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康:中印边境东线辅助方向反击作战有什么特点?——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百问之七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12 07:34

张小康

张小康作者

为纪念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六十周年,部署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战的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开国中将张国华的女儿张小康在采访当年参战老前辈、收集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组织战史研究者一起编写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一百问》,全景式反映了这次反击作战,展示了许多反击战在前期筹划,安排部署以及作战指挥中的细节,讲述了英雄、功臣、烈士、伤员等前线指战员和支前民工可歌可泣的战斗事迹。

经张小康同意,观察者网选其有关内容逐篇发表,以讲述这场战争的真实情况。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小康】

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东线西藏方向的战场正面宽达1100公里,为此西藏军区成立了两个指挥所。由张国华司令员率领的军区前线指挥所(简称“西藏军区前指”)位于一线,负责指挥主力部队在主要方向反击印军主力(详见《首战克节朗,我军为何能全歼印军王牌旅?》《决战西山口——邦迪拉,我军为何能一仗定乾坤?》)。由谭冠三政委率领的军区基本指挥所(简称“西藏军区基指”)位于拉萨市,负责指挥边防军分区在辅助方向反击部分印军。

东线辅助方向反击作战有三个主要特点:

第一,由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参谋长王亢、政治部副主任白健等组成的西藏军区基指,在第一阶段反击作战中统一指挥山南军分区、林芝军分区、昌都军分区作战,以策应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在第二阶段反击作战中统一指挥山南军分区、林芝军分区作战,以配合主要方向的西山口——邦迪拉战役。

第二,由于战线宽、地区大,加之高大雪山阻隔,交通不便,山南军分区、林芝军分区、昌都军分区即在西藏军区基指统一指挥下,又各自独立地组织实施团、营、连级规模的反击战斗。

第三,东线辅助方向虽然兵力不多,各次战斗规模也较小,但是在宽达上千公里的战线上,有力地配合了主要方向反击作战的开局与决战,扩大了战果,形成了边境全线反击入侵印军的态势,为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西藏军区边防部队进行战前动员

下面按两个阶段的顺序讲述东线辅助方向的各次战斗。

东线辅助方向第一阶段反击作战

一、山南军分区前推哨卡战斗

在第一阶段反击作战中,山南军分区担负着两个方向的作战任务:一是在主要方向上,山南军分区副司令员郭志显率领山南军分区部分力量(简称“郭指部队”),在西藏军区前指的统一指挥下,参加棒山口、达旺地区的反击作战;二是在辅助方向上,西藏军区基指、山南军分区指挥步兵第1团主力,分兵两路,攻歼入侵印军,占领边境地区战术要点,前推我军哨卡,积极策应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

(一)阿相比拉进攻战斗,占领塔克新要地

阿相比拉是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附近的一个战术要点。印军向北侵犯时,派查谟·克什米尔联队第2营一部、阿萨姆步兵联队第9营一部侵占阿相比拉,设立了据点。该据点印军由位于塔克新据点的奈杜少校统一指挥。

1962年10月19日,山南军分区步兵第1团政委叶达泉、参谋长高庆振率领150余名指战员,从陇(地名)出发,爬陡坡,攀悬崖,过绝壁,涉急流,经过艰难危险的昼夜行军,于21日19时30分到达了阿相比拉附近。

22日,步兵第1团指挥员抵近阿相比拉印军据点,侦察敌情,勘察地形,定下战斗决心,作出战斗部署。

23日,我军攻击分队采取“两翼迂回包围,穿插分割歼敌”的战法,向阿相比拉之敌发起勇猛进攻,一举歼敌31人,其中毙敌27人、俘敌4人。

我军攻占阿相比拉等据点后,印军步兵第5旅旅长希查·辛格准将遵照第4军军长考尔中将的命令,向塔克新等据点下达了撤退命令。奈杜少校接令后,立即指挥印军从塔克新仓皇撤退。

我军攻占阿相比拉后继续前进,于10月25日进占塔克新要地,扫除印军据点,前推我军哨卡。

(二)日定进攻战斗,占领哥里西娘要地

1962年10月19日,山南军分区步兵第1团团长白泉率领步兵第1团2连、3连和炮兵连,共300余名指战员,从马及墩出发,攻歼入侵印军,前推哨卡。于20日进占如玉,24日进占马加,扫除了印军入侵据点。

10月25日,我军先头分队进至日定,与撤逃印军的后卫掩护分队不期相遇。我步兵第2连2排从行进间发起攻击,猛打猛冲,歼敌一部。

此时,入侵哥里西娘的印军也已奉第5旅旅长希查·辛格准将的命令,向里米金地区仓皇撤退。

我军进占哥里西娘要地后,山南军分区即在此地集结兵力,准备攻歼里米金地区之印军。

步兵第1团在陇、马及墩两个方向进行反击战斗,歼敌一部,攻占了阿相比拉、塔克新、马加、哥里西娘等印军据点,控制了边境战术要地,前推了我军哨卡,有力地策应了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

二、林芝军分区前推哨卡战斗

在第一阶段反击作战中,林芝军分区组织边防部队从漠洛沟、南伊沟、工勋三个方向,同时进行反击战斗,前推哨卡,以策应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林芝军分区司令员杨永恩统一指挥三个方向的反击战斗。

(一)漠洛沟方向:拉曼战斗

拉曼位于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附近,战术地位重要。印军向北入侵,派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一部约60人在拉曼设立了据点。

林芝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王磊率领驻守漠洛哨所的边防第4连、林芝军分区特务连的64名指战员,担负拔除拉曼印军据点,前推哨卡的任务。

1962年10月23日下午,边防第4连首先越过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占领了有利地形。24日,王磊副主任率连、排干部抵近拉曼印军据点侦察。

在夜晚侦察敌情、组织战斗过程中,我军有2名排长碰响了印军在据点铁丝网前设置的罐头盒。印军听到响声,立即开枪射击,一直打到天亮。

因我军行动暴露,王磊副主任决定:攻击时间为26日拂晓,对拉曼印军据点实施强攻。

25日白天,距敌约300米处的我军监视分队发现印军据点突然冒烟,判断敌人要逃跑,于是立即向拉曼据点发起进攻。

印军尚未逃远。我监视分队勇猛追击印军20余公里,歼敌8人,其中毙敌6人、俘敌2人;缴获敌轻机枪2挺、冲锋枪2支、步枪4支,以及一批弹药、军用物资。我军无一伤亡。

(二)南伊沟方向:攻占印军3个据点

在林芝南伊沟当面,印军在所谓的“麦克马洪线”附近设立了3个入侵据点,由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营长高塔姆中校带领1个中队约150人据守。

印军在前沿据点林卡尔有30余人,在中间据点甲久有10余人,其他100余人驻后面的马尼岗大据点。

林芝军分区参谋长李奋率领驻守南伊沟哨所的边防第5连、军分区工兵连、炮兵连(欠1个排),共210名指战员,担负攻占林卡尔、甲久、马尼岗3个印军据点的任务。

10月23日上午,我军越过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占领了前进阵地。当日下午,边防第5连陈副连长率9人穿森林前出,侦察林卡尔印军据点的位置,发现在距我军前进阵地约500米处的森林里有烟火并有响声,即判定为林卡尔印军据点。

林芝军分区工兵连黄连长、沈副连长带领2名战士前出侦察,寻找迂回路线,途中遇到2名印军,双方当即打响,林卡尔据点印军也随之开枪,连续射击15分钟。

正在前进阵地上吃饭的边防第5连指战员骤闻枪声,因情况不明,恐前面我军侦察人员吃亏,立即向林卡尔据点实施攻击,印军抵抗10分钟后逃窜。

边防第5连乘胜追击,于24日19时占领甲久印军据点。

李奋参谋长指挥部队抵近马尼岗后,首先向印军据点实施炮击。印军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营长高塔姆中校畏惧被歼,率部仓皇逃跑,我军迅速攻占了马尼岗印军据点。

林芝军分区部队在此次反击战斗中,歼敌一部,连续攻占了林卡尔、甲久、马尼岗3个印军据点。

(三)工勋方向:攻占印军3个据点

印军向北入侵,在位于所谓的“麦克马洪线”上的拉木多山口南侧山下的依米来果,设立了1个据点;在依米来果以南设立了2个据点。这3个据点驻有印军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的1个排。

林芝军分区副参谋长阎耀华、米林边防营政委王青山率领驻守巴嘎哨所的边防第7连、驻守工勋哨所的边防分队、2个迫击炮班、工兵班及保障人员,共140名指战员,担负攻占依米来果及其以南印军据点的任务。

1962年10月24日凌晨,部队从推进点出发,到达拉木多山口北侧后,指战员们挖雪前进约500米,通过拉木多山口后,部队沿雪坡向下滑行约300米,下到山腰陡岩上时,观察到山脚下冒烟的依米来果印军据点。

当日14时10分,边防第7连余副连长率领4班8名战士,利用左翼地形,插到印军据点侧后约20米处。

印军发觉我军后,慌忙开枪抵抗。

余副连长指挥4班和连掩护分队立即向印军据点发起攻击,经10分钟战斗,歼敌4人,其中毙敌2人、俘敌2人,只有1名敌人逃掉;缴获敌轻机枪1挺、冲锋枪1支、步枪3支。

边防第7连攻占依米来果印军据点后,昼夜踏雪前进,于25日8时占领了印军第二个据点。印军已于24日逃跑,仅带走武器和电台,留下军需物资尚未来得及烧毁。

边防第7连不顾疲劳,继续追击,于25日11时占领印军第三个据点,缴获逃敌半导体收音机1部。

林芝军分区在漠洛沟、南伊沟、工勋三个方向组织的反击战斗,歼敌一部,拔除了印军在拉曼、林卡尔、甲久、马尼岗、拉木多山口南侧设立的侵略据点,控制了边境战术要地,前推了我军哨卡,有力地策应了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并为第二阶段反击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昌都军分区佯攻呷灵公、锋逼瓦弄进攻战斗

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率领军分区前指指挥步兵第153团加强营、昌都军分区独立营,共1800余指战员,首先向呷灵公之敌实施佯动,尔后由佯动转入进攻,连续攻克呷灵公等10个印军据点,歼敌一部,锋逼瓦弄,有力地策应了主要方向的克节朗战役。昌都军分区部队在第二阶段反击作战中划归丁指统一指挥,参加瓦弄战役。(详见《瓦弄反击战为何强烈地震撼了印度朝野?》)。

东线辅助方向第二阶段反击作战

一、西藏军区基指定下第二阶段反击作战的决心

1962年10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为寻求停止边境冲突、重开和平谈判、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途径,郑重提出三项建议。但是印度政府竟然发表声明,拒绝了中国政府三项建议。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和军事援助下,尼赫鲁政府决意与中国再次进行军事较量,为此向中印边境急剧增派军队,企图与中国边防部队进行决战。

面对印度方面大举增兵和准备挑起新的军事冲突的态势,党中央作出再次反击入侵印军的决策,中央军委对第二阶段反击作战进行了部署。

据此,西藏军区基指首长定下反击作战决心:调集山南军分区步兵第1团,林芝军分区2个边防营,西藏军区警卫营等驻拉萨、那曲的部分兵力,共2300余人,于11月18日分别对梅楚卡、里米金、都登三个方向的入侵印军实施反击,配合主要方向的西山口——邦迪拉战役。

战前,我军在梅楚卡方向的兵力与印军大体相当,不具备优势。为此,西藏军区基指临时组建了军区独立营,配属给林芝军分区,使我军在梅楚卡方向形成了两倍于敌的兵力优势。

西藏军区独立营由驻拉萨、那曲的部队抽调组建,其中:营长丁永泰、营政委任建国,营部65人;1连由民警部队抽调147人组成;2连156人、3连150人由西藏军区警卫营抽调组成;4连由工兵第136团抽调101人组成;炮兵连以那曲军分区炮兵连为主,加上军区干部学校学员一部、军区警卫营的1个排,共124人组成,装备有82迫击炮4门、57无后座力炮5门。全营共743人,实力较强,在第二阶段反击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梅楚卡地区反击作战

印度军队入侵梅楚卡后,设立了“分区”行政机构,作为印度侵占上洛瑜地区的军政中心。印军第4军第2师第192旅在梅楚卡地区部署了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以及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第1连,约700余人,由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营长D·A·泰勒中校统一指挥。

西藏林芝军分区前线指挥所由军分区司令员杨永恩、参谋长李奋、副参谋长阎跃华、政治部副主任王磊组成,辖西藏军区独立营、米林独立营、墨脱独立营、军分区直属炮兵连和工兵连,共计1656人,并有民工数百人支前。

林芝军分区参谋长李奋率领西藏军区独立营、米林独立营主力、工兵连进驻马尼岗,在梅楚卡方向完成了兵力集结。

18日13时,西藏军区基指电令林芝军分区前指:“得悉印第4军军长令梅楚卡印军向阿朗撤退,你部迅速追歼敌人。”

此时,印军第4军军长考尔已命令第192旅旅长指令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营长D·A·泰勒带领部队从梅楚卡撤退。

林芝军分区前指立即命令西藏军区独立营加速前进,追击梅楚卡逃敌;并令米林独立营昼夜兼程前进,堵击逃敌。

18日晚上,D·A·泰勒中校组织撤退时,发现中国军队正在包围梅楚卡,便决定以一部兵力阻击中国军队,营主力迅速撤离梅楚卡。

19日11时,林芝军分区政治副主任王磊率领米林独立营第4连,首先进占梅楚卡印军主阵地,缴获大批弹药和物资。印军撤退时十分仓促,来不及烧毁掩埋这些弹药、物资。

我军进占梅楚卡后,林芝军分区前指命令西藏军区独立营带上7日主副食,迅速追击敌人。

西藏军区独立营于19日晚上追击印军,该营3连1班班长范少全率领全班担任尖兵,走在全营最前头。追击中,夜雨路滑,伸手不见十指,1班战士就打起火把,每人拄一根棍子,追击已提前一天逃跑的敌人。

20日拂晓,范少全发现印军鞋印,判断敌人刚过不久,便立即率领全班加速追击,同时派人向连指挥员报告。9时15分追到热公西侧山上,发现数十名印军正在向南逃跑,因两翼不能迂回堵击,范少全便率领全班隐蔽尾追接敌。接近敌人时,1班突然开火,当场毙敌16人、俘敌2人。其余印军惊恐失措,分散逃命,有10余人滚落崖下摔死,另有一些敌人窜入森林。

范少全率领全班继续追击。沿途逃跑之敌丢掉背包、械弹及各种物资,纷纷钻入森林。1班前进中发现前面10余米处有5名印军正强迫3名群众背着东西逃跑,范少全怕误伤群众,一面摆手示意,让群众卧倒,一面命令全班瞄准好再射击,敌人也在举枪准备向我军射击,范少全先敌开火,一个点射毙敌4人,并趁势猛冲上去用冲锋枪砸死最后一个顽抗之敌。

西藏军区独立营3连(即西藏军区警卫营第3连)1班,经13个小时夜间冒雨追击,行程23公里,抓住了逃敌,又经3个半小时追击战斗,共歼敌30余人,其中毙敌21人、俘敌2人,敌坠崖摔亡10余人;缴获敌51迫击炮3门、轻机枪5挺、冲锋枪6支、步枪26支,以及军用物资一部。我军牺牲1人、轻伤2人。战后,范少全荣立二等功。

在西藏军区独立营的勇猛追击下,从梅楚卡逃跑的印军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大部和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第1连大部纷纷溃散于森林,与第192旅司令部失去无线电联络。

印军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营长D·A·泰勒中校带领36人单独逃跑,因被我军断路包围,饿毙于原始森林。

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副营长S·N·达尔少校带领主力400余人,沿梅楚卡至达东的山间小道撤退,被我军追上,打散于森林之中。

西藏军区独立营主力与米林独立营第7连、工兵连会合后,继续向达东方向追击,攻占了达东,歼敌一部。


我军指战员审问印军俘虏

林芝军分区前指审俘得知:S·N·达尔少校带领的印军主力400余人被打散后,已逃入森林。

于是,林芝军分区前指组织指挥西藏军区独立营、米林独立营在梅楚卡、热公、达东地区的森林里,进行了一系列搜剿战斗,抓俘了S·N·达尔少校,歼敌一部,扩大了战果。

按照我军当时的统计,梅楚卡地区反击战斗共歼敌78人,其中毙敌30人,俘敌副营长S·N·达尔少校以下48人,另发现饿死之敌5人;缴获81迫击炮8门、51迫击炮3门、90火箭筒3具、重机枪3挺、轻机枪7挺、冲锋枪18支、步枪46支、手枪3支、信号枪6支以及弹药和物资一批。我军牺牲6人、受伤11人。

我军对战果的统计历来十分严格,歼敌人数只包括被击毙(见到敌尸)和被俘虏这两种,其他包括饿毙、受伤而未被俘的敌人一律不计入战果。

印度国防部对于梅楚卡地区印军人员的损失情况是这样记录的:

“遗憾的是,撤军一开始就没有协调好。部队没带口粮,御寒物资也不够,通往塔金的道路又异常坎坷难行,就连本地人也很少走过,加上全程雪雨交加,所以大部分人都饥寒交迫和筋疲力尽。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的营长泰勒中校、副官高希上尉、常驻军医萨尔玛中校,以及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的皮姆普少校都耗尽了生命。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共有3名军官和39名士兵受伤,2名军官和10名士兵被俘。据报告,梅楚卡的部队共有13名军官、18名初级军官、826名士兵和非战斗人员,其中伤亡和被俘的有8名军官、4名初级军官、150名士兵和非战斗人员。”

显然,包括第8廓尔喀联队第2营营长D·A·泰勒中校、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1连连长皮姆普少校在内的更多的印军已被消灭了,只是因我军未见其尸而没有计入战果。

梅楚卡地区印军1个加强营基本丧失了战斗力。这次战斗是我军东线辅助方向反击作战中规模最大、歼敌最多的一次战斗。

三、里米金地区反击作战

印军第4军第2师第5旅为了防备我军进攻里米金,不断向里米金地区增兵,至11月中旬已在该地区部署了查谟·克什米尔联队第2营营部及2个连、马哈尔机枪第6营第1连的1个分遣队、阿萨姆步兵联队第9营一部,约450余人。

根据西藏军区基指、山南军分区的部署,步兵第1团担负攻歼里米金地区入侵印军的任务。该团团长白泉、政委叶达泉、参谋长高庆振、政治处副主任李福云组成团前指,率领655名指战员于11月14日到达哥里西娘集结。

18日11时,西藏军区基指获悉里米金印军有南逃迹象,即令步兵第1团急进。部队接到命令后,以强行军速度沿着峡谷崎岖小道,穿密林,攀悬崖,向里米金方向急速前进。

18日17时20分,担负尖兵任务的步兵第3连进至窝热。

印军查谟·克什米尔联队第2营在窝热设立了警戒阵地,该阵地之敌发现我军即开枪射击。我军迅速攻占了印军警戒阵地,毙敌1人,缴获步枪1支,余敌向里米金方向逃窜。

20日11时40分,步兵第1团尖兵分队进至娘仁东山坡时侦察发现,印军已破坏了绝壁上的栈道。

步兵第1团首长当即决定:以火力掩护步兵,从正面搭木梯通过;同时以2个连攀绝壁向里米金实施迂回。


我军在高山峡谷密林中行军

印军第5旅旅长希查·辛格准将于11月20日向查谟·克什米尔联队第2营下达了从里米金撤退的命令。

21日拂晓,我军进至里米金,发现印军正在纵火烧营房,便从行进间发起冲击,于8时30分进占里米金。

此时,印军正在向塔里哈方向逃跑,我军追击逃敌6个小时,追至聂落时奉总参谋部命令停止追击,于22日撤回里米金。

这次反击战斗中,步兵第1团在高山峡谷、悬崖绝壁、河流急溪中,连续昼夜强行军,历经艰险,充分体现了广大指战员们吃大苦耐大劳的战斗精神。

四、都登方向反击作战

印军入侵都登后,沿雅鲁藏布江西岸的更邦拉、更仁、都登等地设立了据点,纵深梯次部署了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主力、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第3连、第44重型迫击炮团第70连,共800余人,由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营长穆什兰中校统一指挥。

印军在最前沿的更邦拉据点,部署了阿萨姆步兵联队第11营第3连第18排、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2个班,共56人。

在更邦拉高地上,印军可观察到墨脱的希让村附近地区。

根据西藏军区基指、林芝军分区前指的反击部署,墨脱独立营的任务是:首先攻歼更邦拉之敌,尔后配合西藏军区独立营、米林独立营,合歼更仁、都登之敌。

1962年11月14日晚上,鲁之东团长、马芳亭营长率领墨脱独立营营部及步兵第1连、第2连,炮兵排,共238人,配属支前民工150余人,由集结地月儿冬出发,长途奔袭更邦拉印军据点。

部队连续4个夜晚行军,于18日晚上离开小路,穿行更邦拉西侧森林,攀登多个陡岩,经过23小时林中艰苦穿行,迂回到更邦拉印军左翼阵地前20米处。

11月19日19时55分,印军左翼阵地哨兵发觉我军后开枪射击,我军立即发起勇猛攻击。

印军以一部人员抵抗,掩护大部分人员逃跑。

经过19分钟激战,我军攻占了更邦拉印军据点,共歼敌7人,其中毙敌2人、俘敌5人;缴获敌轻机枪2挺、冲锋枪1支、步枪14支、重机枪架1具、弹药和物资一批。我军负伤2人。

战斗结束后,墨脱独立营立即向更仁、都登方向实施追击。

早在我军到达更邦拉之前,印军步兵第192旅旅长就向马德拉斯联队第2营营长穆什兰中校下达了从都登地区撤退的命令。

驻都登据点的印军一接到命令就开始撤退,根本不顾上级要求他们坚守至20日太阳落山的命令,擅自将4.2英寸迫击炮等重装备全部摧毁。

20日18时,墨脱独立营占领更仁印军据点,俘敌1人。

22日上午,墨脱独立营追至哥布,此地距离都登还有半天行程。因都登印军已经向南逃跑,墨脱独立营奉命停止追击,并于第二天返回博浪待命。

墨脱独立营在返途中进行搜剿,又歼敌4人。

在都登方向反击战斗中,墨脱独立营共歼敌12人,缴获武器、物资一部。这次战斗虽然因印军有计划撤退而歼敌不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显示其重大意义。

著名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峡谷河段,从米林县的派镇到墨脱县的希让村,全长260公里,该河段落差为2350米,蕴藏着巨大的水能资源,墨脱水电站一旦建成,将是世界顶级水电站之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全世界最长、最深的峡谷,最深处达6000余米,其旅游经济价值和科学考察价值等难以估量。

被中央军委授予“墨脱戍边模范营”的墨脱边防营的一代又一代指战员,为了保卫祖国这块宝贵的领土,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甚至抛洒热血、献出生命。其中,参加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238名指战员,在150余名各族民工的支援下,拔除了印军侵略据点,歼敌一部,彰显了我军捍卫祖国领土的坚强意志和作战能力,书写了墨脱戍边卫国史册上辉煌的一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鲁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

全球支援土叙,世卫:死亡人数或超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