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宏伟:中国一带一路,日本三洋联网

2017-11-28 09:10:1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赵宏伟】

战后七十有年,日本首次自立国际领导之林   

日本“成功”了!在今年APEC峰会期间,安倍晋三首相纠集10国,共11国草签了TPP11,新名是CPTP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启动了日本主导的环太平洋自由经贸圈。

这一举措使日本从战败以来,第一次站上了一个大哥的位置,可以自称“政治大国”了,对提振日本来说,意义非同小可。日、加、墨、秘、智、澳、新西兰、新加坡、马、越、文莱等11国会在2018年完成国会审议,2019年使协议生效,几无悬念。且再熬一两年,2021年,美国若换新总统,应会重返TPP!

中国一贯申明欢迎日本在国际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乐观其成。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当月宣布退出TPP,TPP崩溃。当时美洲各国力邀中国参加TPP,以望起死回生,这也是因为中国市场对他们而言颇有“魅力”。当时虽然日本反对,但也不敢高声喊出。因此如果中国立即呼应,积极参与,日本也无可奈何。当然,因中国的参加,TPP也有谈不成的可能性;TPP没了,日本也就无头儿可做了。

此后,日本纠集10国谈判美国退出后的TPP安排的过程一直是举步为艰。这期间,结为太平洋联盟的美洲4国——墨、智、秘、哥,力邀加、澳、新西兰、新加坡,要搞一个太平洋自由经贸圈。他们请中国来参加谈判,但是没请日本,因为认为日本反华,会搅坏事儿(《日本经济新闻》11月6日)。这期间中国如果积极作为,引领谈判,日本的TPP安排就更难前行了。当然,中国一贯与人为善,光明磊落。

神风特攻的政治决心,高度专业的搏弈能力                               

CPTPP的谈判过程,可以说是险情不断,直到最后一刻还因加拿大突然逆反而面临小船沉没的风险。安倍在越南见加总理,再让一步,总算避开了谈判决裂。整个谈判过程可以观察到日本政治集团破釜沉舟的政治决心,及行政机关的高度专业的搏弈能力。

安倍为何如此拼命?日本2017年11月不仅终于搞成功了CPTPP,此前还于7月成功地草签了日本-欧盟自由经贸圈协议。两协议都定于2018年走完立法程序,2019年生效。这就使得日本的自由经贸圈环太平洋、接大西洋,直达欧盟,一举超过了中国已签的自由经贸圈的范围。再加上日本引领美国开启的印度太平洋作战,这是要北半球打通印太两洋,南半球打通太大两洋,形成三洋联网战略格局。

特别是CPTPP,是日本战后七十二年,在国际社会第一次走上前台,作为领导拉起的一个国际组织。无法否认,这一日本领导核心是在艰苦搏弈的实践中形成的。不可小瞧CPTPP,可以推测,日本今后会每年招开11国首脑会议、外长会议……;会力邀除中国之外的环太平洋各国,如印尼、菲律宾、泰国,甚至印度等印度洋各国参加;会跟与日本有自由经贸协议的欧盟推动整合;更会邀英国加盟,三年之后等美国重返TPP……

一带一路是否会被日本的三洋联网环自由经贸圈所重叠、覆盖或淹没?这是日本在以发达国家为中心的旧国际秩序衰落之际,玩命绘制的以旧发达国家为中心的世界秩序2.0版复兴大梦。

一带一路,引领构建自由经贸区是关键

中国必须奋发有为!日本搞事,有可能到头来一事无成,但是我们不能仅消极地等看日本的热闹,那是不思积极进取,被动无所作为。我们更应抱上强烈的危机意识,倒逼自己砥力奋进。               

应该看到,中国在签自由经贸协议上,自2001年签署WTO协议,2002年签定中国-东盟自由经贸框架协议后,至2013年签约韩澳瑞士为止,10年多无重要新约。日本在同时期虽然落后于中国,但是从2013年始逆势而上,今天已远超中国。

可以说,这多年,中国或因国内各种利益牵扯、行政官员的拼搏精神及搏弈专业能力上的弱势,在谈判自由经贸协议上少能担当引领作用,进展缓慢。2013年,还是习总下令才签定了已谈十年有余的对韩、澳、瑞的协议。就这三个协议,也是对方让步更多,甚至可以说对对方而言是在开放上较保守的协议,是一个非对等开放的“不平等条约”。我们可以自鸣得意占到了些小便宜,但是其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进度就打了折扣了。在2013年之后,又是四年停滞不前。

怎么办?中国或许可以从以下4方面入手。

第1,强力引领,短期內促成RCEP,即东盟+6(中日韩澳新印)自由经贸圈。现在的跘脚石是日、澳,两国以坚持高标准为由,坚持一些让印度等国家无法承受的项目,目的就是阻止RCEP的成约。中国可以主导,拿出有上、中、下三个台阶的方案,号召全员参加,各就其位。日澳拒绝的话,就由中、下两台阶的参加国先签约成立14国RCEP,让日澳等数年后升级时,再参加。如此一来,日澳应也只好低头参加了。当年中国-东盟自由经贸协议也是分了二个台阶,越、老、柬、缅是五年后跟上来的第二梯队。

第2,中国还可以跟除日本之外的CPTPP10国一个个地签订跟CPTPP协议类似的协议,变相形成以中国为中心的TPP11。就像中国消化并革新了日本新干线,造出了更好的中国高铁那样。可以每年开我们的首脑会议、外长会议……,这也会逼迫日本跟进来。

有人言,“CPTPP开放规格太高,中国不行”。真实情况是它并不高,而且本次协议又将冻结原TPP文本中的24项。原文本中被称为“魔鬼项目”的“外资可选择异国审判与地主国的争端(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及劳工结社集会、知识产权保护、国企竞争中立等都被冻结了。TPP的零关税率是95%,这甚至不如中国-东盟的97%的水平。原文本并不是高不可及,且还设定了二十年的改革过渡期。所以越南行,马来行,一贯保守的日本也行,那么怎么就中国不行呢?

第3,11国艰辛谈判时,美洲4国、大洋洲及新加坡构想太平洋自由经贸圈,并请中国参加不请日本的那个群现在还在。中国应高调参加其中,营造出一个日本也不好说不的气场,引领建成。然后乘势前进,力邀韩国和东南亚各国参加,形成大太平洋联盟,之后一起等着美国来参加,以此开拓出中国主导的全新世界经济秩序。

试想,中国与美国单独谈自由贸易协定(FTA,Free Trade Agreement)的话,根本就无法谈成。从这个视角看,可以想像,中国现在提倡的APEC全员的FTA,美国根本不会参加;还有台湾参加的问题,又拉低建成的可能性,所以各国也没多认为中国是认真的。只有通过中国参加并领导亚太一体化这种路径,才有可能发展成为包括美国在内的APEC成员国参加的FTA。

第4,须研制出一个自由经贸区的中国模式,推广至一带一路各国,形成国际联合,甚至新的国际组织。习总书记今年在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仁者以天下为己责也。”中国要“引领国际社会共同建设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引领国际社会维护共同安全。”要牢记:中国的责任是引领!怎么引领?习总书记在19大报告中指出:“向国际社会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道路。”

引领就是要拿出中国方案,且拉起队伍奋力前行!而不是眼看着他人拉队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赵宏伟

赵宏伟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人大重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首相
日本首相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