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卓群:感染新冠后,他给我发来道别消息

赵卓群

赵卓群

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第一位伊朗音乐女性研究者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05 07:55: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赵卓群】

从9月中旬开始,伊朗新冠感染人数便一路猛增。从7、8月不温不火的2000左右,突然增长至三千大几。这归咎于8月底的阿舒拉节长假,探亲、外出的人增多,疏于防护导致14天后感染率持续攀升,也让民众始终悬着的心再次紧张。

10月4日,德黑兰省再次关闭学校及一切娱乐场所,以及周五的大礼拜。但是这似乎并不起作用,每日新增都在4000人以上,死亡人数在250甚至近300,再也没有疫情风险高低之分,伊朗全境一片红。

2020年10月23日伊朗疫情新增6134人,死亡335例

与此同时,美国极限施压,缺医少药使伊朗陷入重重困境。里亚尔的汇率比2019年同期又跌了近三倍!由1比12万跌至1比32万!如若追溯至2018年美国重启制裁之时,伊朗货币在2年多内总共跌了近6倍!好比原本1万块存款,两年后不到2000块!

Instagram上伊朗好友一片寂静,大概抱怨都不知从何说起。我甚至不敢前去问一句khobi?(你好吗?)

一、帕尔瓦娜

从疫情一开始,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位独居的伊朗大姐。她的公司经常几个月发不下工资,日子过的十分拮据。从2018见第一面起,和帕尔瓦娜便成为贴心密友,她帮我翻译过资料,去年我在德黑兰采风还与她同住了大半个月。回国后,我们也保持了紧密的联系。

帕尔瓦娜今年39岁,长得温温柔柔,很符合中国人审美。她是个民间音乐发烧友,离异十年间,曾与好几位民间艺人谈过所谓的“恋爱”,后都以对方“不忠”而告终。我俩便是经她其中一位“男友”介绍而互相认识。

今年春天伊朗第一波疫情时,她已经四个月没发工资。我很着急,怕她断顿,辗转好几遭托朋友打了550万里亚尔给她订了米面粮油。伊朗受美国制裁无法跨境转账,且伊朗政府对外国人开户也有苛刻要求。因此每次给伊朗转账,都要依靠几重人肉帮忙。

帕尔瓦娜像以往一样,夸张的热情,说感谢我的礼物。我千叮咛万嘱咐这两周不要出门。后来伊朗疫情控制住了一段时间,人们开始踏青旅行。于是夏天又来了气势汹汹的第二波。

从这时候起,帕尔瓦娜很少主动给我发消息了。我每次看到疫情猛增会慌慌张张跑去问她还好吗?她有时会说两句,有时只是淡淡地回个表情。我明白,她有比普通民众更焦虑的事。

帕尔瓦娜的妹妹在疫情震中马赞兰达省医院做护士工作,从7月份开始,医院居然不给医护N95了!一方面物资稀缺,另一方面伊朗医用N95曾一度炒到了45块钱一个,既买不着,也买不起。帕尔瓦娜急的团团转,我也跟着她一起发愁。停航导致运输非常难找,也非常昂贵。

8月初,我凑了500g的仓位,买了将将好50个N95给她寄去应急,运费快与口罩钱比肩了。后来我慢慢知道,这段时间里,大家都做了很多。民航复航后,中企的一个小姑娘,居然人肉背了一台制氧机给伊朗朋友应急,口罩就更是送送送不再话下。

经历千难万险,N95终于到了德黑兰。帕尔瓦娜又辗转送回马赞兰达,已经是八月二十号了。等口罩的那段日子,帕尔瓦娜热情了许多,可能是出于对50个口罩的感谢,有时还会给我发个自拍——照片里的她仅仅带着棉布口罩。

棉布口罩的帕尔瓦娜发来的自拍

帕尔瓦娜的妹妹在值夜班

我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按住的语音键撤回了。我又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纵使帮得了帕尔瓦娜,哈桑、那瓦、哈米德、萨法维、默罕默德怎么办呢?

再后来,帕尔瓦娜的“人道主义热情”也渐渐消散,又回归了之前的沉默……

二、西奈

“Zhou,我感染了,医院都满了……”当我收到西奈Instagram留言,脑子里懵了好几秒。“什么??????你住院了??”

西奈原先是我研究的伊朗乐队里的乌德琴手,2017年底被迫离开乐队,靠制作乌德琴为生。我两次在波斯湾采风曾短暂借住他家。西奈少年丧父,母亲辛苦拉扯他和姐姐。姐弟俩还算争气,姐姐萨拉会画画,做点设计工作;西奈几年前在阿巴斯学了乌德琴,后来在布什尔一家音乐学校教课,偶尔串场演出,摸索着做乐器,勉强应付生活。

他是个年轻气盛的愣头小子。高兴的时候开怀大笑,遇到坏人坏事义愤填膺。我回到中国后,每隔一阵子会主动问问他家里的情况。他总是简单告诉我“都好都好”。2018年制裁后,西奈的生活越发艰难,他抓住做琴这个救命稻草,把车卖了准备入手更精密的制琴工具。伊朗二手车买卖很火爆,一台车开十几年很平常,西奈的车是一辆老旧的三菱,也卖不了几个钱。

200欧左右的小刀,西奈货比三家。首选德国货,也经常让我帮着查看中国货的价钱。当得知中国货几乎便宜一半时,他立刻倾向于购买中国货。西奈用他半生不熟的英语向我表达着专业性的苛刻需求,比如他想要一套刀具中的一件,要求店家拆分卖并且给他打折。

那些小螺丝刀看起来长的一样,我根本闹不明白,也不知如何跟店家转述翻译这些无理要求,一来一去白白搭进去好多功夫。终于,我憋不住了,给他留言,“去买德国货吧!”随后辗转几手托人带了100刀(我当时手里没有欧元)补贴给他,信封上还装模作样写了“Sina,follow your dream”。花100刀,买个清净。为此我还颇为得意。

后来,西奈留了几条消息给我,大意是这钱让他很难为情,最后谢谢我支持他做琴。我心里怪怪的,也不知说啥好,乱回了几个表情赶紧逃走了。

再后来,我们的联系少了很多,偶尔互相问候,他也再没请我帮过忙。

2019年我又去布什尔,在西奈家住了一天,我们亲亲热热见面聊天寒暄,说了一大堆家长里短有的没的,唯独谁也没提那100刀的事。

那次回国后,我忙着整理课题材料,几乎没与西奈联系,回过神儿来,新冠爆发了。

“Joo,我没有住院,太脏了,还要花一大笔钱。发烧,头疼,肚子疼,背疼。医生给Fateme做了检测,是新冠。”屏幕突然又蹦出西奈的消息。Fateme是西奈的新婚妻子,夫妻俩都感染了,因为拮据,只给妻子做了检查。

“谢谢你Zhou,我非常高兴你在我梦想旅程里。”(journey是指他的梦想旅程,在以前的对话他曾用过该词,我就该词还请他解释指的什么意思,他解释是梦想旅程。)

“这个我不能花,它不只是礼物,它对我意义重大。”

他传来一张图——正是我当初托人给他带去的100刀。

信封上“follow your dream”模模糊糊还在。

我捧着手机嚎啕大哭,颤抖着、胡乱打着字,我有一万个问题想问,我不知道西奈到底病的多严重,为什么突然在这会儿给我发这些——真真太不吉利了!

“我想念你,我希望能尽快见到你”。

还没等我把手上这批乱码编辑好,西奈发了最后一句不考虑语境的、毫无意义的、伊朗式固定结尾套话。

“真主啊!”不容我追问,也不容我解释,他便匆匆下线,再无音讯。

注释:

1.西奈发来的图片是当时的截图,聊天记录是发稿时截图,固Sina的头像不一致。

2.截止发稿,帕尔瓦娜及家人,西奈及家人都还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赵卓群

赵卓群

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第一位伊朗音乐女性研究者
责任编辑
小婷

小婷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肺炎抗疫战
新冠肺炎抗疫战
作者最近文章
感染新冠后,他给我发来道别消息
制裁的每一点尘埃落在伊朗音乐人头上,都是重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