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钟天使:训练艰苦的时候,延年乔年的事迹给了我动力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31 07:42

钟天使

钟天使作者

奥运冠军,中国场地自行车运动员

【导读】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健儿们大放异彩。8月2日,在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争先赛中,由钟天使和鲍珊菊组成的中国队以31.895秒的成绩夺得冠军,成功卫冕。 作为一名三十岁的老将,钟天使坦言,这次卫冕之路相比五年前的夺冠更为艰难,这也给她带来了更多的意义。作为顶尖运动员,在训练方面,她除了依靠团队的医疗与营养保障和科学的训练计划外,在精神上也需要有强大的意念支撑。 闲暇时,钟天使喜欢看剧放松。在看到最近热播的历史电视剧《觉醒年代》中,烈士陈延年和陈乔年英勇就义的片段后,她哭得稀里哗啦。“延年、乔年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依旧都能做到坚持自己,并且坚定地走下去。我们身处和平年代,有什么样的困难过不去?” 近日,青春上海联合观察者网特别制作“观学院·青春奥运”系列,邀请部分东京奥运会选手,讲述自己的奥运历程,敬请期待。

钟天使(右)与搭档鲍珊菊(左)登上了冠军领奖台上 图自视觉中国

我们赢了!

观察者网:从2016年里约奥运夺冠,到今年成功卫冕,你有什么感想?

钟天使:这块金牌对我来说非常惊喜。我到国家队后,一共经历了三届奥运备战。2012年伦敦奥运会我并没有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们具备很强的实力,并且也收获了金牌。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备战期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我们经历了疫情,搭档也在不断变化。

对于我个人而言,这5年的备战我经历了很多。不管是对战的变化,或者是身体伤病的变化,这块金牌带给我的不只是表面的荣誉,更多地反映了这段时间我的人生经历。面对不确定因素和人生变化,我获得了很多经验。相比上一届夺冠,今年的成功卫冕我收获了更多。

观察者网:备战本次奥运的过程中你还摔伤了肋骨,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

钟天使:这5年我经历的伤病不只是那一次肋骨受伤。那次肋骨受伤是一个意外,恢复时间有两三个月,属于比较快恢复的伤病。

对我来说更难的是膝盖和腰的长期伤病。这些伤病在训练当中不间断地影响我。有时候一上强度,可能膝盖有反应了,训练就要停止,训练计划就被打乱了。

在此期间,我有很强的动力和坚毅的心态。面对困难,我的目标明确不退缩。面对挫折,我就一件一件地去打败它,并且突破自我。这种心态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支撑着我继续往前走。

观察者网:教练如何帮助你调整心态,让你和队友做好准备去争夺东京奥运会的金牌?

钟天使:成功并不是只能靠自己,还可以依靠团队。这几年在我伤病不间断出现的情况下,是团队的医疗保障、营养保障和科学训练计划,帮助我克服困难。这一切都是围绕着这次东京奥运备战去进行的。依靠团队的保障,我克服重重困难,最终走向胜利终点。

我的进步同时也是团队的进步,团队的进步才能带给我不断的进步,我们相互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时代在不断的变化,如果我们的训练一成不变,那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且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身体的情况每年都会不一样。团队必须根据我自身的一些身体情况,比如说大强度之后的生理反应,去制定不同的训练计划和营养康复。这都是需要根据我自身的情况去不断变化的。

钟天使与搭档鲍珊菊夺冠 图自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备战奥运与日常训练有什么不同?

钟天使:日常训练的强度是比较大的,基本上是每天两次训练,上午下午各三个小时。备战会根据比赛所需要不同的肌肉类型,去制定不一样的计划。临近奥运赛前,更多的是调整状态。像我们短距离项目,就需要一个神经性的调整,使得自己神经完全放松下来。与此同时,肌肉也需要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

赛前调整方面,我们进行了大胆地调整。训练强度保持不变,但是把训练量减半。比如我们平时训练中要骑4~5个的量,到了赛前,我们调整为2个的量,砍了一半多,目的是最后让自己身体状态恢复到一个轻松的状态,以更好地去竞技比赛。

中国队夺冠后向观众席挥舞的国旗招手 图自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疫情期间的封闭式训练是否对备战造成影响?

钟天使: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影响。虽然疫情之前,在备战当中,我们周末是可以出去放松一下,看看电影逛街。现在没办法出去放松,我们就在队里,自己队员组织在房间里一起看电影,一块聊天、喝咖啡、喝茶。

虽说是封闭式训练,队里形成一个非常好的氛围,在非常紧张的训练之余,大家可以在一块放松身心。

观察者网:奥运防疫措施怎么样?

钟天使:东京奥运会的防疫措施还是不错的。抵达奥运村后,会发一个小袋子,里面会有每一天都需要收集唾液,然后每天都会进行检测,检测完后第二天会给我们反馈,如果有问题肯定会及时给我们反馈。

我们吃饭都是隔开来的,每个人都有独立用餐的空间。我们取餐的时候,先用脚踩式的消毒液洗手,再戴一次性手套去取餐。

我们中国队的防疫更加严格,要求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包括我们在房间里队伍小范围的开会,也必须得戴口罩,除非是睡觉洗漱时间。在训练场和比赛场,上场之前,我们也必须做好防护措施。像我们自行车项目是体能项目,有的时候比完赛下来戴着口罩特别闷,很难喘上气来,这种情况下,队里就安排了罩上脸部的透明面罩,在我们上道和下道比完赛后,马上把面罩戴上,尽可能地做到和外界隔离。

观察者网:伙食住宿还满意吗?纸板做的床睡得怎么样?

钟天使:住宿我觉得挺好的,伙食方面可能不太习惯。虽说选择种类样式不太多,但是吃的还是蛮可口的。

那个床我们抬过,特别轻。我第一天睡上去的时候,感觉床还是挺舒服的。床垫软硬比较适合。一开始我往床头一靠,还会担心不结实,但靠下去后就觉得比想象中要好很多。

东京奥运会的住宿环境 图源自网络

观察者网:奥运期间有和外国运动员交流么?怎么看待外界对中国运动员的评价?

钟天使:疫情期间,队里有要求,尽量不要和外国运动员有过多的交流。进行简单的打招呼即可,但不能有过多的接触。

至于外界的评价,其他的项目我不太了解。但是从自行车项目来说,国外运动员对我们中国运动员还是非常友好的。打个比方,当我们夺冠之后,各个国家的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都会祝贺我们,为我们高兴。

虽说因为这次疫情让大家没法很深入地去交流,但是我们互相之间还是保持基本的礼仪:见面打招呼,交换一下各国的小别针,这都是非常友好的行为。大家都是老对手了,相互之间也都非常了解。他们对我们的运动员非常友好,并没有负面的说法和评价。

从放弃到坚持,到用心感受

观察者网:你是如何与自行车这项运动结缘的?

钟天使:一开始,是因为我们区里的教练。我的启蒙教练来到我们小学招收运动员。那时候我应该是六年级,他往教室里看了一眼,发现我个稍微高,就让我和几个同学出来测一测立定跳远。教练看到我爆发力不错,就跟老师和家长说,让孩子跟他一块去训练试试。我去训练了大概一周多,回家就跟我妈说:“我要回家,我不要练了。”

当时真的很累。之前我在学校里没有参与过任何的体育项目,我甚至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运动细胞和运动天赋,而且我小时候有些体弱多病,经常有小感冒小发烧。但教练认为我可以。因此一开始训练,我是抱着强身健体的心态。到后面太累了坚持不住了,就跟我妈说不想练了。但在我启蒙教练的坚持下,我慢慢就走下去了。

观察者网:运动生涯中,哪些人对你的影响最大?

钟天使:这一路以来,其实每一步都有非常重要的人在影响着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每一位教练员都非常重要,包括启蒙教练王教练,如果没有他的坚持,可能我也不会到现在;上海的教练夏指导,也是通过非常严格的训练方式,让我有机会可以到国家队来。

到国家队后的第一任教练穆雷龙,是一位法国教练,在他的一些比较先进的训练理论和训练方式下,我慢慢地成长了起来,自己的竞技能力状态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好。

再到我第一届里约奥运会的教练本努瓦,在他的带领下,我从一名普通运动员转变成一名职业运动员。一开始我跟普通的运动员一样都在被动学习,教练让你练什么我就练什么。有时候累了,就偷偷懒。

但到了本努瓦教练那儿,他让我感觉到训练是为自己而练。人在比赛场上,能感受到观众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自己身上,那种“你就是冠军”、“你是全场焦点”的感觉无与伦比。以前我的训练非常被动,又苦又累,自己享受不到自行车项目的魅力。他让我领略到自行车项目的魅力,带给我的激情,带给我的速度感;本届东京奥运会的两个教练,他们在训练上不断变化,让我在成绩上有了新的突破。所以在我职业生涯中,每一位教练都是非常重要的。

钟天使在训练 图自视频截图

观察者网:作为自行车运动员,力量训练一般会做什么?

钟天使:骑自行车需要全身肌肉的发力,先说腿部和臀部。大家可能觉得骑车最主要是靠腿,但最主要靠的还是臀部。因为整个踏蹬的动作是需要靠臀。臀部就像自行车的一个轴,带动腿部踏蹬发力。骑车也需要很强的上肢核心力量去控制发力和保持车的平衡。

我最主要做的还是深蹲和六角杠硬拉。深蹲训练到的肌肉比较多,需要腿部、臀部、腰部核心都有很集中的力量。

观察者网:隔离期间还会坚持训练吗?

钟天使:还要正常训练的,我房间里有一个小型健身房,每天基本上是上午训练,下午休息。

至于训练的器材,在我们出发去东京之前,就把训练需要用到的器材搬到隔离房间里来了。力量器材设备有瑞士球、小哑铃、六角硬拉。

钟天使展示隔离酒店内的训练设备。中间是功率车,左下是六角杠铃加杠铃片,右下是哑铃  图自视频采访截图

观察者网:教练会监督你们训练吗?

钟天使:我们比较自觉。这里有一辆固定的功率车,可以保证我们的基础训练。但因为训练器材有限,所以训练时间比平时有所减少,基本维持在两个小时左右。

观察者网:对于想入门竞技自行车的朋友,力量需要如何提升?

钟天使:力量训练方面,大家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量力而行,不能一下子上很大的重量,而是遵循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像我的话,其实力量并不是太大,但是通过技巧,我可以把力量很好地转换到车子上。有些运动员力量很强,但他没法很好地把它转换到车子上。所以力量训练是因人而异。

观察者网:你也是环中国形象代言人,在国内推广自行车运动的过程中,你觉得大家对这项运动有哪些误解?对于中国自行车运动又有哪些期望?

钟天使:大家可能觉得骑自行车大腿都会变粗:骑车是靠腿去发力,腿发力多了之后,肌肉会变粗变壮。但其实不一定,不同的距离所使用的肌肉类型不一样,像中长距离和公路的运动员,他们身材是非常苗条的。而我们短距离竞速运动员需要腿部爆发力,所以才把腿练粗。日常骑自行车是非常好的有氧健身方式,它不仅能提高心肺功能,也能把腿练细。

虽说咱们是自行车大国,许多人选择骑车出行,但是自行车这项运动在中国并不热门。相比国外,中国参与自行车运动的群众基数其实不大。我希望通过我们竞技体育,能让大家更了解这项运动,并让大家喜欢上这项运动。我也期待政府能多出台一些推广自行车运动的政策,让大家多了解并且参与这个运动项目。

至于竞技自行车运动,中国有很多后备人才。各省市都有自己的自行车队,各队伍间良性竞争,为国家锻炼新人。未来奥运会的团队竞速赛要改制,将从两人项目变成三人项目,这要求运动员有更强的个人能力,也需要国家在自行车项目上有更多的投入。中国的国际竞争力非常强,很多国家并不像我们有那么多后备人才。所以我认为中国自行车项目会越来越好。最近两届奥运会的两块金牌只是一个好的开始,未来中国队会收获越来越多的金牌。

《觉醒年代》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

观察者网:训练压力太大时,如何放松自己?闲暇时喜欢做什么?

钟天使:放松的话,我会让自己分散注意力。感觉到有压力的时候,我就不去想训练和比赛的事情,看看剧和电影。我会找个环境好的地方喝下午茶或喝咖啡,通过这种方式放松自我,释放压力。

观察者网:最近在看什么剧?

钟天使:我最近在看《北辙南辕》。奥运会出发之前,我看的是《觉醒年代》,我觉得那部剧非常有意义。剧里我最喜欢的角色是烈士陈延年和陈乔年。虽然年纪轻轻,但他们的斗志和信仰非常触动我。

临刑前他们两人一同往前走,然后转过头来对着镜头微笑,准备英勇就义的那一幕让我哭得稀里哗啦。他们知道自己即将赴死,但他们的心情是释然的。他们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值得的,所以没有任何的遗憾和恐惧。他们是朝着真理往前走的。

他们的感人事迹,在我训练最艰难和痛苦的时候给了我动力和坚持下去的勇气。延年、乔年在如此艰难情况下,依旧能坚持自己,并且坚定地走下去。我们身处和平年代,有什么样的困难过不去?有什么样的痛苦熬不过去?

观察者网:隔离完回家后第一件事想做什么呢?

钟天使:第一件事是先回家好好吃一顿,之后希望带着家人一块出去放松一下。我其实跟家里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在一块了。这两年疫情加上今年的备战,距离上次回家已经有一年多了。未来希望有更多时间能陪陪家人。

观察者网:未来结束运动员生涯之后,还有什么规划和想法?

钟天使:暂且没有想法。原来的目标是把奥运会打好,再把全运会打好,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再去规划未来。我在自行车行业已经快有20年了,因此我很难会离开这个行业。未来还没有具体规划,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会离开自行车行业。

观察者网:近几年随着科技的发展,很多运动员他们的运动寿命延长,比如说足球界的C·罗纳尔多、梅西,他们已经35岁上下了,但他们运动寿命还能延续。

钟天使:自行车运动员运动寿命也有长的,男女运动员都有到40多岁的,本届东京奥运会也有40多岁的老将参加。说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科技训练手段的普及,未来运动寿命肯定会越来越长。

但我就不一定,一部分原因是伤病。经过这几年的训练后,我希望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做好自我调整,之后再去规划未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罗煜森
东京奥运会 东京奥运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官宣:中国队获铜牌!

2022年05月20日

花滑运动员朱易拟保送北大

2022年04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31日 07:42

训练艰苦的时候,延年乔年的事迹给了我动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拜登:美国倒退150年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