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左玮:听缉毒警察讲述刀尖上的故事

左玮

左玮

独立撰稿人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10 09:52: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2021年1月10日,是第一个 “中国人民警察节”。

公安队伍为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与牺牲。缉毒警察,更是其中最危险的警种,是和平年代离死神最近的职业之一。

这是一次特殊的人物采访。

蹲点

天即将破晓,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刺骨的寒气。

小杨紧了紧衣服,一阵冷风还是顺着缝隙钻入脖颈,长时间的盯梢让他几乎快要睁不开眼。他往一个角落瞅了瞅——虽然看不见——但小杨知道他的同志们,此刻也一定死死盯着这个路口。

这样披星戴月的晨晓,小杨在工作的6年里经历了无数次。

“今天又扑空了,收兵吧。”原本隐入晨幕中的王队忽然冒了出来,对大家挥挥手。王队脸色青白、嘴唇发青,他在原地蹦跳几下,笑着说:“别气馁啊,明天再来!这可比夏天(蹲守)被蚊虫咬成瘌蛤蟆好多了嘛。”

其实小杨并不姓杨,王队也只是我取的代号。在禁毒战斗的第一线,有千千万万个像小杨和老王一般没有姓名的人,前赴后继、舍生忘死。

“我们就是警察里面最‘不要脸’的一群人,见不得光。”小杨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梨涡。

有缉毒警出现的视频中,我们看到的总是马赛克。他们手机里没有漂亮帅气的自拍,朋友圈没有光鲜亮丽“后浪”式的生活,甚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个用词,都得经过深思熟虑、层层筛选。

我看着他们的警官证,照片上的他们没有笑容,庄严肃穆。他们不是自己口中“见不得光”的人——他们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当太阳,他们本身就是守护这个世界的光!

不能露脸的采访

抓捕

第一次抓捕行动,小杨历历在目。

破门抓捕之前,小杨精神高度集中,感觉心跳快盖过身边的一切声响。脑海中涌出了无数的想法和画面,又似乎一片空白。

破门之后,许多情况是未知的。线人的情报准不准?对方到底有没有枪?他们有多少人?房屋结构是哪样?小杨不停在脑中预演着方案……

当把毒贩控制住之后,小杨极度紧绷的神经猛的松弛了下来,和他一样,不少第一次参与的警察开始头皮发麻、大汗淋漓、身体抖如筛糠。

每一次的抓捕行动,都要经过长期缜密的侦查。过程枯燥而又繁琐,却必须做到滴水不漏。有时候,哪怕出现一点点误差,抓捕行动就会前功尽弃甚至付出惨痛的代价。

有一次线人来报,某一老旧居民楼内有人聚众吸毒。情报中吸毒人员不超过5人,于是缉毒大队派出了7位警员,小杨就是其中一位。

兵贵神速。他们迅速集结力量,现场布控。

破门、抓捕,整个过程原本应该干净利落——就如千万次预演的一样。可当7人一窝蜂涌入、大喝“警察!不准动!”时,屋里面的场景让他们愣住了。

“情报有误,我们把门一破开才发现里面有二十多个人。幸好那次全是吸毒的、没有持枪的毒贩。”回忆起多年前那次抓捕,小杨仍然心有余悸。“那是一栋废弃的三层楼房,那伙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四散奔逃。有些很快放弃抵抗抱头蹲下,几个老油条躲进厕所企图销毁毒品,有个挥着刀、想夺门逃跑被制服了,有几个被追到3楼跳窗、副队长也立马跟着跳了下去……”

“一个壮汉逃往天台并关上了门,我追到上面正打算破门,他忽然从内侧猛地把门撞开,连门一起把我撞飞到楼道扶梯上。有些人刚吸完毒时,就像变异了一样!他把我撞开后往楼下跑,兄弟们好几个一起围攻他,才把他拿下。我们把他按倒在地,我用甩棍把他手臂别到背后,想将其铐住,他发起疯来竟然把警用甩棍都给掰弯了!”

在把所有吸毒者控制住后,胡队开始清点毒品与吸毒工具。谁料一个瘾君子趁胡队搜身之时,拿出藏在兜里的针管,猛地扎入了队长的手臂。这些都是交过心,换过命的兄弟啊!小杨忍不住扭头询问队长伤势,胡队却对着同伴们大喝“别管我啦!有个要跑啦!”电光火石之间,队友小刘一个猛扑,将准备趁机跳窗的吸毒者拦腰抱倒,一网打尽。

“增援抵达后,我们赶紧把胡队送到医院进行艾滋病阻断治疗。这些瘾君子,十有八九都是有严重传染病的。那时胡队和妻子刚领完证,正在筹备婚礼。在等待化验结果的那个月,他瘦了足足15斤。”

在这之后,胡队每隔一段时间须到医院进行检测,直至度过窗口期。听到此处,我头皮发麻,很难想象胡队和他的家人,在那段日子里会是何等的煎熬。后在质询的时候,吸毒者坦言早知自己艾滋病晚期命不久矣,大有“警察敢来抓、我就带你一起上路”的狂态。

时时有流血、天天有牺牲。面对这些末路狂徒,他们从不退却,即使每一天都在刀尖上漫步,每一秒都在枪口上起舞。而其中最为危险的卧底工作,惊心动魄得远超你我想象。

染血的警服

卧底

小杨加入缉毒大队是半路出家。

入队那天,前辈对小杨说:“新人哦?体表没有大块色斑、明显黑痣,不错不错。生活中有没有习惯性的小动作啊?必须改掉!”当时的小杨觉得很惊讶。小杨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要贴靠侦查甚至卧底,绝不能有突出的体貌特征。无论何时混入人群,缉毒者必须立即泯然众人。

涉毒犯罪需要人赃俱获,这就意味着必须近距离与毒贩接触。毒贩一旦被擒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亡命之徒们会拼死反抗。与毒贩打交道时,为了靠近他们,小杨需要伪装成不同的身份。他总是不断变换着角色,周旋于形形色色的毒贩中。

“卧底最难的是什么地方?”

“你要让对方相信,你和他们是一路人。熟练使用毒贩的黑话、行话,熟知各种毒品特性、价格和吸食方法。灵活应变突发情况,比如有时候毒贩会让你现场吸几口‘放松一下’,必须搪塞过去还不能引起他怀疑。”小杨感慨,“心理压力非常的大,表面还得镇定自若。我觉得啊,缉毒警察人人都可以拿影帝,因为演员可以NG,可我们NG就没机会再来一次了。”

“能说说印象深刻的卧底行动吗?”

“有次我们抓了一个毒贩,就叫他‘肥文’吧。在他身上搜到了500g毒品和几十万现金。为了戴罪立功,他交代携带巨款是为了和缅甸边境的毒枭权哥交易。这些毒贩我们布控很久了,狡猾多端神出鬼没的,那段时间我愁得满脸爆痘,脸都烂了,看起来很像吸食劣质毒品的人。”小杨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那索性我就去卧底了!我背着那笔赃款、衣服上藏着针孔摄像机,伪装成肥文的马仔去找权哥交易。”

“那次,情况真的是变化莫测。权哥出现在本市时开了很多个一模一样的车,我们不知道毒品和权哥到底在哪个车上;他不断的用不同的车,在我们可能设卡的各个地方试探,有时一个车在同一条干道上兜兜转转三四圈,毒贩随时会停靠路边、观察是否有车在跟踪他;他和肥文联系也用不同的电话号码和手机,不断临时变更交易地点,每次通话时间也很短、不利于追踪。”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好不容易让权哥放松警惕,确定了交易地点。小杨开车先抵达交易地点,带着肥文下车等候。没多久,权哥的车出现在了小杨的视线之中,离自己越来越近。

肥文的手机忽然响了,是权哥打来的:“你旁边站那两个是怎么回事?”站在肥文身边的,正是小杨和队友。肥文谄笑着回答:“这是我新来的兄弟,你放心没问题的。他们也想找你进点货,你没看到有个还拿着个袋子嘛,里面都是钱。”

对方没有应答,猛地挂断了电话。毒贩的车没有在小杨面前停下,而是穿过他们开到了河对岸,开始一圈又一圈的转悠起来。小杨面不改色、心急如焚——毒贩多次变更交易地点,在各个地点布控已耗费了不少警力,如果毒贩要求再次变更地点,情况将变得更为复杂。正当小杨思考下一步怎么行动时,肥文的手机响了起来,权哥说:“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你们先过河到我车里再说。”

小杨三人走过桥,上了毒贩的车。这时,设伏组的车仿佛凭空出现,加大油门对准毒贩的越野车拦腰撞去。车内的小杨与队友们里应外合,迅速制服了毒贩,并现场缴获冰毒1600多克。

这些九死一生的经历,他说的云淡风轻、我却听得脊背发凉。

“还有一次,我在毒贩可能出现的地方流窜,慢慢和目标接触、打入了内部。某天我躲在一个僻静小巷里给缉毒大队汇报情况,才挂断电话,就看见目标从小巷的茶楼中走了出来。我心都吊到嗓子眼了,这也太巧合了!我不知道对方看没看到我,甚至是不是在跟踪我。我也不能去赌,脱险后立即给局里报告,队长让我赶紧撤回来,由其他兄弟去卧底。”

“干缉毒就是这样,变数太大,卧底时随机应变、有时候只得听天由命。”

高速飙车、车辆撞击、枪械火拼、子弹擦着耳朵呼啸而过…这些对于我们来说是紧张刺激的电影场面,却是缉毒警察的真实经历。

你知道中国缉毒警察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吗?41岁,比全国人民人均寿命少36年。

因公殉职的警察照片拼就的一张警徽

家人

2016年《湄公河行动》登录院线时,有网友提出质疑——“队友死了好几个没个交代,为什么只给狗立个碑?”随着电影热映,越来越多的人感到困惑。英雄姓甚名谁、高矮胖瘦?他祖籍何处,碑立何方?为国捐躯,凭什么不能风光大葬?

不久,中警微博给出了标准答案:“毒贩会跟随祭奠的亲友进行报复,这是出于安全考虑。”

小林的母亲告诉我,儿子的忽然“失踪”早已是家常便饭。

这位母亲的爸爸——小林的外公——是一位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红军,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她谈起儿子从警经历时也显得十分的平静。

“这孩子出警从来不会告诉我们,经常三天五天甚至十天半月联系不上他。联系不上他时,我整天提心吊胆,希望知道他的情况,又特别害怕得到他的消息。心里面无数次默念,缉毒大队啊,求求你不要给我打电话——因为单位致电家属,那就说明出事了……只有在他主动联系我们报平安时,我才觉得喘得过气来。他会很高兴的给我们说又抓了多少毒贩、销毁了多少毒品,但常常第二天吧,又找不到他人了。”

“我们家里人都很支持他,告诉他要好好干,家里的事不用他管。他能成为缉毒警察,家人都觉得十分光荣。尽管这份荣耀没地方分享,甚至街坊邻居问到我家孩子情况时,我还必须蒙混过去。”

小杨的妻子,在小杨缉毒战斗和卧底的几年里,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与付出。两口子从恋爱到结婚一直分居,工作学习、怀孕生子、操持家庭,她几乎独自完成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

当我问到这几年是否觉得辛苦或委屈时,这位英雄的伴侣这样回答了我:

“有一次,他们队上抱回来一个3、4月的婴儿,大家轮流照顾。婴儿母亲是个吸毒者,怀孕和哺乳期也没停过。我当时刚生了宝宝,感到触目惊心——她可是一个当妈的人啊!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哎……这人一旦沾染毒品,就不是个人了!所以这就是很简单的道理:他每抓一个毒贩或吸毒的,社会就少一个坏蛋,那也许就少了很多受害的家庭。虽然这些坏蛋是抓不完的,但对社会个体来说,这样的悲剧少一个是一个。我觉得他的工作在救人,是神圣有意义的,那作为他的家人,更要全力的支持他。所以我完全不觉得自己委屈或者辛苦。”

谈及家人,小杨哽咽了。“我很感激我的家人,他们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们的朋友少、圈子小,有时候还得六亲不认。我很少和家人谈工作,要提也是报喜不报忧。家人生活不易,何苦再多几分忧愁呢?我们在外面见到以前的同学好友,也常常回避,谁知道会不会把朋友置于危险之中、或者增加自己的暴露风险呢?干我们这行,性格得闷,经得起考验、耐得住寂寞。”

作为缉毒警察,他们及家人在肉体和心灵上所承受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深夜,千家万户灯火通明,街道灯光绚丽、如梦似幻。家家户户一盏盏亮光的背后,都曾有英雄为之牺牲;霓虹灯下尽情享受生活的一张张笑脸,阴影处都有常人看不见的付出。

我们似乎已经习惯安宁的生活,甚至觉得理所当然。但这样的生活放眼全球都是极为罕见的,它不是习以为常,也不是天经地义,代价是一群人的拼搏与牺牲。

我们

他们为我们流血牺牲,那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又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我们可以做到——零容忍!

“有时候我也会迷茫难过,看到一些追星的同龄人鼓励吸毒艺人复出、看到一些警察维护治安却被一大群人嘘‘滚出去’,我真的很难受。”小杨深深的呼了口气,“但转念一想,他们能有闲情逸致追星,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远离了那些社会阴暗面。我们每查到一颗毒品,也许就挽救了一个家庭。这样一想,我又更为自己是一名缉毒警察感到自豪了。”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人竭尽全力把黑暗挡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但仅靠英雄的负重前行是不够的,禁毒是一场人民战争!

对于制售毒品的人坚决打击,对于吸毒之人,我们绝不轻易原谅。原谅瘾君子不是所谓的人权,而是辜负与背叛!辜负了无数缉毒警察的青春与鲜血;背叛了千千万万的无名英雄们!

我们可以做到——零接触!

不要认为毒品离你很远。或许你接触不到冰毒、可卡因,但经过伪装的新型毒品,却很容易潜伏在你的身旁;看似趣味相投、一见如故的新朋友,也可能就是让你堕入深渊的恶魔。只要被它沾染,肉体与灵魂都会被渐渐攫取、万劫不复。

新型毒品

最后,为您推荐一首网络原创歌曲《无碑人》(创作者:贰婶),并附上隐藏在歌里的一个故事。

他眼中一片炽热的红

像照进深渊永不熄灭的火种

在熙攘的人海他回首

总有千万人投身黑暗的烈火

屹立背后是山海家国

和长眠在墓下无姓名的某某……

【她不知道她的孙子已经牺牲了,没有烈士墓碑,没有姓名,已经在不知名的土地下长眠。就像多年前他非要报考警校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一样:“我很怕死,但知道有人能因此活下去,突然就不怕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左玮

左玮

独立撰稿人
责任编辑
吴立群

吴立群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专访缉毒警察:“情报有误,把门一破开才发现里面有20多人……”
我在大山里,见证一个贫困乡村的“橙”风破浪
外公回忆:战友们会在里衣留下姓名,哪怕被炸碎也能证明没被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