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成:博士返乡办婚礼,拒绝闹洞房!结果被亲戚嘲讽

来源:行业研习

2024-02-12 08:30

周新成

周新成作者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

【文/周新成】

近段时间,青年“断亲”现象引发公众与学界的广泛关注。

作为90年代中期出生的华北农村人,我半只脚从农业社会时代踩过,通过不断接受教育,读完本科又读了硕博,一步步走出乡土。所以我既能理解老一辈人对亲属关系的重视,也能理解年轻人的价值观念与生活方式。但是,今年春节返乡办了一场婚礼后,我更加理解了为什么一些年轻人要走上“断亲”的道路。

在一些家庭之中,不同世代之间的隔阂已经超越了“代沟”,转变成了“世代的隔膜”。

1.“小孩不懂事,你们大人也不懂事?怎么能听小孩说什么就是什么!”

由于我博士还没有毕业,年底阶段有一批报告、论文要尽快撰写、修改,以及由于家庭存在一些特殊情况,但我和妻子又想要尊重两方父母一定要在老家办婚礼的心愿,于是我们商量决定两边简单各办一下婚礼,只有我和妻子出席另一方的婚礼现场。待到我博士毕业后,我们会在武汉办一场草坪婚礼,邀请双方亲友及我和妻子共同的朋友出席。在我们的解释下,这个提议获得了两方父母的同意。

然而,在我们从妻子老家回我家、即将办婚礼的前两天,岳母在亲戚聚会上受到了一众亲友的“数落”与劝告:“女儿去办婚礼我们怎么能不去?那被男方那边看轻了怎么办?小孩不懂事,你们大人也不懂事吗?怎么能听小孩说什么就是什么!”

亲友的这些话语刺激到了我的岳母,使得她极其生气,也就导致我们前期的解释与劝告工作全都失了效,岳母把怒火倾泻到我们身上。在即将举办婚礼前,我的妻子不得不多次电话安抚我的岳母,好在我的岳父非常理解、支持我们夫妻俩的想法,也在中间做思想工作,从而避免了一场家庭矛盾。

从这个波折可以看到,老一辈秉持着传统而又统一的价值观,特别是在婚恋等重要的人生节点上,有着浓重而一致的价值观念及传统习俗。亲戚不会像父母那样还能够充分考虑到年轻一代的特殊情况,做出一定程度的调整与改变,只会依靠传统的价值观念与习俗模式,对年轻人“不一致”的行为大肆抨击,不仅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还导致小家庭内部、代际之间的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碎嘴”的“七大姑八大姨”自然在年轻人心中整体就呈现出较为负面的形象。许多年轻世代不再愿意与这些“七大姑八大姨”进行交流,因为两代人在价值观念、生活场域、行为方式的差异太大且难以弥合。

但是,年轻世代难以控制父母与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交流,而他们之间的交流往往会强化这一世代对年轻世代的不满,影响年轻世代与父母之间的双向沟通,自然就推动了年轻世代“断亲”行为的出现。一些年轻人甚至不是与亲戚默默断联,而是在激烈的矛盾冲突后与一些“碎嘴”亲戚“决裂”,甚至与父母都出现了“断联”乃至“断亲”行为。

2.“一个家族出一个博士,婚礼怎么搞那么小气?用两、三百条烟又算什么?”

实际上,考虑到个人情况及家庭因素,我原本坚决不打算在老家办婚礼,但后来考虑到我们父母作为60年代出生的华北人,一辈子生活在乡土熟人社会中,具有浓厚的传统伦理观念,受村庄面子竞争氛围的浓厚影响,他们怕不办婚礼被人笑话太小气——在我老家,一般来说,农民家庭办婚礼至少要花费八、九万元,而礼金一般能收到一至两万元,净亏损几万元。我还没有毕业工作,父母年近六十亦无正规工作,对他们来说,这笔亏损并不小。

想到父母不愿意在熟人社会丢面子,并且,我能够成为家族乃至一个乡镇少有的博士生,还在博士在读期间就结了婚,解决了“终身大事”的问题,这也让我们的父母卸下了心理重担,完成了同样属于他们的重大人生事务,他们感到十分骄傲。

记得在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里家里极其贫困,母亲到同村熟识的一家农资店购买化肥,和老板说“先赊一下账”,虽然老板按照乡土社会的办事逻辑同意了赊账,但却出言嘲讽我家的贫穷。这极大地刺激了我的母亲,此后,她常常以这件事情激励我一定要好好读书,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

我想,父母也想通过办婚礼来“扬眉吐气”一下。于是,我同意了在老家办一场婚礼。但是,我再三要求一定不要搞婚庆等仪式,一来减轻成本,二来我和妻子确实都不喜欢这些仪式,不想结婚准备太多东西,搞得特别累,只想简简单单办一下。尤其是华北地区的“拦门”“闹洞房”仪式,会夹杂着一些粗俗的荤段子和越线行为。我妻子来自湖北,我的岳母再三叮嘱我坚决不能搞“婚闹”行为,我和妻子自然也不愿意搞这些。

河北秦皇岛的一对新人,在结婚那天被亲友用灭火器喷了一身烟雾粉尘(图自社交媒体)

但是,很快有亲友在我父母面前说:“一个家族也就出了一个博士,怎么能把婚礼办得太小气?怎么能不让人家在路上拦婚车?怎么能不让‘拦门’‘闹洞房’?用两、三百条烟怎么了?你们还能出不起吗?”(在我老家,拦婚车、拦门、闹洞房,一般都是要烟,一条烟220元,两三百条烟四至六万元左右。我的一位堂哥2023年国庆期间结婚,婚礼期间一共用了180多条烟,价值约四万元)。

父母这一代人平时极其能吃苦,极其节俭,但在人生大事上为了面子展演,在乡土习俗与消费主义双重驱动下却极其“舍得”花钱。然而,对我们年轻一代来说,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更追求舒适,消费是为了自我的身心愉悦;在人生大事上,我们反而不会那么铺张。

更为关键的是,父母的面子展演是在乡土熟人社会、在血缘与地缘关系范畴;而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在乡城迁移过程中、在接受现代教育过程中,我们逐步从物理空间与精神空间两个层面脱离乡土世界,“学缘”关系和在地化的地缘关系对血缘关系、乡土地缘关系产生了替代,我们更加追求以自我为中心,建立圈层化的社交关系,而非以乡土熟人社会结构为场域,建立网络化的熟人社会关系。

换言之,在长距离流动过程中,我们在伦理文化与价值观念层面离乡土世界越来越远,父母所珍视的乡土伦理、社会规范在我们这里已经失效,甚至成为了“落后”的习俗。

我想,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年轻人与一些亲戚进行“断亲”将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但是,社会关系的加速断裂确实也会对年轻人、对家庭以及对整个社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不同世代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共同进步。毕竟,“关系”始终是“互动”的,只有双方都动起来,做出改变,才能够创造更好的社会关系互动形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行业研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