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毅:面对数字经济,发展与监管如何并重?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07 08:22

张毅

张毅作者

全国政协委员,金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2023年全国两会首场新闻发布会上,数字经济是个热点话题。

随着这一新经济模式成为国民经济的亮点,越来越多的声音在探讨如何使之实现高质量发展,更好地服务于国计民生。

全国政协委员、金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市新联会会长张毅便从加快布局数据合规产业的角度出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与观察者网的交流中,张毅指出,数据合规的尺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数字经济发展的高度。面对发展与监管的问题,从数据合规的角度看,更要用技术赋能监管,推动监管更好的落实。

观众参观5G未来城市运营中心沙盘。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观察者网:您这次的提案是《关于加快布局数据合规产业,推动数字经济更好更快发展的建议》。能否分享一下您这个提案的选题背景是什么?

张毅:大家都很关注国家对于数字经济的整体战略和政策,“数据20条”确定了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必须要加快构建数字经济的基础制度。

我也一直很关注数据驱动新生产力的发展,同时也关注数据合规的风险。一定意义上说,数据合规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数字经济发展的高度。一方面我们要推动创新,推动数据交易流通。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加强相关的合规体系的建设。

观察者网:作为新型生产要素,数据和传统的生产要素有哪些不同,目前流通中存在哪些问题?

张毅:数据要素是一种新型的生产要素,有人把它称为第五生产要素。和传统的要素相比的话,数据可复制、无形、价值较难确定。所以在讨论数据相关权益的问题时,往往包含了多元主体的权益,这和我们传统上讲的物权或者财产权是有很大不同的。

“数据20条”提出数据资源的持有权、数据加工的使用权和产品的经营权的多元权利模式。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创新,创造性地明确了数据的不同主体,厘清各方主体的权责。

数据还有其他特征,比如存在交易定价难、互信难、监管难的情况,这事实上是立法的天然滞后性和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以及数字经济技术不断迭代之间的矛盾。

观察者网:这两年对技术企业、数字经济,各方提的比较多的是“监管”。您在提案中讲到要建立监管“沙盒”试点,能具体介绍一下这一点吗?

张毅:“沙盒”其实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在金融科技的监管领域已经有应用。

所谓“沙盒”就是说在框定边界的情况下,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措施,让交易者在真实的环境里交易,并由监管部门对运行全过程进行监管,以确保测试安全并作出最终评价。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地方试点不同的“沙盒”模式,细分领域和不同的场景,比方说数据合规流通和交易、数据的合法出境,最后来总结经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全国模式。

观察者网:也有一些观点提出,过去我们对于技术企业的监管存在“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现象。您觉得在数字经济领域,监管与发展该如何并行不悖?

张毅:首先,我们讲数字经济特征之一就是技术的迭代,迭代速度很快。从立法和监管的角度来讲,有一个天然的滞后性,就是出现了一个新事物以后,监管才跟上,之后再立法。以前就出现过产品“先上线,后规范”的情况。

我认为,要把整个合规(监管)贯穿于产品的全周期,从开发开始,到上线、到测试、到迭代,改变以前先上线后监管、后规范的做法。另外,用技术去赋能监管,也能推动监管更好的落实。

观察者网:我们现在提出建设“数字强国”。对于普通人而言,“数字强国”意味着什么?

张毅:我觉得首先对老百姓来讲的话,数字强国意味着更加普惠,更加便捷的现代化生活,更加广阔的个人发展机遇,和更多的数据利益模式。在网络上,每个人都是创造者,都是大数据的生产者。结合我们刚才讲的三种权利,每个人可以都在数字时代有自己的收益。从这个角度,数字强国其实跟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息息相关的。

今年1月30日,据美媒报道,TikTok CEO将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间定在3月23日。

观察者网:中国的技术企业如何更好地出海,是当前各界都很关注的热点话题。特别像TikTok这类企业在欧美市场的遭遇让大家对数字企业出海的前景比较担忧。从您了解的情况来看,中国的新兴技术企业目前比较心仪的出海目的地在哪里?政策该从哪些角度为它们提供支持?

张毅:受到地缘政治和经济逆全球化的影响,不少数字企业其实在出海的过程中间都遇到了一些问题。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中国企业家的韧性在这方面是非常突出的。我们的企业在西亚、在中东、在南美、在东南亚这些地区,出海成绩还是很抢眼的。这些地方相对来说,原来基础设施还没有那么完善,当地民众对于数字化服务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大,但是这些地方都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们看到除了传统的欧美国家,中国很多的数字企业去了我上述列举的这些地方,其实也达到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当地的社会效益。

当然了数字企业出海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比方说会遇到当地法律的监管,有些国家还有所谓的“长臂管辖”的问题,我在提案里面其实也谈到了助力企业出海的建议:

第一,考虑国内立法,有效应对所谓“长臂管辖”的问题;

第二,积极参与国际或地区性公约、标准的制定;

第三,要建立白名单制度,建设我们自己的“数据朋友圈”,建立一个相对友好的数据出海环境;

第四,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可以设立数据出海的自贸港或者实验区,然后推动数据出海、算力出海等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

刑法修正案(十二)正式实施,如何加强打击行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