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奥密克戎会有后遗症吗?国产疫苗管用吗?下一步如何防控?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17 08:34

钟南山

钟南山作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

【导读】 12月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著名呼吸病学家钟南山教授在全国高校抗疫大讲堂上,详细解释了如何科学认识奥密克戎病毒,以及如何应对疫情变化,下一步疫情防控的重点。 观察者网根据演讲视频整理全文,供读者参考。文章略有删改。

钟南山:

本来应该亲自到会场向大家汇报,但是因为前几天不小心摔了一下,有些困难,所以在线上跟大家一块来讨论一下。大家都关注新冠病毒发展到奥密克戎的一些情况,它的疫情特点以及我们应该怎么面对,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讨论下这些问题。

到明年1月份,疫情就三年了。两年多来,我们国家在抗疫方面还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我记得是在2020年底,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认同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一些抗疫做法的肯定,所以他强烈要求组织一个所谓的独立专家委员会来对当时各个国家的新冠应对措施作出评价,而且不允许一些政府专家来出席,要有非政府的专家,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新西兰、德国等等很多国家的专家都去了,中国当时派了我。

这个委员会的名字叫The Independent Panel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要求我们总结不同国家的一些工作,以及应该怎么对待新冠这样一个全球少见、可以和2018年流感规模相对比的全球性疫情。

2021年5月,差不多经过了8个月,这个委员会出了一个报告,题目就叫COVID-19:Make it the Last Pandemic(《新冠肺炎:让它成为最后一次大流行病》),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愿望。报告里谈到了不同国家对新冠有不同的政策,一共总结了四种,第一种是Aggressive containment(强力控制),通过这种控制最终达到社会清零的目的;第二种是Suppression(压制);第三种是Medication(遏制),也是西方最常用的方式;第四种是不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

其中,特别提到了China,New Zealand,Republic of Korea, Singapore and Thailand,and Viet Nam这些国家采用的强力控制是最佳选项。

尽管其中对中国提的不多,WHO一般很讲政治,讲平衡的,对具体国家谈的不多,但事实谈的多。这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肯定。

上个月,来自112个国家386名专家在Nature上共同发表了一篇文章,为解决新冠提出了57条建议,其中有三条很关键:一是举国共同开展疫情的防控和应对,二是加强重点公共场所的管理,三是全球采用疫苗或者加强疫苗的计划。实际上这三条中国都做到了。

两年多来,其他国家都经历了很多波疫情,已经到了第五波、第六波,但实际上中国只有两大波,第一个大波是武汉那一波,第二个是奥密克戎出现后。

从这个曲线图大家可以看到,刚开始在武汉,每天积累的病例数增加的很快,后来我们国家采取强力控制的战略,很快就把它压制下来,以后一直都比较稳定。在这样的政策引导下,一直到最近累计的患者人数才开始上升。

所以在中国实际上一开始有一波,直到最近这一波,国外的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在中国都没看见。

从整个将近三年分析的话,第一个阶段中国是阻击战,第二个阶段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第三个阶段是奥密克戎传入中国后。实际上2021年4月20日全国就趋于平稳了,当时我们全国累计的病人是8万多人。从2021年的12月到现在为止,刚好也是奥密克戎进入国内一年,当时国内累计的确诊人数是99,000多。

也就是说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我们国家确诊人数也就增加了不到2万人,这在全世界都是很少见的。在这个阶段有很多的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死亡人数是非常多的,但是我们把很多有基础病的老年人或者免疫功比较低的人都保护下来了,这是在我们“生命至上”的指导思想下进行的,也为我们赢得了时间,加紧来研发疫苗。

我们的广大科技工作者在这个时候日以继夜的、对5款不同的疫苗进行研发。到2021年初有三款是可以紧急使用的,所以2021年1月16日我们就比较早的开始疫苗接种了。

从一般的科学规律来看,我们在病毒毒株致死率比较高、暂时没有有效治疗方法的时候,采用了强制控制的战略,从源头上预防传染,保护了千千万万的老年人和比较弱势的人,同时抓紧时间研发疫苗。所以我们不但赢得了时间打了疫苗,也赢得了时间保护弱者。

在这个阶段,有些国家包括美国接近100多万人死于新冠肺炎,在中国死亡人数只有4000多,后来到6000多。这是一个情况。

我们知道两年多了,新冠病毒从野生株发展到贝塔、伽马、德尔塔,到现在的奥密克戎。关于德尔塔我可以举一个例子。

去年这个时候,广州有一个输入病例感染了我们的一个阿婆,这个阿婆就成为首个病人,但是当时德尔塔的传播系数是4.04,1个人可以传4个,4传16,16传64,传播时间非常快非常短,在广州不到一周就有三代传播,很快就扩散开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要考虑一个战略,比较好的战略就是切断源头。但当时因为遇到的是新问题,广州一开始还是比较困难的,后来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和摸索,我们当时提出了一些看法,更新了密接的概念。因为传染的太快了,所以密接人数要适当扩大覆盖范围。通过大数据调查,高危险区的人群赋予黄码,这些人员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核酸检测等等这些措施。

本来按照我们的计算模式,5月到6月要是不做任何控制的话,广州就会有700多万人感染。但是由于采用了比较正确的战略,最后广州的感染人数也就153个,我们有力的把这股风压下来了。也就是说在病毒株致死率比较高的阶段,我们要采取这样的办法。

全球主要国家每100万人确诊的比例,平均值是81000,中国只有254人,所以如果按照全球这个比例的话,中国确诊比例只有1/321,是美国的1/1155,这是实在的结果,也是我们践行生命至上的结果。

从死亡比例上来说,中国的死亡比例是全球平均数的1/233,是美国的1/892,这意味着我们保住了绝大多数在那个阶段受到感染有可能死亡的一大群人,这个人群数量是相当大,接近2,000万,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成绩。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现在这一年来我们面临着全国第二波奥密克戎,情况有些变化,为什么?

首先,奥密克戎的患病率更高。我们看看奥密克戎的生物学特性,它的传播力非常强。奥密克戎传到我国是2021年12月13日,在出现以前,我们国家累计的确诊数字是99,700多人,死亡人数是4000多,死亡率是4.65%,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数据了,算是比较急性的、恶性的传染病。

但是自从奥密克戎进来了以后,我们的累计确诊人数已经接近三倍,达到25万多人,累计感染100多万,死亡599人,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但基本可以反映总的趋势。死亡率是0.24%,早期会多一些,到了最近这两个月更低了,已经不到0.1%了,接近流感的水平。

奥密克戎来了以后,在中国的确引起了第二波感染,因为它的传染性非常强。我们要根据它的特点来制定我们国家的战略。

这张图是主要新冠病毒突变株,有一个部位叫做RBD(受体结合区域),专门跟身体生命细胞里的AC2结合,在贝塔、伽马、德尔塔时期,突变的越多就越容易逃逸疫苗的保护作用。到了今天的奥密克戎,变异是非常快的,在RBD上很多蛋白的氨基酸都出现了很明显的变异。

这个是用NextStrain数据库来展示新冠病毒的演变过程。我们知道不管是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或者是奥密克戎,都是独自生成的,不是由一个生成另外一个。

在奥密克戎出现以前,贝塔、伽马、德尔塔有变异,但是变异的不多,但是奥密克戎的变异非常快,现在总的突变率已经达到96.4%了,换句话说,还没有出现突变的只有4%,已经接近饱和了。它的突变越多,对疫苗的抵抗力就越强,传染的就越厉害,这是奥密克戎一个很大的特点。

野生株1个可以传3个,阿尔法株1个传接近5个,贝塔、伽马、德尔塔更高一些,到奥密克戎就很高了。越是往前的分支,传染系数或者说传播能力越强。

现在在广州是BA5,在北京是BA2.1.7,这些都属于奥密克戎,随着变化,它的传染性就越来越强。最近在新加坡出现XBB分支,在美国出现BQ1.1,它的传染性就更强。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用空间的隔离来解决。

奥密克戎的传播力很强,但它的致病率怎么样?这也是人们最关心的。大家知道20年前我们经历过一次非典,可以引起10%的病人死亡,那是一个很强的致病率。以前危害我们的天花、小儿脊髓灰质炎,死亡率可以达到30%,属于甲类传染病,必须要从源头上控制住。随着奥密克戎的传播越来越强,它的致病率是什么情况呢?

香港大学的袁国勇教授(Yuen KY)用仓鼠做了一向研究,发现奥密克戎种植到体内以后,主要在鼻腔上皮细胞增值的比较多,比其他的德尔塔、野生株高得多。也就是说,它在上气道的感染性远远高于其他病毒。

另一种是用类器官来做,现在是用动物的整体来做,著名的病毒学家卡瓦奥卡选择了几种奥密克戎,包括BA.2、BA.4、BA.5,用仓鼠来观察致病性。其中,德尔塔型野生株对仓鼠体重的影响很大,下降的很快,其他三个也有下降,但没那么明显。

从致死率来看,大家可以看到奥密克戎BA.4、BA.5几乎全部存活(纵坐标表示存活期,横坐标表示多少天感染),说明它的致病率很明显在减弱。BA.2、BA.4、BA.5,特别是后者两者,对仓鼠的支气管粘膜和气道上皮引起的病理变化明显减弱,而野生株对肺泡和气道都有明显的损伤。

2021年12月开始中国有了奥密克戎,无症状病人的百分率越来越高,已经接近90%。大家之所以害怕呼吸道传染病,因为比较怕它的症状很严重,会导致重症及死亡。现在无症状的越来越多,说明它的毒性越来越弱。

在一定的意义上来说,对于突发性呼吸道传染病,从传染病的教科书到一些专家都认为,没有症状的病人不等于确诊,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处于潜伏期,也可以是一个病毒携带者,也可以是康复期但还是阳性,所以没有症状的核酸阳性,不能认为是新冠患者。

所以最近我们国家也取消了公布无症状病例数,因为它不能够算一个病。我们身体里其实携带有很多病毒,随便举一个例子,可能搞临床的人都很熟,巨细胞病毒CMB差不多在人体里有百分之三四十,EB病毒也有很多,但是不发病,所以你不能说带有这个病毒但是没有症状,就说他是个病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说明奥密克戎的毒力是越来越弱。

我们再来看看真实世界,这是截至12月11日几个主要城市广州、北京、重庆、郑州的数据。感染数不太好说,因为查的越多,当然感染越多。最重要是确诊数据。确诊就是说你有症状,同时核酸检测是阳性,就可以考虑是确诊。但累计死亡非常少,在各个城市、南方北方都是这样。这几个城市9月份到现在以来,它的病死率已经跟流感差不多了,大概是0.1%。

我们做了一个大数据分析,这张图是疫情爆发以来新发病毒谱系“免疫逃逸”能力变化及病死率趋势图。免疫逃逸是指身体里有很强的B细胞、T细胞,这些淋巴细胞能够杀死病毒,但是由于病毒变异以后,这些体内的免疫细胞就认不出来这些病毒了,这就叫免疫逃逸。免疫逃逸越厉害,它的传染性就越强。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从全世界的计算来看,这两年死亡率都是增加的,但到了奥密克戎,虽然它的传染性越来越强,但死亡率越来越低。

20年前SARS的致死率大概是10%,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是30%,这两种病主要是侵犯肺部。下面这几种229E、OC43、NL63、HKU1都属于冠状病毒,也曾长期在人类世界中流行过,但是现在已经跟人类共存,它们主要影响的部位是上呼吸道。

现在的新冠肺炎在早期不但影响上呼吸道,而且很明显的会影响到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后来奥密克戎的出现,现在对肺的影响已经很少,甚至没有侵犯肺部,也就是说它的表现主要是上呼吸道的一些症状和感染以及类似流感的表现。

那么致病的话,我们一方面考虑它的病死率,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它所谓的后遗症。

后遗症的临床表现实际上有很多,都是在发病以后出现的疾病,是这个疾病好了以后大概4周以上还有的症状,但实际上它不是严格的后遗症。一般严格的后遗症是一辈子都有,但现在时间太短,很多像咳嗽、味觉嗅觉的丧失、发高烧、全身肌肉疼痛、脑雾、睡眠障碍、情绪改变等等这些症状,我们把它叫做后遗症,实际上也是现在奥密克戎的一些症状。

现在有一个看法,认为奥密克戎是北强南弱,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北方的新冠病毒是叫BF.7,实际上也是BA.5的一个突变,这两个是不是有很大的区别?基本没有。广州重庆的BA.5.2有一些变异,这样的变异使它的传播性更强。在北方是BA.5.2.1.7,正因为这样,又产生了更强的免疫逃逸,所以现在北方应该说它的情况一般是这样,潜伏期进一步缩短。

有时候患者在接触了病人以后,第二天就出现传染性,这个是大家现在都经历过的,那么大部分人在感染后一直没有很明显的感受,我们可以说是无症状感染。因为现在地方有些不测了,基数就不好说了。有一部分人有咽干、咽痛、干咳、头痛、发热等等,实际上从医学来看,只要不侵犯肺,只要不产生低氧,都不算重症,只是轻症。可能很不舒服,但是这个不舒服和医学上的重症、轻症是两回事,不是说你症状越重,就是你不舒服的感觉、疼痛越厉害的话,就说明你一定是重症,这是两回事。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应该说南边和北边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实际上现在在广州也有一些发热很高、全身疼痛也很明显,之所以北京看起来症状比较明显,可能跟气温有关系,也可能跟菌株进一步逃逸有关系。

所以我们还不能说这次病毒是北强南弱,或者说北京朝阳区的毒株毒力强,海淀区的毒力弱,现在还没有这样的依据,只是从一些个例中发现有这样一种情况。

刚才讲了症状和后遗症,后遗症是有一些争论的。一个是时间太短,新冠疫情只有三年,很多症状最终会慢慢缓解,缓解以后不见得就叫后遗症。

但是总的来说,不管叫不叫后遗症,奥密克戎比起德尔塔来说,这一类的症状少了很多,只有4.5%,德尔塔是10.8%,这是最近做出来的结果。

上面这张图是苏格兰一项大型队列研究,结果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查出来核酸阳性,但是发现他出现疲劳、头痛、酸痛这些症状和没有感染的差不多,没有什么差别。所以看起来,无症状基本上没有后遗症。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在感染前接种了疫苗的患者,出现后遗症的危险性进一步下降,像嗅觉、味觉、听力、焦虑、不安这些情况出现的比例下降了30%-40%。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奥密克戎的传染性非常强,但是致死率极低,同时主要表现为上呼吸道症状。

还有一个问题是大家关心的,阳了一次之后还会再阳吗?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到,卡塔尔全国数据表示,你得了一次新冠以后,在一年之内的症状保护率为76.2%,对感染的保护率可以达到78%,等于接受一次奥密克戎感染以后,再感染的机会就小多了。

另外一个资料是丹麦40万人的资料,奥米克隆当时是BA.5,二次感染的保护率达到92.7%,也就是说得了一次以后,第二次很难会得了。所以在这个意义来说,我是同意这么一个看法,你得了一次奥密克戎,尽管有些有症状或者有些没有症状,实际上就像打了一针疫苗,得到了一个自然的免疫,就能够抵更好地抵抗二次感染。

所以这说明奥密克戎的传染率很高,致病率很低,后遗症很低,而且得过一次对第二次又有很好的保护预防作用。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有这么一个初步的看法,经过不断的变异,新冠奥密克戎的致死率现在已经降低到0.1%左右,也就相当于季节性流感,而不是爆发性流感。

2009年的爆发性流感H1N1,中国有12万人感染,当时的死亡率是0.6%,是相当高的,但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死率降得很低了,只相当于普通季节性流感,所以说实在的,现在已经不叫新冠肺炎了,因为不存在肺炎了。

现在实际上就是上呼吸道感染,甚至简单的说就是新冠感冒。在这样的情况下,政策就应该有相应的调整。早期阶段死亡率高的时候,我们从源头就要预防它感染,现在就应该把重点放在防控重症。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预防感染的工作就不用做了,就全部躺平?不是的。你要全部躺平,很快就全市或者是整个大学都感染了,大学也不能上课了,整个医院的医生都感染了,医院要关门了,所以在防重症的同时,对感染的预防还是要重视。

从“20条”到“新10条”,体现了一个更好的精准防控,即防控优化,同时要实现习近平主席提出来的“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的指导思想,所以我们不是不防控,而是防控要精准。

这里很重要的工作是加强老年人的疫苗接种以及涉疫安全保障,特别是医护人员的保护,因为医护人员是我们第一线的健康卫士,所以对他们的保护也非常重要。

同时,我们也要非常注意优化学校的疫情防控工作。

遇到疫情的话,学校历来是我们保护的重点,所以要最大程度地保护师生健康,而且也要维持正常的教学秩序。当然已经有一些政策了,比如幼儿园、中小学等场地都要检查核酸,验明健康码才能够进入。

在没有疫情的学校要开展正常的线下教学活动,校内的超市、食堂、旅馆等等也要正常开。所谓没有疫情并不是说完全没有阳性,就有一两个阳性的话,我们很好地隔离,其他不要引起变化。如果有相当多的感染病例出现的话,要科学、精准划定风险区域。在精准区之外,要保证正常的教学和生活秩序。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校地协同机制,要共同搞好防控措施。

下一步的防控关键是什么?

我就讲两个,第一个是要加强疫苗的接种。这里头我举个例子,就像香港,以5月份为界,疫情形势发生变化。大家可以看看这个图,2月-3月的时候,香港曾经出现一个非常高的感染高峰,同时也造成了将近1万人的死亡。但是到了5月份以后,死亡的人数降低了10倍。这其中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如果对此进行分析的话,这些红的都是什么?都是没有接种过疫苗的、年纪大的人群。实际上在香港,60岁以上人口全程接种疫苗的概率在2月份还不到20%,比中国内地低,所以当时死亡率很高。

但是到了后来,10月-11月接种率是相当高,他们在这个阶段非常重视对疫苗的接种,同时也通过不少实验证实,不管哪种疫苗,三剂接种都是很有效的,所以他们的接种率已经达到很高了。

现在香港还有很多防控的措施手段,包括人员密集的地方,要有疫苗接种证明才能进去等。

香港现在是放开了,在上个月要开几个国际会议,当时就采用0+3的模式,来了以后可以三天自行隔离。所以香港也有采用一些措施,并不是完全躺平。但是疫苗是个关键。

那么大家也可以看到第三剂是这样,你看没有接种的疫苗年龄在80岁这些,病死率是非常高的。

三剂接种使得他们现在为开放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当然,有人也曾经根据香港的这种情况推测,因为香港只有1000多万人,但是在内地出现这样的情况的话,那将会有2亿多人得病,有100-200万人次,但是这样的一个推论,我觉得并不一定很恰当。因为当时他们接种疫苗的情况远远比我们内地少得多,我们接种了一定的疫苗的话,这种情况不会出现。

也可以看出,对60岁以上人群,我们加强免疫就是68.86%,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所以现在很重要就是,再打一针加强的疫苗,比如说你在打两针灭活疫苗的基础上,或者打三针灭活的基础上,再加强打一针,这样的话对感染的保护作用以及死亡的保护作用都会大大加强。

中国内地的疫苗到底有没有效?

香港曾经有一段时间认为灭活疫苗效果不好。而实际的情况是,我们在2月到7月的感染时段内,观察14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将近29万的奥密克戎BA.2密接者,结果发现灭活疫苗同源加强注射的保护率,可以是75%不得肺炎,可以有94%不会发展为重症,这非常有力地说明了三剂疫苗会有非常好的保护效果。

保护作用常常并不一定看它的抗体,因为我们发现三剂疫苗打完了以后,抗体没多久也就会下去,但其实不会,它的这种保护作用仍然存在。它当然有细胞免疫的成分在,这个是我们真实试验的结果。

刚才没有把上海包括进去,上海的统计这里头,统计的确诊跟感染数不一定很准确,但是死亡数有588人,这其中60岁以上为563人,占了95%。

但是60岁以上接种的覆盖率、基础的免疫和加强免疫比例是很低的,所以60岁以上,但是经过完全的加强免疫的人群,风险可以降低98%。你打了足够疗程的疫苗,有很好的保护作用。

张文宏教授团队的研究也对此做了揭示:

另外一个研究来自上海传染病研究院王伟炳教授的团队,可以看到,充分剂量疫苗的注射,感染保护率虽然不太高,但是它对重症的保护率几乎都达到90%,对死亡的保护率也可以达到90%以上。

这两个资料的发表都充分证明,我们中国的疫苗是管用的。有一些人宣传说中国疫苗效果差,这是不符合实际的。

所以刚才讲到要加强疫苗的接种,那么我这里头也进一步讲讲,我们怎么加强疫苗接种,有的已经打了三针了,再加什么?

下面这个试验展示了两针灭活疫苗再加上智飞的亚单位蛋白是很有效的。针对奥密克戎,三针都用灭活疫苗,它产生的抗体并不太够,但是两针灭活疫苗再加一针亚单位蛋白,抗体可以提高7倍。

如果是两针灭活再加一针腺病毒疫苗,和三针灭活疫苗比较的话,保护作用又能够得到增强,是从10.5到36.8。

如果是两针灭活疫苗加上市面上已经有的吸入腺病毒疫苗,它也能有效提高保护作用。

香港的结果同样是这样,对比三针灭活疫苗的抗体水平和两针灭活疫苗再加一针mRNA疫苗的抗体水平,就会发现mRNA疫苗也是不错的。

当然我们中国有自己的防护模式,但是并不排斥mRNA疫苗。我们现在国内已经有不少厂家生产mRNA疫苗,它不单是能够提高奥密克戎的抗体,同时也使得细胞免疫活性明显增强。

以上这些都是实验室的结果,那有没有真实世界的结果?我们可以看看这个,两针灭活疫苗再加一针亚单位蛋白疫苗,它保护预防感染的作用可以达到61.35%。

所以我们中国的疫苗不会比mRNA疫苗差,我们有信心,真实世界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一条,而且在一定意义上,特别是注射部位疼痛问题,我们的疫苗是比辉瑞和阿斯利康的疫苗的疼痛作用减少了很多。所以中国的疫苗有它很大的优势。

当前我们国家疫苗接种的策略是用同种疫苗继续加免。假如说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是时候了,因为春节也快到了,所以我们应该加强疫苗的接种,你可以种同种疫苗,它预防感染的效果不会加强很多,但预防重症的效果仍然很好。你用异种疫苗,就是说在两针灭活疫苗的基础上,加用一针亚单位蛋白疫苗,或者腺病毒疫苗或者是mRNA疫苗,效果会明显提高。

我们还要重点加强老年人和脆弱人群的免疫接种,除非很特殊的疾病,不太适合打疫苗以外,都要劝告他们来进行疫苗接种。

当然也要加强对医务人员的疫苗保护。我们现在已经开展鼻喷、吸入的方法,使得医务人员在接触很多病人的时候不被感染,而且我们也希望我们的药监局加强研发和审批鼻喷、吸入型疫苗,现在是非常急需使用。我们现在也在加快实验,希望能够很快推到市面上去。

最后,我想讲一讲加强个人的防护,我们知道对于个人来说,自我的保护还是很重要,要戴口罩、保持卫生、少聚集等等。

大家记住,我们的指导思想不是全部放开,我们必须保护自己,同时也不要因为自己的感染而恐惧,现在的奥密克戎相当于上呼吸道感染,它极少造成重症事故。大多数的感染者不需要去医院。一般是持续发烧,比如超过了3天还在发烧的话,要看看有没有其他什么情况,当然这样还是少数的。另外,囤积药物没有太大必要。

患一般慢性病的老年人也要打疫苗,比如说我有高血压,我有糖尿病,我有比较稳定期的肿瘤,我有比较稳定期的慢阻肺,这打疫苗是没有问题,而且国外都是特别鼓励这些人去打,减少感染。

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咳嗽产生的气溶胶,有时候比较厉害的话可以达到三、四米的传播,所以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下,我们要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我们的家人。

年轻人感染了新冠以后,重症率是非常低的。如果感染后没有出现什么预警的症状的话,我的建议是继续在家里头隔离。我们把更多的发热门诊和医疗资源放给更加需要的老年患者。

如果自我监测健康真的出现了可疑的预警情况,比如说发烧的时间比较长了,或者出现了明显的咳嗽,甚至有些急促了,还是要及时就诊。

奥密克戎到现在为止,无论是BA.4/5,还是BF.7,感染并不可怕,绝大多数患者在7-10天可以完全恢复。

有的人说,早也阳,晚也阳,不如早点大家一起阳。这样的话会有问题,中国人口基数很大,很短时间内出现大规模感染,不但影响正常的生活秩序,它还有可能导致新的变异株的出现,那就会出现新的问题。

此外,北方和南方的变异株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上呼吸道感染症状。每个人对这个病毒的反应可能是不一样的。

走到一个阶段以后,我们把防控更加优化,更加精准,这是一个过程。在中国这个过程不算慢,最宝贵的是中国在前一个阶段,通过积极的防控保护政策使得众多老年人能够得到保护,能够存活下来,这应该在国际上是一个极大的成就。

我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在明年初,我们国家将再度生机勃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与“脱钩”较量时,国企民企外企都是“自己人”

俄乌冲突两周年,G7竟又把矛头对准中国?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