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小涛:我在日本,想给武汉的医院寄些口罩

2020-02-09 08:47:23
导读
2月6日,观察者网编辑部收到一封陌生人的邮件。邮件中称,自己是一位旅居日本的华人,想快递一些口罩给武汉协和医院或其他物资紧缺的医院,不通过红会。当天,看到观察者网刊登的《从以色列到北京再到武汉,抗疫物资是怎样到医护手上的》一文,想向这篇文章的作者咨询一些快递的细节问题。希望编辑能回复邮件,提供一些帮助。 收到邮件后,观网联系了这位热心友人小涛先生,并借此机会邀请他做了一个简短采访。诚挚感谢每一位雪中送炭人。

(采访/整理 朱敏洁)

观察者网:首先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个人的情况?这次筹集物资的过程如何,有没有发起其他人或组织一起参与?您怎么看到观察者网关于以色列援助物资捐赠一文的,之前关注观网吗?

小涛:虽然我现在日本工作生活,但十分关注国内疫情形势。我也是偶然间看到观察者网发布的这篇文章,写了邮件联系到贵网。不过,很抱歉的是,疫情之前,我没有关注观察者网。

我是天津人,2005年来日本留学,2008年毕业后就在日本工作至今,不过我一直是中国籍。本次物资的筹集主要靠日本的电商平台。其中一个是B2B为主的,我就职公司的复印纸等耗材都是从这里订购。

虽然口罩经常会缺货,也会限制每个人的购买数量,但是一般大众购买渠道也不曾涨价。说起来,即便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时,街边小卖店也不会对稀缺的瓶装水涨价。

这次捐赠只是个人的一点微薄行为,没有联合其他人一起行动。刚开始的时候,我对口罩了解不多,买了很多带呼吸阀的DS2(N95)口罩。后来,医院告知我,不能使用带呼吸阀的口罩,所以没法捐赠出去,就给国内的亲戚朋友寄过去了。

因为现在每人限制购买2-3盒,所以只好注册多个账号,用不同的送货地址,以免被平台认为是恶意囤货。下面图片中的是其中一个账号2月份的订单。我平均每2个小时就刷新一次,看看缺货的口罩是否有进货。

受访人供图

其他类似国内淘宝、以B2C为主的电商平台,口罩价格普遍上涨5倍左右,比如日文雅虎,日本亚马逊,还有日本版的咸鱼メルカリ。

其实,很多日本黄牛也是趁机涨价,1盒30枚或50枚装的口罩,拆开来单独卖,涨价5-10倍。

观察者网:最近,我们也通过新闻了解日本国内口罩供应紧张的情况,实际情况如何,有缓解趋势吗?

小涛:日本市场上的口罩大约从1月25日左右开始短缺,到1月30左右,几乎所有的药店、药妆店、超市都买不到了。同时,黄牛网站上开始出现高价口罩,大概是平时价格的10倍。

2月1日,我去超市也想买些口罩自用,但货架全空了。在超市里挑选其他生活用品时,突然店内广播说口罩到货。走到口罩货架需要30秒,但等我走到以后,货架周边已经围满了人,大约有20-30个。

又过了一分钟,除了儿童用的小号口罩和只能防花粉的BFE口罩,货架上的其他口罩就被抢空了。

日本民用口罩的规格标准,其中PFE可以防御0.1微米直径的病毒飞沫核。受访人供图

日本工业口罩的国家标准,DS2相当于N95。本次捐赠给武汉协和医院的口罩,都是DS2标准,不带呼吸阀。受访人供图

截至2月6日,我自己家附近的商店也是买不到口罩的。我看到日文报道称,尤妮佳、3M等日本厂商的口罩工厂,都设在中国境内,现在我们中国政府要求优先供应国内市场。估计接下来一两个月内,日本的口罩供应仍会十分紧缺,恐怕随便哪个城市的红十字会仓库,都比日本商家的口罩多。

观察者网:日本国内对疫情关注度如何,普通民众反应如何?您工作生活范围呢,观察如何?

小涛:最近,日本国内对疫情关注度还是很高的,大家都在讨论新冠病毒,以及日本持续增长的确诊人数。但是日本民众对新冠病毒的恐慌,不如国内那样严重,我自己身边大约有60%的同事甚至都不戴口罩。

而且,日本政府的初期应对也略显敷衍,并没有高度重视。在已经确定可以人传人,并且已知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的情况下,政府依然没有强制隔离观察。不过,这可能也是因为日本社会制度有所不同。

相反,在日本的华人圈子里早就谈“冠”色变了,很多在日华人比日本人紧张,也许是因为很多人经历过非典。同时,不少人对湖北、武汉当地政府初期的行为十分不满。

观察者网:近日,我们国内也非常关注停泊在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今天看到最新消息是船上确诊61人感染,日本累计已有86例,这个数字可能是除中国以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了,日本国内媒体、社交网络、或者您周围的普通民众对这件事有什么讨论吗?

小涛:直到“钻石公主号”邮轮出现大量感染者,日本政府和民间才突然意识到:原来隔岸观火也不安全啊。怎么看着看着就烧到自己了呢……

最近两周,日文雅虎的新闻头条里,每天都会有中国、日本、世界范围内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报道。同事间也都是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

在日本,有一部分人对中国人还是存在歧视或偏见,所以在社交网络中,还能会看到一些日本网民火力全开责难中国应对不力。不过,抛开个人情感,有些日本网民的批评其实并没有错。

正停泊在日本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船上人员处于隔离中。图自微博

观察者网:前段时间因为日本政府从武汉撤侨的事情,期间由于某些问题处理不周全,日本媒体对此质疑,很遗憾的是,有一位日本公务员自杀,对这些事情,日本目前还在关注吗?人们对撤侨这件事怎么看?

小涛:公务员自杀的热度,只维持了不到一周。因为最终的原因是否像国内媒体报道的那样——因为自责而自杀谢罪,目前还不得而知。

至于撤侨一事,我周围日本人的主要反应是:为什么不隔离?

日本政府对撤回来的500多人,虽然进行集中管理,但并未限制其人身自由。因为他们是未确诊者,对于所谓的“指定感染症”没有强制约束力。

另外,今天2月7日,还允许其中11人回家。虽然他们是未感染者,但仍不能排除处于潜伏期的可能。

所以,公众也质疑政府的措施是否得当。

受访人供图

观察者网:最后,您可以再分享一些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吗?尤其是疫情消息传出后,对您的生活是否带来一些变化,比如生活的社区、学校或公司等?您身边的朋友家人是否关注,他们对此有些什么想法?

小涛:我所生活的社区并无太明显变化,孩子们依然在院子里玩耍,超市收银员也并没有全都戴上口罩。就职的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出了一些公告,按时间顺序主要如下:

1月28日,禁止前往湖北省,其他省份能不去就不去。

1月30日,要求大家勤洗手,尽量戴口罩,以及出现发热时需要上报,并尽快去医院检查。

1月31日,禁止前往湖北省,其他省份能不去就不去,包括香港。

2月4日,午休及课间休息时间,开窗通风10分钟。

2月5日,各个办公室入口处放了消毒酒精。但据我个人观察,实际喷手消毒的人不足30%。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小涛

小涛

旅日华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作者最近文章
我在日本,想给武汉的医院寄些口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