年都会有中外媒体发出灵魂拷问:为什么“大国”印度总是很难拿到奥运金牌?

印度奥运成绩不佳究竟是什么原因?

尽管市面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说法,但缺乏投入可能是印度在奥运会长期表现不佳的最直接原因。

据2016年向印议会两院分别提交的报告显示,印中央政府和各邦用于体育运动的投入,每人每天仅为0.03卢比,而美国和英国政府每人每日相关投入分别达到22卢比和0.5卢比,甚至加勒比岛国牙买加每日人均体育投入也是印度的六倍多,达0.19卢比。

同时,印度政府的资助严重向已取得优异成绩或有望赢得奥运奖牌的运动员倾斜。

例如,宾德拉在拿下奥运金牌后,不仅得到了近4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其所在射击队也被视为奥运重要夺牌点,经费随之倾斜过来。而大量尚未取得成绩的运动员则很难取得政府的资助,很多选手在成名之前不得不自筹赛训费用。宾德拉在2000年悉尼奥运前参与的所有国际赛事就都是自掏腰包。

阿比纳夫·宾德拉(资料图/印媒)

因此,只有极少数家境优渥的运动员才能够克服物质条件的限制,专注训练。

宾德拉的父亲是印度知名实业家,其本人则是一家科技公司的CEO。为创造最好的训练环境,老宾德拉甚至在自家后院修建了国际标准射击场,以及用于水疗的游泳池,并聘请专业教练团队指导宾德拉训练。因此,宾德拉的成功除了自身天赋和勤奋努力外,更离不开令人艳羡的“钞能力”,可以说是和古印度自备干粮、武器、马匹为国出征的刹帝利武士如出一辙。

宾德拉只是孤例,对更多印度运动员而言,解决经费一定程度上比如何提高竞技水平更为关键。

雪橇亚洲纪录保持者、三届冬奥会旗手希瓦·凯沙瓦(Shiva Keshavan)被视为印度最伟大的冬季项目运动员。然而,由于经费耗尽,凯沙瓦2006年都灵冬奥会后近两年时间被迫中断参赛,其2014年参加索契冬奥会的费用来自社会众筹,而非印度政府拨款。

缺乏经费使不少印度运动员无力投入全职赛训,转而选择进入铁路、警察、军队等“铁饭碗”部门半工半练。

这是因为,一方面政府公职收入水平较高且稳定,可以有效减轻他们的资金负担。另一方面,印度公职部门“摸鱼岗”众多,这意味着工作压力较小,可以让他们兼顾训练,如果在国际国内赛事中取得好成绩,他们还能因此获得升职加薪。

然而,这种模式毕竟是“委曲求全”,运动员们很难全身心投入训练备战,有时甚至不得不中断训练,其竞技水平自然缺乏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本届金牌得主乔普拉早在2016年获得世界青年田径比赛冠军后,就以准尉军衔加入第四拉吉普特纳步枪团,而本届银牌得主举重运动员米拉拜·查努则在获奖后被曼尼普尔邦政府任命加入邦警察队伍。

乔普拉在比赛现场

除了运动员缺乏专门资助,印度在运动配套设施建设上同样远远落后。

蒂帕·卡玛卡(Dipa Karmakar)在里约奥运会体操跳马项目中夺得第四名的好成绩。然而,在训练过程中,卡玛卡甚至因为没有专业的跳马台,而不得不将防摔垫垒到1米多高作为替代。同样,由于缺乏专业训练设备和场地,凯沙瓦也不得不在雪橇上装上轮子,在公路上练习。

运动员们在如此环境下备赛,如果能够取得好成绩,简直可谓“巧妇完成无米之炊”。

印度体育主管部门的腐败、低效、不专业,同样严重制约着印度体育的发展。

例如,曾经战绩辉煌的印度曲棍球联合会,2008年因其秘书长受贿违规挑选运动员进入国家队而被取消认证。

再如,印度2010年举办英联邦运动会,官方预算从2003年2.3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16亿美元,这还不计入与赛事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堪称史上最昂贵的英联邦运动会。然而,这起严重腐败案中的涉事官员仍被选入印度奥委会,这甚至导致国际奥委会于2012年以政府介入奥委会选举为名,取消印度奥委会成员资格。

此外,印度各大体育协会极不专业且缺乏长期规划。

据《印度体育治理:2016》统计:全印27个体育协会中,仅有印度田径联合会主席由前运动员担任,仅有9家体育协会领导层中有前运动员,另有12家体育协会并未披露会长或协会成员相关信息;在未来规划方面,仅有2家体育协会有长远计划,大部分协会既未制定工作计划,也没设置活动预算。

事实上,大部分印度体育协会由官僚或政客担任,攫取政治利益、积累政治资本是其任内的主要职责,而推广相关体育事业并非其工作重点。这样莫名其妙的机构设置就难免产生一系列荒诞不经的“骚操作”。

例如,2016年里约奥运会,印度体育管理局一度拒绝派遣卡玛卡的理疗师前往里约,声称理疗师随行是“浪费,并无必要”,直到卡玛卡进入决赛后,才迫于压力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

同样,在里约奥运会女子马拉松比赛上,由于印度代表团工作人员玩忽职守,忘记在指定地点为其运动员提供饮用水和运动饮料,致使印度女子马拉松纪录保持者加莎·奥查特里(O.P.Jaisha)居然因缺水而晕倒在赛场上。

Asianet News 报道截图

此外,里约奥运会印度代表团首席医疗官帕万迪普·辛格 (Pawandeep Singh)是名放射科医生,并无体育医疗相关经验。而他的父亲,是印度奥委会副主席——这位辛格医生如何当选上首席医疗官,答案已不言而喻。

印度的体育事业发展,还受到其社会文化的制约。

大部分印度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通过接受正规教育实现阶级跨越,而运动由于前面提到的投入不足、基础设施配套不佳、体制积弊等问题并不被视为改变命运的有效方式。

同时,受种姓制度和社会分化影响,高种姓人群将体力劳动视为身份低位的象征,因而不愿投入体育事业中;而占人口大多数的低种姓人群由于贫困,面临营养不良、缺乏设施、缺乏选拔的挑战。这也就意味着印度虽然有巨大的人口优势,但真正能参与体育运动的人口严重不足,尤其难以转化为参加国际体育赛事的竞争力。

此外,印度社会最为流行的运动项目如板球(cricket)、卡巴迪(Kabaddi)均不属于奥运项目,而其它运动项目在印度普及程度相对较低。相应地,由于缺乏关注度,不少运动项目在印度商业化程度不高,这导致参与资金不足,无法带动形成人才培养、设施建设、后勤保障等环环相扣、良性循环的体育产业生态。

印度体育仍不断进步,潜力不容小觑

客观而言,遭遇 2016年里约奥运会滑铁卢之后,莫迪政府对奥运会及整个体育事业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印度前任青年事务与体育部部长里吉朱(Kiren Rijiju)2020年也曾表示,希望将印度打造为体育“超级大国”。近年来,印度政府也采取了诸多改革措施,努力解决长期困扰印度体育发展的积弊。

例如,印度2014年发起“奥运领奖台计划”(Target Olympics Podium Scheme),该计划为印度最顶尖的运动员提供资助、训练设施支持以及后勤保障团队。比如今年在东京奥运会夺冠的标枪选手乔普拉就得到“奥运领奖台计划”的支持。

再如,印度2018年发起“竞技印度”(Khelo India)计划,旨在通过发掘体育人才、完善体育赛事和基础设施,从草根层面建立体育文化。每年,该计划都会为1000名印度青少年提供长达8年每年7000美元的奖学金,帮助其接受体育训练,从而解决长期以来印度家庭不愿让孩子进入体育事业的困境。

此外,印度还改善了潘迪特·德雅尔·乌帕德海耶国家福利基金(Pandit Deendayal Upadhyay National Welfare Fund),该基金旨在资助昔日优秀运动员,帮助其在退役后能维持相对体面的生活。作为补充,诸如“奥运金牌求索”(Olympic Gold Quest)和“JWS体育”等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开始为印度运动员提供资金支持。

或许,“一金难求”的日子离我们已经非常遥远,以至于我们很难理解印度再次获得奥运金牌后的举国欢腾;亦或许,我们会对印度网民“即使没有金牌印度仍是体育强国”的乐观精神付之一笑,但我们仍应注意到印度正努力扭转其奥运糟糕表现。

尽管印度离奥运奖牌榜前列仍有一段距离,但未来,我们也许能看到更多优秀的印度运动员在国际赛场上展现自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东京奥运会 印度 体育 莫迪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2日 08:08

“全世界每隔四年羞辱一次印度”

07月24日 09:08

印度地方突然推行计划生育,不想在人口上赶超中国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最新文件怎么描述中国,北约成员国争论不休”

“死了46人,怪拜登”“都死人了,还怪拜登”

中疾控回应“风险人员隔离期缩短为7+3”

惨!美国得州发现46人闷死在一辆卡车里

国安备忘录首次纳入“非法捕鱼”,白宫冲着中国来

伊朗申请加入金砖国家,俄:还有阿根廷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