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一横、李金璞等:美国大选中,悄然且迅速生长的“YouTube右翼”

2020-10-27 17:55:30
导读
编者按:美国大选即将开票,选情依然扑朔迷离。多位在美国的学者跨学科合作研究,通过数据分析容易被国内忽视的美国社交媒体上的选情,并投稿给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微信公众号。特此刊发,以供参考。 四位作者分别是:赵一横,雷诺兹新闻研究院研究助理;李金璞,统计学专家;王逸清,机器学习工程师;李昨非,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

【文/赵一横、李金璞、王逸清、李昨非】

“沉默的大多数将会投票给特朗普,因为特朗普讲的是真话。”(silent majority will vote trump, trump speaking truth.)

这是今年首场美国总统辩论时,出现在YouTube直播聊天版中的一条留言。2020大选期间,这样无关事实只站立场的留言,在YouTube上逐渐成为主流。他们代表着美国的日益分裂,同时也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日益庞大且无法忽视的特殊群体:“YouTube 右翼”。

目前来看,这个群体的增长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首场大选辩论期间,我们在YouTube开启实时聊天功能的直播中,抓取了27个观看人数最多的频道。这其中,有25个是支持特朗普的声音占据了主导位置,仅有一个偏向拜登,另一个基本保持中立。

当下的大选辩论,电视收看仍是主角,但流媒体观众比例正在不断上升。这其中,YouTube便是流媒体播放的主力军。从数量上看,YouTube是美国用户最多的社交媒体,有73%的成年人使用;从分布上看,YouTube的用户年龄分布、城乡分布都更平均,其用户画像最接近美国民众现实情况(注1、注2)。

实时聊天板功能,英文名叫Live Chat,是YouTube在2014年上线的一个功能。内容上有点像国内视频平台的弹幕,但不会直接显示在视频上,而是在直播源右侧有一个单独的聊天窗口,方便观众随时互动。

在抓取到的114549(11万余)用户中,有63550(6万余)名用户(有效用户)在发言中提及特朗普或拜登。其中36864(3万余)名用户支持特朗普,占有效用户58%,占总用户数32.18%。支持拜登的用户有11239(1万余)名,占有效用户的17.69%,占总用户的9.81%。8737名用户同时反对两人,剩余6710名用户发言无法判断明显的支持对象。

详细结果见下表(根据平均观看人数排序):

红色为偏向特朗普的频道,蓝色为偏向拜登的频道,紫色为较两边支持者差不多的频道,灰色为平均观看人数不足一千的频道。

在2016年大选辩论中,各大主流媒体,例如纽约时报,CNN等都在辩论直播过程中开放了实时聊天这一新颖的功能。但我们注意到,这些主流媒体和左翼自由派媒体,在今年2020年选举中,从民主党初选辩论,到总统辩论的直播,都禁用了实时聊天板功能。这导致今年选举中,像特朗普自己的竞选账号以及保守派自媒体占据了实时聊天榜单的前列。

当下的美国主流媒体中,为自由派发声的左翼媒体占据了多数。即便是其中偏向保守的福克斯新闻,在有些议题上也会持不同立场,时常引来包括特朗普本人的推特攻击。而很多保守派的支持者,他们便成了特朗普口中的沉默的大多数,迫切需要属于自己的发声平台,大量自媒体、播客应运而生,YouTube成为其中重要的平台之一。(注3)

与此同时,在主流媒体上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自由派政客们,在社交媒体上却是相对沉默的。2020年民主党初选四强:拜登、桑德斯、沃伦和布隆伯格,从宣布参选到4月8日桑德斯退选,初选选战期间,四位候选人共在其YouTube频道上发布了1406个宣传视频,其中拜登202个,桑德斯789个,沃伦297个,布隆博格118个。但除了桑德斯,其他三位候选人都选择禁用了视频的评论功能,布隆伯格更是连点赞、点踩的功能都禁用了。

即使在拜登正式被提名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后所发布的广告里,允许评论的依旧凤毛麟角。“我就是来看评论的。”(I'm just here for the comments.)和“还有谁是进来看评论的?”(Who else are here for the comments?)成为拜登宣传视频中最多的评论。

从信息传递的角度来看,候选人在社交媒体上和民众互动,对选民的最终决策,乃至民主选举本身,或将有着重要的影响。以往的辩论直播,两党候选人是绝对的主角,信息自上而下单方面传播。即便算上媒体对其铺天盖地的报道,信息的传播也基本停留在单向维度。而社交媒体评论和实时天板等功能的出现,使信息传递的维度变得更加多元。选民之间也可以有充分的公开的交流。

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大多数聊天都很简短,基本上就是一些单词和短语。高频评论包括“Trump 2020”、“4 more years”、“vote him out”。由于刷屏过快,观众甚至很难看清每条留言的内容,更不用说进行理性的讨论。但就是这些有别于传统表达的简短的表述,是选民情绪上的宣泄,寻求身份上的认同,这本身就是会对选民的选择产生影响。

辩论直播间里的一边倒只是一个缩影。此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将支持特朗普的“匿名者Q”组织列为“国内恐怖主义的潜在对象”。该组织成员长期坚信,一个“深层国家势力”(Deep State)集团正在统治着美国,而特朗普是唯一能拯救美国的总统。一周前,YouTube以此为理由删除了大量支持特朗普的频道,其中包括我们本次研究中统计过的两个频道:拥有627万粉的RedPill78和21万粉丝的TRUreporting。在9月底的第一次大选辩论直播过程中,这两个频道的实时聊天板上,分别有5371人和1742人发表了留言。

“YouTube右翼”频道和支持者们仍在扩散,这也表明极端保守主义在美国仍然拥有着庞大的拥趸。

2016年,潜伏在黑暗中的“沉默的大多数”,让很多民调机构大跌眼镜,令人意外地送特朗普成功当选。本次对于YouTube实时聊天内容的研究,再度反映了特朗普仍然强势的基本盘,也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主流媒体调研中对亲特朗普群体的遗漏。

参考文献

注1:2020年第三季度,美国各年龄段网络用户,使用YouTube的比例。

注2:皮尤研究所2019年调研:YouTube用户城乡分布

注3:纽约时报:YouTube成为新极右派的广播中心

For the New Far Right, YouTube Has Become the New Talk Radio(Herrman, 2017)

附录:数据分析方法和分析过程

一.数据集

数据包含27个YouTube频道中,114549 名用户的550217 条实时聊天板发言信息。在研究过程中,所有用户均使用匿名化(De-identified)处理,隐去用户id。仅统计文本信息(text messages),不统计表情符号、图像等发言信息。

二.数据处理

1.大小写

所有文本信息转换为小写

2.标记(Tokenization)

将发言信息分组为信息元组:单词、数字等。使用R数据包 “tidytext” 去除英语非表意连接词,如 the、a等。

3.整合(Arrgegations)

(1)为修正拼写错误,所有起始字符为“trump”或“donald”的,分别记为 “trump”或“donald”。同样,所有起始字符“joe”或“biden”的记为“joe”或“biden”。

(2)“donald”和“joe”替换为“trump”和“biden”,以避免重复计数。

4.情感分析(Sentiment Analysis)

本研究使用情感分析法研究对候选人的负面情绪词。使用R数据包“tidytext”中的“bing”数据库作为负面词字典。此外,高频词中一些明显负向的词、或网络流行的候选人相关负向词也添加进了负面词典。

5.分组(Group Settings)

本次研究的目的是分辨出数据集中的用户,分别支持两位候选人的人数。因此我们将所有用户分为四组:

第一组:支持特朗普

第二组:支持拜登

第三组:反对特朗普

第四组:反对拜登

用户发表了对候选人的负面评价,将被标记为第三、四组:“反对特朗普”和“反对拜登”。用户发表了对候选人的非负面评价,将被标记为第一、二组:“支持特朗普”,“支持拜登”

6.数据校准(Corrections)

考虑到一些无法预计的错误,例如:拼写错误、无法辨识的网络流行词,我们使用随机抽样数据来校准可能产生的偏差。我们在完成分组的四组研究用户中,各随即抽选了50个名用户,审阅其发言并确认其分组是否正确。分组错误率最终计入最后的统计数据用来校准每组最后的人数。

7.最终支持者数据:

特朗普支持者=第一组+第四组;拜登支持者=第二组+第三组。

赵一横

赵一横

美国雷诺兹新闻研究院研究助理
李金璞

李金璞

统计学专家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大选中,悄然且迅速生长的“YouTube右翼”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