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堡垒”——深度解析制裁下的俄罗斯经济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11 19:14

周毅

周毅作者

观察者网编辑

【文/观察者网 周毅】

俄乌冲突已经持续将近半月,在正面战场之外,美国及其盟友对俄罗斯不断升级经济制裁,才是俄罗斯如今面临的最大困难。在几乎完全被踢出了全球贸易的情况下,俄罗斯整体经济和国内民众生活,现在怎么样了?

日前,观察者网和俄罗斯本国民众,以及身在俄罗斯的留学生进行了对话。不少受访者表示,西方消费品牌的退出和国际支付渠道被斩断,确实对生活带来了一些影响。但是总的来说,目前俄罗斯国内基本民生物资供应充足,制裁的实际影响并不大。

不可否认,在西方国家一系列制裁之下,卢布暴跌,很多俄罗斯百姓的财富突然间缩水,这给很多无辜民众带来了伤害,有俄罗斯人出现了反战情绪。但在基本物资供应不至于崩溃的前提下,也有大量俄罗斯人愿意将国家意志视为高作一切的存在。

那么,俄罗斯经济面对制裁仍能屹立的秘诀,究竟是什么?答案藏在五个字里——“俄罗斯堡垒”。

从现象到理论,本文将为大家深度解析“俄罗斯堡垒”的运作机制。

西方经济制裁之下,俄罗斯现状如何

梅尔尼科娃(音译)就职于莫斯科24电视台。她对观察者网表示,俄罗斯境内很多外国品牌服装店、化妆品店和奢侈品店已经关掉了,现在走在商场里,看到很多地方关门确实不太习惯。不过因为她自己的衣服多数网购自阿里和SHEIN,梅尔尼科娃表示目前自己受到的影响不是很大。

当然,西方国家的金融制裁确实带来了麻烦。梅尔尼科娃的丈夫在国外,以前夫妻间是通过Paypal转账的,可以免收手续费,现在他们不得不去寻找Paypal的替代品。

梅尔尼科娃对观察者网表示,现在新闻议论纷纷,有报道称俄罗斯受到的制裁已经超过了伊朗,但是她相信,俄罗斯可以克服西方制裁带来的麻烦。2014年俄罗斯被制裁后,国内食品行业已经发展起来了,国外奶酪等食品完全可以找到优质的国产替代品。如今她已经可以看到有的香水店在用俄罗斯品牌替代国外产品,“这很棒,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它们。”

 

莫斯科红场附近的猎人商行地下购物街多数店铺已经关门 受访者供图

马耀然(化名)是重庆人,自小在圣彼得堡长大。他对观察者网表示,现在每天都不断有公司从俄罗斯撤走,进口货物不再像往常那么多,未来物价可能要上涨。但他自己目前不在城里,还没有全面地感受到制裁对当地产生的影响。但据他猜测,卢布贬值,当地华人肯定要遭受不少损失。

马耀然说,对于当地普通居民而言,俄罗斯境内Visa和Mastercard不能再申办和使用,这是对大家最大的影响;在商业方面,最明显的感受就是卢布对美元贬值,俄罗斯央行调高利率到20%(2月28日),“大多数(以卢布计价的)生意的利润和银行利率没得比。”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MJIMO)留学生冯文轩(化名)表示,虽然国外银行卡用不了了,但是俄罗斯本国发行的银行卡依然可以正常使用,不过苹果支付系统Apple Pay肯定是用不成了。此外,国外一些品牌的手机、耳机和数据线也在疯狂地涨价,包括路边摊的烤包子等食物价格,也以10卢布20卢布的速度在往上涨。

“卢布贬值得非常快,等于说很多俄罗斯老百姓口袋里的钱莫名奇妙地、突然之间就少了一半。”冯文轩说,自己就亲眼看到很多俄罗斯人排队去ATM取现金,把它们换成其他外币。他们很害怕手里的卢布越来越不值钱。

在俄罗斯留学生的郭洱(化名)也聊到了这一点。卢布贬值以后,中国留学生群体买东西的成本其实是下行的,“相当于半价”。除了有些中餐馆涨价以外,其他都没涨价。虽然地铁站和公交站不能刷手机支付,但超市等其他场景依然是可以用手机支付的。但是银联卡在俄罗斯暂时刷不了,Visa卡也被停了,这个问题给不少人带来了麻烦。

在冯文轩看来,西方制裁对俄罗斯百姓的影响因人而异。制裁对低收入和底层百姓的影响其实不是特别大,柴米油盐酱醋茶等基础物资是不会涨价的,他们本身也买不起昂贵的国外商品;但是想要改善一点的消费就不一样了,食物、车子、手机……西方制裁影响是比较大的——自然对于俄罗斯寡头和富豪而言,此番经济制裁的影响就更大了。

聊到身边人,冯文轩感觉周围俄罗斯人对政局的热情相比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而言,消退了很多。一个直观的印象是:此次西方对俄制裁后,同学、老师和当地百姓脸上都没有了笑容,生活变得死气沉沉的。

冯文轩对观察者网表示,目前和普通人生活有关的西方品牌,比如H&M和ZARA基本都已经退出,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和星巴克等品牌,也随着制裁逐渐消失。仅仅从价格上来看,这些品牌原本是对留学生比较友好的,但是制裁之下大家的选择空间变少了,大家不得不转向一些价格更为昂贵、口味欠佳的俄罗斯食物,“感觉俄罗斯和整个世界都脱轨了。”

让冯文轩难忘的是,俄乌开战那天,一个乌克兰同学坐在教室角落里,在不停地和自己家乡亲人发消息,感觉她挺无助的。从周围人表现出来的情绪看,的确有一些学生感到迷茫和困惑,有反战情绪,但是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把国家安全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俄罗斯堡垒”——解读俄罗斯经济的关键词

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金融等领域对俄罗斯先后进行了90多轮制裁,其中就包括冻结相关人员资产、切断俄罗斯大企业与西方的联系等。本次俄乌冲突之后,更有多家俄罗斯银行被踢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

但在这种严厉的打击下,俄罗斯尚能维持基本经济运转,秘诀何在?

“俄罗斯堡垒”(Fortress Russia),是对如今俄罗斯经济体系最形象的描述。

“俄罗斯堡垒”指的是在西方常年的经济制裁下,俄罗斯建立了一套有抵御能力的、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梅尔尼科娃提到的国产食品、化妆品行业,很多就是2014年后这套体系的成果。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路透社指出,“俄罗斯堡垒”体系还体现在众多数据中:经常账户盈余(出口多于进口)相当于GDP的5%;债务仅占GDP的20%,且只有一半是美元;拥有643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丰厚的石油及天然气收入。

“这些是俄罗斯因克里米亚事件遭到制裁后多年储蓄的结果。”

 

俄罗斯外汇储备(美元计价,红线)及其GDP占比(蓝线) 路透社报道截图

在“俄罗斯堡垒”的所有含义之中,“去美元化”(De-Dollarization)无疑是最重要的一环。美国方面自然也关注到了这个趋势。

美国国会研究局(CRS)2021年报告指出,2014年以来,俄罗斯政府加快了去美元化的步伐,俄罗斯总统普京呼吁去美元化以“隔离”(insulate)美国现有和未来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影响。在美国方面看来,俄罗斯的去美元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俄罗斯政府减少了自己持有的美元;在2013年到2014年之间,俄罗斯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减少了一半以上;俄罗斯政府还宣布,到2021年7月5月在国家福利基金中彻底排除美元,预计2028~2030年,理论上将完全摆脱美元的束缚。

其次,美元在俄罗斯历年贸易中所占份额有所下降。俄罗斯通过与中国、印度、土耳其和其他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签订协定,优先使用非美元货币进行双边贸易。俄罗斯主要的国有能源公司也开始用欧元和卢布进行交易。

此外,俄罗斯发展了自己的支付系统Mir(意为“和平”和“世界”),以帮助该国减少对现有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全球支付基础设施的依赖;同时俄罗斯建立了本土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

CRS认为,这些措施显著改变了俄罗斯当前的贸易结构。

2020年第四季度,在俄罗斯向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的出口贸易中,仅有约10%的账单是用美元开据的(invoiced),远低于2013年95%的高位水平。不过在CRS看来,总体而言,俄罗斯一半的出口贸易仍然是以美元计价的。

 

CRS报告截图

今年年初,英国《金融时报》(FT)发现,据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2021年美元储备约占俄罗斯总储备的16.4%,较2020年6月22.2%的水平已经进一步下降。此外,俄罗斯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储备是欧元,21.7%是黄金,13.1%是人民币。

 

俄罗斯黄金储备明显增加 FT报道截图

2018年,作为俄罗斯最主要的主权财富基金的储备基金正式取消,自当日起合并到国家福利基金中。而自2008年设立起,俄储备基金一直以该国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收入累积而成。近年来,其资金一直用于补贴俄罗斯预算赤字。在英媒看来,这大大提振了俄罗斯国库。

同时“俄罗斯从第一次(2014年)制裁中吸取了教训”。报道称,俄罗斯学会了减少对外国投资者的依赖,企业们同样如此:来自外国银行的公司贷款已从2014年3月的1500亿美元下降至2021年的800亿美元,削去了一半。

被西方逼出来的“俄罗斯堡垒”,理论基础是什么?

“俄罗斯堡垒”并非西方媒体的发明,而是俄罗斯自己的长期战略。

其实早在2005年,俄罗斯外交政策研究基金会(FPRF)旗下期刊《全球政策中的俄罗斯》(Russia in Global Affairs)就曾刊发过同名文章,专门论述过俄罗斯堡垒的相关概念。

该期刊由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SVOP)、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学院共同主办,可视为代表俄罗斯的官方立场。

网站截图

文章抛出一个重要理论命题:美元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下,被孤立的国家为何也能生存。

从底层逻辑的角度,文章解释了俄罗斯堡垒策略的理论基底。

文章称,俄罗斯全社会对于国家的共识是:俄罗斯必须成为国际社会的积极成员、深度融入全球政治和经济系统。站在这个角度上,俄罗斯和所谓全球文明(即西方秩序下的国际社会)的孤立意味着灭亡。

但另一方面:孤立主义(Isolationism)依然是可行的,而且该政策对俄罗斯至关重要。

孤立主义是一种在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和宗教等方面,和外部国际社会联系较少的国家存在模式。它的一个显著表现是:外力影响远低于内因作用。比如19世纪的美国,由于地处偏远,那时的美国就是一个相当孤立主义的国家。其对外贸易占GDP的比例不到5%(俄罗斯近年处于45%-50%区间),但是这种孤立主义并没有阻止美国当时在全球GDP的排名中取得领先地位。

 

俄罗斯和美国对外贸易占GDP比重变化(参考1990-2020数据)  世界银行截图

言下之意,从理论上来说,西方制裁封锁俄罗斯对外贸易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的死亡。

文章称,孤立主义意味着和外界接触不频繁,而不是意味着视外部社会不存在。比如说在军事领域,孤立主义国家也会维持自己的军队。孤立主义的国家仍需要“了解敌人的一切”。

可能大多数俄罗斯人会直观地觉得,孤立主义是一种类似苏联式(Soviet-style)的经济生活,大家在商店门口没完没了地排队。但文章指出,苏联模式和现在俄罗斯经济是明显不同的:苏联时代的经济模式并不基于市场经济,而现在的俄罗斯经济是市场的。

文章强调,市场(market)和开放(openness)之间不是完全等义的。世界上有“开放市场”和“闭关锁国”,也有“开放的非市场经济”(例如中东产油国)和“以市场为导向的封闭经济体”(资本主义萌芽时期几乎所有国家都有此特征,比如当年身为商业共和国的荷兰)。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所有的(以市场导向封闭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成为了经济巨人。”

这篇2005年的文章还抛出了一个问题:俄罗斯人均GDP想要追上美国,需要什么样的增长速度?文章提到,彼时俄罗斯的实际GDP是美国的1/12-1/10,把卢布汇率算进去可能会降到1/16,那么初步预测,未来30年(以2005为底)俄罗斯的GDP增速要比美国高9%。这就是说如果美国GDP增长了2%,俄罗斯GDP则需要增长11%。

文章直言:这很难实现。

虽然在俄罗斯全员动员之下,这个数据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对于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它是完全不可行的(completely unfeasible)。因为全球经济系统就像一个连通器(communicating vessels)。各国实力不同,但是资本流动和货币汇率波动将会把各国经济增长率拉回平均水平——这不意味着全球经济会束缚各国发展,但是开放体系下的俄罗斯GDP不可能年年增速是11%。

 

连通器的顶部(可理解为文中的GDP常年增速)是相对平稳的 社交媒体截图

文章称,在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构建的全球秩序下,俄罗斯即使工业化水平和其他国家一样,GDP依然相对不乐观,无法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缩小差距。俄罗斯人口比美国少50%,经济体量相对更小,在西方文明为主导的全球秩序之下,俄罗斯人民为经济建设付出的巨大努力,其成果都会流向全球经济这个“连通器”的其他部分。

西方国家也不会坐视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即使外国资金涌向俄罗斯,美国及其盟友也会用非经济的方式切断相关渠道,西方国家不希望俄罗斯以西方资本为代价变得强大。文章写道:“这就是我们(俄罗斯)的经济。”

 

VTB Capital被视为俄罗斯吸引资金工具,伦交所此前暂停其交易资格 英国卫报截图

综合理论依据和现实压力,文章认为,如果俄罗斯采取措施,在国家政治权力和资本之间划分界限,并进行合理的布局,被孤立的俄罗斯经济也可以生长出金融自由主义,甚至可能让俄罗斯的资本主义制度成为全世界最有效的制度。

文章称,封闭的经济体可以发行特别政府债券,这在开放经济体中是不可能的;封闭的经济体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动荡不敏感,那些“从别人的麻烦中获利”的人(比如动物中捕猎为生的狮子,以及二战后的美国)将捞不到好处。“这对俄罗斯是很现实的。”

这篇文章还为“孤立主义的俄罗斯”勾勒了一些可行的举措:比如固定汇率、金本位、强硬的外交策略、刺激建立新工厂或扩大旧工厂、反垄断并鼓励市场竞争、规避军备竞争、强化意识形态、禁止外国组织和个人创办的所谓公共协会和非商业伙伴关系组织(比如非政府组织NGO)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该文章特意提到了打击腐败并维持治安的理念。它提议把对工商业主的敲诈或索贿视为侵犯国家切身利益。文章建议,如果某地政府高级官员采取影响其他企业自由进入当地市场的策略来为自己的生意牟利,将被视为犯有等同于叛国的罪行。

文章强调,孤立主义意识形态的基底,是通过设计新理念,而不是政治禁令来实现的。俄罗斯堡垒是对俄罗斯经济、社会和外交政策内在的修正,在需要它的时候,应当保持不变,以让俄罗斯应对下一场冷战,甚至热战。当外国不再威胁俄罗斯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放下这些概念,回归国际社会。

制裁之下鹿死谁手?西方意见不统一

在美元为主导的当前国际经济秩序下,俄罗斯堡垒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被西方国家逼出来的。英国《金融时报》认为,该政策缓冲了西方制裁的威胁,但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FIIA)访问学者沙吉娜(Maria Shagina)却表示,俄罗斯堡垒的稳定“是一种后苏联式(post-Soviet)的稳定,这种稳定意味着牺牲经济增长。”

放眼整个西方舆论界,对俄罗斯堡垒实际效果的评价是不同的。

在英国路透社看来,俄罗斯为抵御制裁而建立的经济防线,恐怕将随着时间的拉长而瓦解。

来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美国智库)的贸易和制裁专家斯科特(Jeffrey Schott)认为:“制裁将迫使俄罗斯为越来越多的活动自筹资金,从而限制其对工业和军事的投资。”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分析师则认为,俄罗斯的自给自足不是国家进步的秘诀。

路透社认为:“从长远来看,俄罗斯经济不太可能经受住西方国家同步制裁的冲击。”

 

路透社报道截图

美国《纽约时报》认为,俄罗斯堡垒及去美元化努力,减少了美国通过美元来扼杀俄罗斯经济的能力。但俄罗斯的努力不过是为制裁提供了缓冲,并不是坚不可摧的盾牌。美国酝酿的“最严厉制裁”可以说“肯定会取得突破”,并造成潜在的毁灭性破坏,尽管在此过程中西方经济也要经历“挥刀自宫”。

文章称,对于像俄罗斯这样庞大且参与全球一体化的经济体而言,如此严厉的措施几乎是史无前例的。曾是美国对伊朗制裁小组成员的菲什曼(Edward Fishman)扬言,俄罗斯政府可能没有意识到俄罗斯经济依然脆弱,“他们可能过于自信(overconfident)。”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摩根士丹利全球战略部总监鲁夏尔马日前在《金融时报》撰文称,普京为俄罗斯打造了坚不可摧的“俄罗斯堡垒”战略,很有可能会削弱西方的威胁与威慑。

据观察者网早先报道,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教授亚历山大·斯克罗波加托夫表示,俄罗斯可以自给自足,居民的基本物资供应充足。未来一两年,俄罗斯人的物质生活将受到重创,但毋庸置疑的是:长期来看,俄罗斯经济将适应新的环境。

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高级分析师伊戈尔·尤申科夫提醒道,哪里有制裁,哪里就有反制裁。制裁战的倡议者们已经感受到,对俄罗斯前所未有的压力是把双刃剑。专家们警告称,如果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在能源资源贸易等领域都发生对抗,那么所有人都将蒙受巨大损失。

布尔泽夫(音译)在俄罗斯航天集团工作,负责卫星轨道检测。他个人很喜欢“同志”这个叫法。他向观察者网表示,目前俄罗斯国产商品的价格要么是没有涨多少,要么是没有涨。虽然进口商品在涨价,但是总会有替代品。

“像麦当劳这样的公司已经离开了,这很好,它们(油炸类快餐)对人们健康带来的伤害也会减少;女生喜欢的意大利和法国品牌没有了,这确实是一种损失,但是俄罗斯一直在生产衣服,供应没有任何问题。现在来自中国的很多服饰品牌,价格已经不逊于欧洲品牌。在交通方面,外国汽车肯定会涨价,零部件也很难买到了。此外,现在日本车还没有完全退出俄罗斯,但可能以后也会受到影响。”

布尔泽夫表示,制裁在某些意义上是有益的,不过俄罗斯国产替代的效果到底如何,还需要观察。比如俄罗斯之前的进口替代计划实际上并不是特别成功:很多不能直接交易的国外商品,是拆分成零件进入俄罗斯国内再进行组装的。“技术实际上还是国外的。”

布尔泽夫说,或许在某些问题上,俄罗斯和中国人的意见相左。但是这次西方制裁让大家都可以看到,美国的政客非常无理。他们所到之处一片混乱,连美国公民都没有真正看清他们政府的所做作为。有时美国人自己都开玩笑说,美国政府想颠覆世界。

“苏联解体时,乌克兰是当时世界上经济最富裕、最稳定的共和国之一。当民众在莫斯科商店门口排起长队时,基辅的物资供应却一切如常。但情况很快变了:乌克兰大量资产被出售,政府腐败猖獗。哪里出现动乱,哪里就散布着西方的宣传。乌克兰成了美国的试验场。美国通过宣传工作和歪曲历史的手段来控制乌克兰人民,结果证明美国的这个方案是非常成功的。他们高喊荣耀,可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荣耀?如果乌克兰彻底毁灭,那么可以说:这30年来,这些人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乌克兰士兵佩戴纳粹标志“黑太阳”符号 互联网档案网站Wayback Machine截图

参考资料:

CRS.De-Dollarization Efforts in China and Russia

Chinadaily.Russia's de-dollarization drive more than symbolic

TheStar.How Russia spent years sanctions-proofing itself from the West

Putin, Facing Sanction Threats, Has Been Saving for This Day

FT.Moscow’s sanction-proofing efforts weaken western threats

Analysis: Russia's economic defences likely to crumble over time under sanctions onslaught

中国经济外交观察.俄罗斯“去美元化”努力成效几何?

许文鸿.去美元化:俄罗斯在俄美金融战中的反击

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均使用化名。(外国受访者中文名系音译)

观察者网刘东峰等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周毅
金融制裁 美国制裁 制裁俄罗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网财经-海外

谷歌俄罗斯分公司申请破产:账户被政府查封

2022年05月19日

美国证监会主席:更多虚拟币会崩盘

2022年05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11日 19:14

“俄罗斯堡垒”——深度解析制裁下的俄罗斯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当选总统:寻求对华关系升级,有分歧不找美国

美政府20年来首次公布:美国枪支年产超千万,还进口400万

又一北约盟国总统反对瑞典芬兰加入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美国为瘫痪俄石油产业酝酿新招

建立“15分钟采样圈”是否成本过高?国家卫健委解答

美股创两年来最大跌幅,耶伦呼吁取消部分对华关税

菲当选总统:菲中关系将“提升至更高层次”

北约刚想为两国申请投票,土耳其火速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