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左千户:商务部对澳葡萄酒发起反补贴调查,澳大利亚慌不慌?

2020-09-05 09:11:4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千户】

近日,中澳关系暗流涌动。

八月的最后一天,中国商务部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发起反补贴立案调查:

8月31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该产品英文名称:Wines in containers holding 2 liters or less,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22042100。本次调查通常应在2021年8月31日前结束调查,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022年2月28日。

本文就同各位掰扯掰扯澳大利亚葡萄酒二三事。

进口葡萄酒在中国的基本情况

虽然唐朝就有诗歌提到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但在今日的中国,相对于啤酒、白酒甚至黄酒,葡萄酒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依旧属“弱势群体”。

不过,中国葡萄酒消费量毕竟已晋升世界前列,因此即使市场份额低,若看量值,也是相当可观。再加上,国外酒庄和国内酒商认为目前中国人均葡萄酒消费量还很低,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因此近年来国外葡萄酒酒庄和销售代理纷纷想来中国分一杯羹。

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中国葡萄酒进口数量为61550.0万升,2019年1-12月中国葡萄酒进口金额为244204.3万美元,

相关报告: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葡萄酒行业竞争格局及经营模式分析报告》

按来源区分,进口葡萄酒可以分为新旧世界两个阵营。“旧世界”主要指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等欧洲葡萄酒生产国,这些国家一般都有上千年的酿酒历史;“新世界”即欧洲以外的国家,具有代表性的有智利、新西兰、美国、南非、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它们种植葡萄和酿制葡萄酒的历史相对较短。

一般来说,从“旧世界”进口的葡萄酒单价要高于“新世界”的同类,而“新世界”的葡萄酒一直在侵蚀“旧世界”的市场,其中澳大利亚、智利势头最猛。正如《葡萄酒E周刊》在《2019年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报告》一文中所提:

“从量值综合计,澳大利亚取代法国成为中国第一大葡萄酒进口来源地,市场份额35.54%。以进口量计,智利以15万千升首次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酒来源地。法国虽然还是中国第一大瓶装酒进口来源地,但是澳大利亚和智利紧随其后,超越只是时间问题。”

资料图来源:《葡萄酒E周刊》

然而,世事瞬息万变,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庄庄主如今对这话或许有更深“痛的领悟”。

如奔富酒庄(PENFOLDS)隶属于澳大利亚的富邑集团(TWE),是澳大利亚最著名也是最大的葡萄酒庄,在中国国内市场有较高的知名度。其在中国市场主要销售的就是750毫升玻璃瓶装的葡萄酒——来,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商务部今年第35号公告,“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

跟前段时间印度那种不考虑国内产业链情况,不分品类直接延迟所有产品的清关不同,葡萄酒这种产品在中国的替代性很强,产业链很短,只涉及物流和终端销售,而且是非必需品。换而言之,八月之后,澳大利亚葡萄酒还能否在中国市场左打法国,右踢智利,这里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在天猫销售的澳大利亚红酒

进口葡萄酒的税率计算

一般来说,一旦确认出口国存在补贴等不正当的贸易行为,进口国将对出口国采取包括提高关税在内的惩罚性措施。

目前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关税方面对比其他国家是有优势的。在中国,正常的进口葡萄酒关税是14%;自2015年12月20日中澳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以来,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关税税率从14%降至11.2%。根据协定条款,协议签订后的每年1月1日起,该项关税税率都会比前一年低2.8%,到2019年,从澳大利亚进口的葡萄酒关税已经变成0。在当前中国海关的协定税率表中,生产葡萄酒的国家里只有新西兰、智利、澳大利亚、格鲁吉亚这四个是零关税。从进口量来看,澳大利亚获得的好处明显也比较多。

顺便提一下:如今中美贸易战正酣,中国对于原产于美国的葡萄酒,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的基础上加征40%关税。

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22042100进口瓶装葡萄酒现行税率如下,一共三种:

1、关税:税率14%,关税=(到岸价格*14%);

2、消费税:税率10%,消费税=[(到岸价格+关税额)/(1-10%)]*10%);

3、增值税:税率13%,增值税=(到岸价格+关税额+消费税)*13%)。

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中国葡萄酒进口数量为61550.0万升,2019年1-12月中国葡萄酒进口金额为244204.3万美元。我们取平均单价,一升葡萄酒的单价是244204.3/61550.0=3.96美元,一瓶750毫升葡萄酒的单价就是3.96*0.75=2.97,约为3美元。

下面我们来计算一下从各个不同的葡萄酒生产国进口葡萄酒要交多少税款以及它们的成本对比。为了简化过程,暂时不考虑运费情况,到岸价格取平均价格3美元,美元汇率取当前汇率——1美元可兑换6.84元人民币。

如果从法国进口一瓶葡萄酒:

关税:14%,3*14%=0.42

消费税:10%,[(3+0.42)/(1-10%)]*10%=0.38

增值税:(3+0.42+0.38)*13%=0.94

正常需要缴纳的税款是:关税+消费税+增值税,即0.42+0.38+0.94=1.74

一瓶法国葡萄酒在中国的成本是3+1.74=4.74美元,约32.42元人民币

法国葡萄酒的综合税率是(1.74/3)*100%=58%

如果从澳大利亚进口一瓶葡萄酒:

关税:0,3*0%=0

消费税:10%,[(3+0)/(1-10%)]*10%=0.33

增值税:13%,(3+0+0.33)*13%=0.43

正常需要缴纳的税款是0+0.33+0.43=0.76

一瓶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的成本是3+0.76=3.76美元,约25.72元人民币

澳大利亚葡萄酒的综合税率是(0.7666/3)*100%=25.33%

如果从美国进口一瓶葡萄酒:

关税:14%+40%,3*54%=1.62

消费税:10%,[(3+1.62)/(1-10%)]*10%=0.51

增值税:13%,(3+1.62+0.51)*13%=0.67

正常需要缴纳的税款是1.62+0.51+0.67=2.8

一瓶法国葡萄酒在中国的成本是3+2.8=5.8美元,约39.67元人民币。

美国葡萄酒的综合税率是(2.8/3)*100%=93.33%

大家可以看到,澳大利亚比大部分葡萄酒生产国有将近25%的成本优势——在中国有多少行业的利润率能到25%?如果反补贴调查证实了澳大利亚确实有不正当的贸易行为,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实行跟美国一样的关税率,将大大增加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进口成本。既然澳大利亚在对待中国问题上跟美国保持一致,那我们也可以采取对等措施。

提高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关税,会不会对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造成影响?

显然不会。

葡萄酒本来就是非必需品。且就算没有澳大利亚葡萄酒,还有新旧世界的各种葡萄酒可作替代品,对市场大部分消费者而言,各国葡萄酒的区别不大,至少比鸡肉和猪肉的区别小多了。就算中国的进口商立即停止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进口,市场上的澳大利亚葡萄酒也不会立刻断货。想想82年的葡萄酒这个梗,就知道葡萄酒是一种可以长期保存的商品。葡萄酒进口商在各个保税区仓库里常年保存了大量葡萄酒,所以笔者认为断货是不可能的,借机涨价倒是板上钉钉。

进口葡萄酒产业链和后续影响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根据平均价格计算的进口葡萄酒的成本价格折合人民币大概是25~40元,为什么在商店里经常见到进口葡萄酒价格在150~500元之间呢?似乎调高澳大利亚的进口葡萄酒关税,并不会对利润率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就引出了一个进口葡萄酒行业的“潜规则”:进口葡萄酒的售价和成本相差很大,表面上利润率极高。根据笔者多年的从业经验,中国进口的单瓶葡萄酒的采购价格一般是0.5~5欧元,加上税费,每瓶一般不超过人民币50元。其中进口成本在2欧元以上的红酒已经算是质量很好的了,在中国的零售价基本上要人民币300元以上。如果看欧洲超市中葡萄酒的价格,你会发现很多葡萄酒的单瓶价格介于1~2欧元。注意,这是欧洲市场针对终端消费者的零售价格。

葡萄酒作为以葡萄为原料的果酒,其酒精度介于啤酒和白酒之间,确实填补了国内酒类市场的一些空白,也有一批真正的爱好者。关于葡萄酒营养丰富,具有保健作用的说法也流传甚广。笔者不是营养学家,难以辨别这类说法的真伪;但笔者知道,当某种产品的成本和售价差距过大时,商品常被赋予文化和工具属性,而进口葡萄酒就完美结合了这两者。

饮用葡萄酒是欧洲的一种生活习惯,是必不可少的社交工具,很多以古代欧洲为背景的影视剧中都可以看到衣着华丽的欧洲贵族酒杯不离手。欧洲也有很多历史悠久的酒庄,并发展出了各种纷繁复杂的葡萄酒文化。

以葡萄酒文化最为发达的法国为例,法国葡萄酒分为4大等级:

1,原产地法定区域管制餐酒(AOC:Appellationd‘OrigineControlee)

法国葡萄酒最高级别。AOC级别的葡萄酒只能采用指定产区内种植的葡萄酿制,绝对不可以和其它产区的葡萄汁勾兑,以保证酒的品质和地区风格。

2,优良地区餐酒(VDQS:Vin Delimite de Qualite Superieure)

地区餐酒(Vin de Pays)向AOC级别过渡所必须经历的级别。同AOC等级酒一样,只能采用指定产区内种植的葡萄酿制。

3,地区餐酒(Vin de Pays)

日常餐酒(Vin de Table)中最好的酒被升级为地区餐酒,酒标上可以标明产区,其中采用的葡萄虽然仅限于该产区内种植的,但不限制葡萄品种。

4,日常餐酒(Vin de Table)

法国最低档的葡萄酒,日常饮用。

在顶端法国葡萄酒主产区波尔多,还有59家列级酒庄,划分方式如:

2011年Liv-ex分级系统,重新分出了59家列级酒庄,酒庄等级以一箱葡萄酒(6瓶)的平均价格来划分,具体标准为:

一级酒庄,3300英镑以上;

二级酒庄,700-3299英镑;

三级酒庄,400-699英镑;

四级酒庄,280-399英镑;

五级酒庄,220-279英镑。

其中被划分为一级的酒庄有6家:

1、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菲

2、Chateau Latour拉图

3、Chateau Margaux玛歌

4、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木桐庄

5、Chateau Haut Brion侯伯王

6、Chateau La Mission Haut Brion美讯庄

进口葡萄酒流入中国的初期被看作欧美文化和生活方式的象征,有较高的溢价也是正常现象。随着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逐渐了解,这一商品早就到了走下神坛的时候;其价格之所以仍然居高不下,是因为它被赋予了某些工具属性。

整个葡萄酒产业链的的情况是,国外酒庄负责生产,并以每瓶0.5-5欧元的价格卖给国内进口商,国内进口商负责采购运输到国内保税库存储,再以每瓶人民币40元左右的价格转卖给国内零售商或者其他企业客户。

问题就出在这企业客户身上。企业客户的采购人员可以用40元的价格采购到进口葡萄酒,但对公司企业来说,采购合同上和实际支付的价格却不一定都是40元。采购价格到底是40元,还是400元,看的往往不是葡萄酒本身,而是采购人员和其背后的人的需要。葡萄酒各种纷繁复杂的等级划分,各种口感、甜度、历史、酿造方式和过去欧美文化的象征就体现出了作用。

会计和审计人员如果发现企业采购一个杯子的价格高达400元,都会觉得这里面有不合理的地方;可一瓶来自拥有悠久历史的高等酒庄精心酿造的限量款葡萄酒,市价400元,采购价格360元,这就非常合理了。而且葡萄酒还是可以重复采购的消耗品。

在这种产业链和市场需求模式下,如果中国调高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的关税,以前从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的国内进口商将面临成本上涨的压力。一旦成本超出原来的渠道价格,国内进口商就很可能转向采购其他国家的葡萄酒。

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场。2019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市场输出的葡萄酒总额创下新高、达12.8亿澳元,远超排名第二的出口国美国(4.3亿澳元)。今年受疫情影响,中国葡萄酒市场本就步履维艰,如今反补贴调查再启,若出最坏结果,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链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过,作为中国人,这反倒让我看到了商务部反补贴调查的“魅力”所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左千户

左千户

星辰大海物流局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葡萄酒反补贴调查,澳大利亚慌不慌?
黎巴嫩爆炸是必然,天津爆炸是偶然?不能掉以轻心啊
边境冲突靠经济制裁挽回,印度这事儿做得太不专业了
美国为何要制裁中国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物流公司?
中国口罩质量有问题?聊聊外商的采购门道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