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西山口——邦迪拉,我军为何能一仗定乾坤——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百问之四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20 10:06

张小康

张小康作者

196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印度军队长期非法侵占我国领土、向我边境军民挑衅后,忍无可忍,发起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从1962年10月20日到11月21日,作战在中印边境的东段与西段展开,分两阶段展开。最终,我军在西段清除了印军全部入侵据点,在东段进到了非法“麦克马洪线”以南靠近传统习惯线附近地区,毙敌4800余人,俘虏印军3900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

为纪念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六十周年,部署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战的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开国中将张国华的女儿张小康在采访当年参战老前辈、收集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组织战史研究者一起编写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一百问》,全景式反映了这次反击作战,展示了许多反击战在前期筹划,安排部署以及作战指挥中的细节,讲述了英雄、功臣、烈士、伤员等前线指战员和支前民工可歌可泣的战斗事迹。

经张小康同意,观察者网选其有关内容逐篇发表,以讲述这场战争的真实情况。

本文为继《我们为什么要追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首战克节朗,我军为何能全歼印军王牌旅?》《印军步兵第7旅旅长达尔维是怎样被我军俘虏的?》之后的第四篇,介绍了自卫反击战第二阶段的总体情况。

一、中国提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

1962年10月20日我军发起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后,战场形势发展太快,出乎意料。在主要反击方向上,西藏军区边防部队不到1天就在克节朗地区全歼了印军王牌部队第7旅,接着越过“麦克马洪线”,攻占达旺。面对如此大好的军事形势,党中央依然坚持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一贯立场和主张。

10月23日晨五时,毛主席在中南海菊香书屋召集周总理等开会,讨论解决中印边境武装冲突问题。为表明中国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边界争端的一贯主张,决定由中央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停止边境冲突,重开和平谈判,解决中印边境问题的建议。当天,周总理主持起草中国政府关于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声明。晚十时余,毛主席再次召开会议,讨论通过政府声明。

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为寻求停止边境冲突、重开和平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途径,郑重提出三项建议。

为配合政府声明,西藏军区边防部队打到达旺河北岸后,奉中央军委命令,停止追击,胜利结束了克节朗战役。

二、印度拒绝中国和平谈判建议并部署新的军事进攻

就在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三项建议的当天,印度政府竟然发表声明,拒绝了中国政府三项建议。

本来,中国政府的三项建议,给予印度政府一个回旋余地,希望尼赫鲁政府能够从中国边防部队的自卫反击行动中明白:中国的克制忍让是有限度的,诉诸武力解决边界争端是徒劳的,接受中国和谈建议、通过谈判公平合理地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才是印度政府应取的态度。

但是,尼赫鲁执迷不悟,于11月2日向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说:“印度政府准备同中国打下去,需要打多久就打多久。”并在11月8日印度人民院和11月9日印度联邦院的两个场合,发表了拒绝中国和平谈判建议的讲话。

印度政府继续走向以武力解决边界问题的军事冒险之路,把国家转入战争轨道。印度总统颁布了印度全国处于“紧急状态”的公告。印度政府加紧招募新兵和扩充武装部队,加大军费开支,同时大肆迫害华侨,掀起反华恶浪,加紧对内控制,镇压人民。

尼赫鲁政府为了扩大侵华战争,加紧向美国等西方国家乞求军事援助,美国为推行其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政策,并借机控制印度,立即给予满足。当印度政府将军事援助的清单交给美国大使馆时,美国人感到惊讶的不仅是印度要求的范围十分庞大,而且从订货单内容之混乱也可以看出印军组织混乱的程度。五角大楼使用了新式计算机登记的办法,才能够在5天后把第一批武器装上喷气式运输机从西德起飞,运往印度。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里普宣称:“从11月3日以来,美国运载军火的飞机是以每隔3小时1架次的速度在加尔各答着陆。”

11月20日深夜,尼赫鲁私下呼吁美国直接进行军事干预,请求美国派遣轰炸机15个中队直接参战。美国从太平洋派了一艘航空母舰驶向印度海面,并派遣一个美制C-130运输机中队飞抵印度。

印度已在事实上和美国结成了军事上的联盟,尼赫鲁政府彻底脱下了“和平中立”和“不结盟”的外衣。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和军事援助下,尼赫鲁政府决意与中国再次进行军事较量,为此向中印边境急剧增派军队,企图以达旺——西山口——邦迪拉为主要进攻方向,以瓦弄为辅助进攻方向,与中国边防部队进行决战。

印度总统拉达克里希南飞抵主要进攻方向,视察和督导印军调整部署,发起新的进攻。他在前线与士兵谈话,以激发士气。这位印度总统看到美国、英国运来的自动步枪、迫击炮、无后座力炮等新式武器,信心陡增,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武器大部分还没来得及开封,后来就整箱整箱地被中国边防部队在战场上缴获了。

印度总统拉达克里希南视察印军部队

印度政府向中印边境大举增兵后,不断指令印军向中国边防部队发动进攻。中国政府向印度政府提出最强烈的抗议,指出:“如果印方继续玩火扩大冲突,中国边防部队将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自卫反击。”

全世界都看清楚了:印度尼赫鲁政府拒绝中国和平谈判建议的同时,重新挑起了中印边境的战火。

三、中国决定再次反击入侵印军

面对印度方面大举增兵和准备挑起新的军事冲突的态势,1962年11月14日,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周总理为中共中央起草《关于中印边境冲突和中印关系问题的通知》,经毛主席审定后发出。

党中央在《通知》中指出:“如果印度方面发动新的军事进攻,我们将本着自卫原则给它更大的打击。”同时指出:“我们的方针,仍然是要力争在我国三项建议的基础上,停止冲突,重开谈判。”“我们绝不主动采取恶化两国关系的步骤,并将寻求可能的停止冲突,重开谈判的机会。”

党中央作出再次反击入侵印军的决策后,中央军委对第二阶段反击作战进行了部署,要求参战部队力争干脆全部地歼敌3至4个旅,其中达旺方向歼敌2至3个旅,瓦弄方向歼敌1个旅。

印军前线阵地

四、张国华司令员定下西山口——邦迪拉战役的决心

印军在克节朗、达旺地区战败后,急速向达旺——西山口——邦迪拉方向增调最精锐的主力部队,至1962年11月中旬,已在这一方向集中了第4军军部、第4师师部,辖5个旅,共12个步兵营、2个炮兵团以及装甲、工兵等兵种部队,共1.2万余人,企图首先依托西山口天险固守达旺河以南地区,尔后伺机向达旺、克节朗地区实施反攻,在中印边境地区与我军进行战略决战。

克节朗战役首战告捷后,张国华司令员率领西藏军区前指步行几十公里,翻越海拔4300多米以上的棒山口等多座雪山,进至达旺以北的邦冈共开设指挥所,他反复思考怎样决战决胜,精心地组织筹划西山口——邦迪拉战役。

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西山口——邦迪拉战役具有战略决战的重大意义。对此,可以从战略决战的三个要素来理解:第一,这次战役是在我军主要反击方向上进行的,同时这一方向也是印军入侵进攻的主要方向;第二,这次战役是中印两军在中印边境地区的主力部队所进行的决战;第三,这次战役将最终决定中印边境地区的战略格局。

左起:石伴樵、张国华、顾草萍、邓少东(西藏军区前指首长机关在达旺地区指挥反击作战)

为了歼灭西山口——邦迪拉地区的印军主力,张国华司令员先后构思过三个战役决心方案,他是个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的战役指挥员,每次作战都要先提出多种方案,然后逐一分析评估,从中选择最优作战方案。

第一个战役决心方案:即西藏军区前指于10月29日向总参谋部上报的《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反击作战方案》,其要点:采取浅近纵深迂回包围的战法,在德让宗与申隔宗之间实施切断,首先集中优势兵力吃掉西山口、申隔宗印军5个营,尔后围歼德让宗印军;得手后,再攻占邦迪拉。

这是一个风险较小、把握较大、稳妥可行的作战方案,10月30日就得到总参谋部的批准。但是,张国华司令员对这个方案不太满意,认为这样虽然兵力集中,把握也大,但主要问题是歼敌较少,后阶段欲扩大战果时,敌人容易逃掉。于是,他毅然否定了这个方案,电请总参谋部撤销此案。

第二个战役决心方案的要点:从正面实施突破,插进一把尖刀,向两边剥开,分别歼灭敌人。

这个方案的优点,一是便于集中兵力火力,首先从正面突破,直插敌纵深,尔后再分割围歼公路两侧之敌;二是依托公路,运输补给没有问题。但是,张国华司令员对这个方案也不满意,因为这个方案不易全歼敌人,并且代价较大。所以,这个方案虽然经过西藏军区前指作战会议讨论,但一直没有上报总参谋部。

第三个战役决心方案的要点:采取大纵深迂回包围的战法,首先以2至3个步兵团插至邦迪拉与德让宗之间,切断印军主力的后方公路,达成战役合围;尔后集中4个步兵团和3个炮兵团,先吃掉印军2个步兵旅和1个炮兵旅,再打可能增援的2个步兵旅。在战役步骤上,先将西山口、申隔宗、德让宗地区的印军步兵第4师主力分割成两块,同时歼灭上述地区之敌并占领之,得手后再攻占邦迪拉。

这个方案的优点:一是有利于全面展开兵力,能可靠地围歼印军步兵第4师主力;二是有利于在全纵深实施多路迂回穿插,将敌人分割成数段,达成速决全歼;三是有利于达成战役突然性,收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效。

这个作战方案最符合打歼灭战的要求。但是,这个方案风险巨大,因为在新区作战,地形生疏,迂回道路深远而艰险,部队机动十分困难,后勤保障异常艰巨,加之敌情变化难详,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太大。

11月6日和7日上午,张国华司令员主持召开作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西藏军区前指首长机关,藏字419部队、第11师、第55师、山南军分区等部队的领导,共40多人。张国华司令员在会上提出上述三个战役决心方案,要求与会的各位指挥员各抒己见,充分讨论。经过发扬军事民主,与会人员一致赞同张国华司令员的意见,选择第三个战役决心方案。

11月8日2时,西藏军区前指将新研究的战役决心方案,以及此方案与10月29日上报的方案的利弊权衡意见,一并上报总参谋部。

总参谋部研究新的方案后,向张国华司令员提出:“大兵团远距离迂回问题较多,不管西山口有多少印军,是否应集中兵力先吃掉西山口之印军。”总参谋部还对新方案提出了四个不放心的实际问题。总参意在选择已批准过的第一个作战方案。

张国华司令员鉴于总参谋部的担心,进一步向总参作了详细报告。他讲了4条理由,同时针对总参担心的4个问题提出了解决的办法。

中央军委批准了西藏军区前指新的作战方案。

张国华司令员定下战役决心:集中藏字419部队,陆军第11师主力,陆军第55师,山南军分区郭指部队,炮兵第308团、306团、540团,工兵第136团及后勤保障部队,共2.2万人,在西山口——邦迪拉地区实施反击作战,采取大纵深战役迂回包围、多路穿插分割的分进合击战法,歼灭印军主力。

这一战役决心,风险虽高却是有把握的,为西山口——邦迪拉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11月17日,也就是西山口——邦迪拉战役发起总攻的前一天,总参谋部电告西藏军区前指:“为了统一作战时间,便于指挥联络,定于17日22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与达旺前线各级指挥员对表。”西藏军区前指立即通知各参战部队:打开收音机、步谈机、71型报话机以及各种类型电台,校准频道,准时对表勿误。

我军前线指战员正在收听广播

当晚22时,从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出的强大电波一瞬万里,划过寂静的长空,传到喜马拉雅山南坡,在清脆的“嘀、嘀、嘀、嘀、嘀——”的报时声后,一位男播音员用沉稳的男中音说:“亲爱的同志们,亲爱的听众: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17日22时整。”在重述了两遍之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响起了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聚集在收音机、报话机、电台前的广大指战员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随着这雄壮的、胜利的乐曲,唱起了军歌。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什么要跟达旺前线指挥员对表?从单纯军事行动上来说并非必要,因为我军在这次反击作战中没有使用导弹、战斗机等高技术兵器。“对表”的实质意义是表达党中央、毛主席、中央军委对达旺前线广大指战员的激励。

时任步兵第165团团长的冀廷璧接到西藏军区前指的电报后,抑制不住兴奋,激动地对团政委王拯中等同志说:“我当了几十年兵,战前中央和我们对表还是头一次。这表明党中央、毛主席、中央军委注视着我们,支持我们。要我们按中央号令准时发起反击,这是最大的精神力量。”冀团长的这段话,表达了达旺前线广大指战员当时的心情。

五、分进合击,全纵深歼敌

印军在西山口——邦迪拉方向呈一线式兵力部署。时任中央军委战略小组组长的刘伯承元帅指出:“目前敌人的配置是铜头、锡尾、背紧、腹松。”

针对印军兵力部署的特点,张国华司令员采取了“打头、击背、斩腰、剖腹、切尾”的分进合击战法,指挥部队首先合围、分割西山口——邦迪拉地区之敌,尔后在全纵深实施打击。

陆军第11师前指率领第32团、第33团担任“切尾”任务,经7天5夜艰苦行军,行程250公里,深入敌后180余公里,突破印军的层层拦阻,六战六捷,基本歼敌1个营,于11月18日凌晨提前50分钟完成大纵深战役迂回任务,实现了对印军第4师主力的合围,彻底动摇了印军的战役布势。印军第4师的指挥部仓皇决定从西山口、德让宗地区全线撤退,但为时已晚。

第11师部队在大纵深战役迂回途中

11月18日8时30分,张国华司令员一声令下,我军发起战役总攻,炮兵群的122毫米榴弹炮、85毫米加农炮、120迫击炮以及2个步兵团的团、营属火炮,共200多门火炮,向西山口印军阵地实施了长达40分钟的炮火准备。

我军122毫米榴弹向西山口印军实施火力打击

陆军第55师担任“打头、击背”任务,师主力向防守西山口前沿阵地的印军发起猛烈攻击,从海拔2000米的达旺河谷一直仰攻到海拔4200米的西山口,步兵第163团和步兵第165团的双箭头钳形进攻,势如破竹。

战役总攻发起1个小时后,西藏军区前指收到一份总参谋部的特急电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将于今天下午正式宣布如下消息:我西藏边防部队在自卫反击作战中,经过激烈战斗,已胜利击退了印军的进攻,并于18日中午进驻西山口。” 张国华司令员急令第55师务于18日中午攻占西山口。

为什么总参要求前线部队18日中午攻占西山口,并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于当日下午正式宣布这一战况呢?因为印军把西山口视为最理想的天然屏障,防御或进攻均占尽地形优势,派重兵驻守,企图向达旺、克节朗地区实施反攻,与我军进行战略决战。我军如能在发起第二次反击作战的当天就攻克西山口天险要地,并向全世界宣布,不仅具有军事上的重要意义,而且具有政治、外交上的重要意义。同时,全国人民对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高度关注,都想尽早知道前线战况,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及时公布实时战况,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迫切知情的愿望。

第55师加快进攻节奏,英勇奋战,锐不可挡。第163团1营1连2排在陈隆宽排长率领下,于11时最先攻占了西山口。第55师部队趁势越过西山口,继续追击溃逃之敌。从19日起,全师(包括担任战役预备队的步兵第164团)转入搜剿作战。

此役,第55师共歼敌920人,缴获印军各种火炮70门、各种枪917支(挺)、汽车21辆、炮弹25764发另5441箱,子弹530644发另1750箱等大量武器装备。

第55师部队攻占的印军炮兵阵地

山南军分区副司令员郭志显率领3个步兵连和1个炮兵连(简称郭指部队),担任“斩腰”任务。郭指部队经过艰苦的130公里大纵深迂回,按时到达略马东地区,截住了从西山口地区沿公路撤退的印军步兵第62旅、炮兵第4旅各一部,共歼敌681人,缴获印军87.6毫米榴弹炮11门、81毫米迫击炮24门、各种枪350支(挺)、汽车84辆等大量武器装备,创造了歼敌人数与自身伤亡人数之比为45.4:1的战争奇迹。

郭志显副司令员使用的1:20万的作战地图(郭林提供)

按照新的作战方案,将印军第4师切成两块,藏字419部队担任“剖腹、斩腰”任务。步兵第154团一部从西山口右翼进攻,歼敌一部,攻占了邦嘎江寺东西山梁印军阵地;步兵第157团克服地形障碍,迂回到略马东地区,歼敌一部,配合郭指部队完成了“斩腰”任务;藏字419部队主力在纵深迂回途中克服了悬崖绝壁等地形障碍,其中步兵第155团3营把背包绳连接起来,一个一个往下吊,连吊五层,克服了高达300米的悬崖绝壁。

藏字419部队从高山密林中迂回到公路上后,不顾连日来昼夜艰苦行军的极度疲劳,往德让宗方向勇猛追击溃逃印军,实施了追击、搜剿相连的一系列战斗。

此役,藏字419部队共歼灭敌2173人,歼敌人数为各师级部队之冠,其中击毙了印军步兵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

藏字419部队奋勇追击溃逃印军

陆军第11师主力完成大纵深战役迂回合围任务后,兵分两路,第32团、第33团各往一个方向实施进攻。此役,第11师共歼敌1476人。

步兵第32团直接进击德让宗,迫使印军步兵第4师师长A·S·帕塔尼亚少将及该师指挥机构遗弃部队,落荒而逃,既造成了印军大部队因丧失指挥而迅速崩溃的局面,又缴获了印军6辆坦克、12门火炮、182辆汽车等大量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

第32团缴获的印军坦克和汽车

步兵第33团继完成大纵深战役迂回前卫团开路任务后,又主动攻占了邦迪拉重镇,并积极往南发展进攻,以1团之力基本歼灭印军2个步兵旅以及炮兵部队、装甲分队,共歼敌1023人,缴获印军坦克3辆、各种火炮44门、汽车105辆、各种枪842支(挺)、子弹24万余发、炮弹7000余发,圆满完成了本次战役中最重要、最艰巨的任务。步兵第33团是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唯一荣立集体三等功的团级部队。

第33团缴获的印军坦克

在张国华司令员率领的西藏军区前指统一指挥下,藏字419部队、第11师、第55师、郭指部队,共同对西山口——邦迪拉地区的印军实施分进合击,进行了一系列迂回、穿插、分割、攻坚、阻击、追击、围歼、搜剿等环环相扣的作战行动,全纵深打击印军主力部队。

六、决战完胜

战至11月20日,我军在西山口——邦迪拉方向,全歼了印军步兵第62旅(辖5个步兵营)、炮兵第4旅(辖2个炮团)、装甲第7团2连(11辆坦克),基本歼灭了印军步兵第65旅(辖2个步兵营)、步兵第48旅(辖3个步兵营)、步兵第67旅(辖2个步兵营,为第4军战役预备队),也就是全歼或基本歼灭了印军在主要方向上的全部建制步兵营以及炮兵、坦克等主力部队。与此同时,在瓦弄方向的我军陆军第130师和西藏军区昌都军分区部队也基本歼灭了印军步兵第11旅(辖4个步兵营)。两个方向均完成了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

印度陆军总部最权威的《亨德森·布鲁克斯——巴格特调查报告》在对西山口、邦迪拉方向作战进行总结的结尾处写道:“就这样,著名的‘第4军的战斗’故事结束了。最后,一支总兵力为16个作战营,还有其他无数兵器支援部队和后勤保障部队所组成的第4军,所能派上战场的部队一共只有6个弱小的步兵连。”曾经多次跟随印度总理尼赫鲁到国外访问的印度资深记者曼克卡尔在《谁是1962年的罪人》一书中是这样评价西山口、邦迪拉方向作战的:“进攻与退却乃是兵家常事,不算什么耻辱。耻辱的是印军退却时如一盘散沙,毫无组织,不战而逃。全民族为此羞耻而抬不起头来。”

当时的国际军事观察家们都认为,根据印军的实力,即使把对抗巴基斯坦的2至3个师投入中印边境地区,也根本不可能扭转溃败的形势。

中印两军决战,中国完胜,印度完败。

印军失败的责任自然要有人来承担。印度陆军参谋长塔帕尔上将、东部军区司令L·P·森中将,第4军军长B·M·考尔中将、第4师师长A·S·帕塔尼亚少将等将领被撤职。下场最悲惨的当数在一线指挥主力部队的两名旅长,负责坚守西山口要地的步兵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在战场上被中国军队击毙;负责坚守邦迪拉要地的步兵第48旅旅长古尔巴克希·辛格准将被印军送上军事法庭审判。

印军步兵第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左为生前照片,右为被击毙后的照片)

正当我军锋逼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步兵第33团长团长田启元等指战员站在山头上,清楚地看到印度阿萨姆大平原,准备继续追歼溃逃印军的时候,党中央作出了我军单方面主动停火和主动后撤的重大决策。

11月20日 下午六时,毛主席同刘少奇、周总理等谈话,商定我国政府于二十一日发表重要声明,先走一步,主动采取积极步骤,扭转日趋严重的中印边境形势。

21日晨零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公开宣布:中国边防部队将从11月22日零时起停火,并于12月1日起开始后撤。

英国作家兼记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在《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中写道:印度政府表面上“采取不置可否的态度。”“事实上,下达给印度军队的命令却是遵守停火,避免对中国军队进行任何挑衅。印度不再打算把军队开到麦克马洪线前沿去,尼赫鲁甚至把他在这个问题上的间接的秘密保证通过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转达给周恩来。” 新上任的印度陆军参谋长乔杜里将军向部队下达的唯一命令就是“对等地响应中国的停火行动。”

我军达到了“一仗定乾坤”的战略目的。

在这场事关全局的战略性决战以及克节朗首战开局中,张国华司令员的军事能力和作战指挥水平表现得淋漓尽致、炉火纯青。作战指挥,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需要才能,需要天赋。张国华司令员达到了一个战役指挥员极高的指挥艺术境界。对于指挥打仗的将军来说,战绩说明一切,一生中能打这样影响历史的大胜仗,足以名垂青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世怡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

全球支援土叙,世卫:死亡人数或超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