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玮:“我抓捕的最小吸毒者才10岁,他平时听话,成绩也好”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27 08:37

左玮

左玮作者

真写稿,写真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毒品是人类公敌。新中国成立后大力肃清毒祸,无数缉毒英雄做出巨大的奉献与牺牲,我国禁毒工作成效明显。但眼下的形势依然严峻:治理巩固难度持续增加、境外毒品危害加剧、新型毒品层出不穷。

禁毒战场,不仅是缉毒一线的生死较量,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人民战争。在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之际,笔者采访到了这样几个真实的故事。

娜娜是个年轻女孩,自打记事开始,母亲就沾染上了毒品。

“在我小学时,她被认定为吸毒成瘾严重。爸爸希望她戒毒后还能回归社会,便没有送她到戒毒所。”母亲在精神病院“隔离治疗”两年后,父女俩接她回家。可没过多久,娜娜又撞见了在家中吸食毒品、人不人鬼不鬼的母亲。在外地出差的父亲立即赶了回来,母亲跪着哭着祈求家人的原谅,父女俩再一次原谅了她。

时光荏苒,娜娜即将面临中考。升学前的初三家长会,娜娜特别开心,因为这是自她出生以来,妈妈第一次参与她的校园活动。

“她去学校开会,我在家里等她。一开始兴奋又期待,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迟迟不见她回家,我着急了。”又过了几个小时,娜娜母亲依旧不知所踪,“我慌,心乱如麻,我感觉完了!终于她回来了,她刚进门,我扑上去把她袖子往上一扯,立马看到了她手臂上的针孔和淤血。”娜娜脑子轰的炸开,瞬间一片空白,母亲在她耳边反复解释和祈求原谅的声音,她一句也没听清。

因为这事,娜娜的中考受到极大影响,推迟好几年才进入高中。和同龄人单纯而丰富的校园生活不同,那天的情境像梦魇一般纠缠着她。娜娜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担心自己不在家中监督,母亲会不会复吸;担心没人陪护,母亲会不会毒瘾发作、自残自杀。休息时刻也不得安宁,她反复梦到回家又发现母亲在吸毒,梦里的自己气得浑身发抖,惊醒后胸口绞痛不已。

如履薄冰地熬了几年,娜娜最恐惧的事还是发生了。“高三放月假我回家,我妈躲在厕所里面。自小对这方面特别敏感的我偷偷贴在厕所门上,听到里面滋滋的水声,我浑身的汗毛一下全立起来了。她出来后,我和她撕扯在一起,注射器从她袖子里掉了出来。那天是我22年来最灰暗的一天,我甚至想带着我妈一起死。但(动手前)猛地想到父亲,他为家庭扛着重担、熬了那么久,我不想爸爸难过,更舍不得丢下他一个人。我赶紧在崩溃前避开妈妈、匆匆赶回学校。

现在娜娜早已大学毕业、努力工作着,她说母亲没有再碰毒品了。说到此处,娜娜似乎害怕别人不相信,努力的解释着:“她是真的没犯错了,不是没有被我们发现!有没有吸毒我是看得出来的,牙齿牙龈、眼睛、皮肤状态等等……我很爱爸爸,他为家庭承担了太多。我也爱妈妈,只要她彻底悔改、回归正常生活,我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曾经不完美的她。”

残害娜娜一家的是毒品之王海洛因,戒断过程极其痛苦。用一个吸毒者的话说,“你吸食那一瞬间的快感,停吸后毒品会以万倍的痛苦还给你”,且这种死去活来的濒死感,在最初发作时,每次症状会持续6到14天,使吸毒者泯灭人性,不顾一切的再次寻找毒品。

监管民警给戒毒者分发花生、瓜子和水果。新华社发(彭子洋摄)

“2013年时我21岁,大学毕业在西安找到了工作,意气风发。我又贪玩,到处去结交朋友,偶然一次聚会中,我接触到了冰毒。之后就像变了个人。”小肖希望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奉劝所有人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没法形容那种滋味,溜冰以后我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不吃任何东西。第一天是异常兴奋,后面两天则是无法形容的精神折磨。浑身关节像被碾碎一样的痛,明明疲惫得要死却睡不着,饥饿却吃不下任何东西,嘴里都是烂的。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毒品,活得犹如行尸走肉、瘦到脱相……”

吸毒前后对比照,图自美国反吸毒网站Rehabs。

2014年6月,小肖被禁毒大队带走,被罚拘留10天、社区戒毒三年。警方与小肖及家人多番沟通劝诫后,走出拘留所那天,小肖看到了来接他回家的老父亲:

“我爸一向严格朴素,我打小就特别怕他。当时我以为他会往死里打我,但他没有,他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他给我买了一身新衣服,又带我去洗澡,说是去去晦气、洗心革面。”

父亲语重心长地对小肖说:“年轻的时候会犯一些错误,关键是得改。现在家里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把握,如果你这次改不了,家里绝不会再管你了,你自生自灭吧。”

离开西安回到家,小肖把“朋友们”的电话、微信等联系方式全部删除,自己也换了新的手机号,彻底远离了毒友圈。

“回家后,所有家人都很默契的不提那茬事儿。父母让我在家休养,养了我3年,也默默容忍、支撑了我3年。”

父母让小肖在自家店里做点杂活,也监督着小肖的饮食起居。“最初受不了想吸时,也会因为弄不到那些东西作罢,这样逐渐才好了起来。每到定期复查时,我爸都会亲自开车陪我去尿检。警察说我很幸福很幸运,有这样的家人实属罕见。警察也对我寄予了厚望,叫我一定要争气。”

此后,小肖多年没有复吸,开始新的工作与生活,成为了辖区内重获新生的一个典型。“不久前警察还想将我树立成社区戒毒的正面案例,我给拒绝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2017年,小肖和一个女孩暗生情愫。在正式确定关系前,小肖坦白了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意外的是女孩没有放弃。 2019年7月,两人结婚了,得到了双方亲友真心的祝福。今年1月,孩子出生。

“我当爸爸了,抱着那个脆弱可爱的小宝贝,我难以名状的幸福,更觉得我获得的第二次生命是多么宝贵!等孩子长大了,我要把我这段经历告诉他,让他引以为戒!”

小肖也想告诫看到此文的诸位,千万不要沾惹毒品。他的第二次人生看起来励志,但一旦沾染毒品,便是真真切切的“一日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

一旦吸毒,毒瘾必将伴随终生,即便解决了生理戒断反应和毒品成瘾性,心理上对毒品的“迷恋”却无法永久根除,只能依靠社会及家庭监督以及个人意志力回避。如小肖一般扛过戒断反应、长期不复吸的成瘾者,每百人中不到6人;注射类毒品,复吸率甚至高达99%。戒毒,只有永不复吸直到死亡那一刻,才能称为成功。

最后,小肖苦口婆心地说:“如果有已经沾上的,我也想告诉你们,尽快摆脱那个圈子,早点对家人、对警察坦白。只有那样,才能真正得到救赎。”

和小肖不同的是,19岁的广州姑娘小新已经没有机会重头再来了。花季少女,在最美好的年龄因为毒品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不敢向家庭、警察及社会求助的小新,为了戒毒用长铁链将自己右手锁住,和床绑在一起。她曾天真的对朋友说,不能离开室内就没法去找毒品,这种隔离逼迫法一定能让自己摆脱毒品。可是几个小时后,毒瘾来了,小新用刀在手臂上割出一条条深深的血痕,鲜血滋咕咕的往外涌,似乎只有自残能暂且让她转移戒断反应带来的痛苦。到了下午,小冰再也无法忍受毒瘾的折磨,她拉扯着铁链子冲进厨房,用菜刀砍下自己的手臂,从6楼窗户跳了下去。毒品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留给家人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

谈及现在的禁毒形势,一位缉毒警察显得极为忧虑。“现在最可怕的不是海洛因、大麻等国人普遍警惕的毒品,而是新型毒品。新型毒品已占我国涉案毒品78.6%,我们信息库更新永远比不上毒贩们的‘创新制造’速度一些人直到被我们找上门,才知道自己接触的是新型毒品,甚至有些毒品就是冲着少儿去的。我抓捕的最小吸毒者才10岁,真的让人很痛心。”

我惊呼:“10岁?难道是从小父母不管、喜欢在街头巷尾流连的孩子?”

缉毒警察无奈地说:“家里人最开始怎么都不相信呢,孩子平时听话、成绩也好。但偷偷交了坏朋友,在聚会中耍酷逞能时,被递了‘加料’香烟。”

现在,新型毒品种类增多,识别查处难。目前,我国已列管431种毒品和整类芬太尼类物质,但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如含针对学生兜售的“聪明药”以及逐渐蔓延的“0号胶囊”等色胺类物质,品种五花八门:

有的变换包装,伪装成食品、香烟等;有的是未列管的毒品替代品,如号称“改良K粉”的氟胺酮;还有新精神活性物质作为第三代毒品,在国内迅速扩张且花样不断翻新,如合成大麻素“娜塔莎”、“笑气”等。

据国家毒品实验室检测,2020年检测出新精神活性物质41种,其中新发现5种。

新型毒品比传统毒品危害更大、对人体的伤害更隐蔽。一位禁毒专家科普:“新型毒品大多是化学毒品而非传统种植毒品,对人体的伤害主要针对中枢神经、直接破坏大脑。和传统毒品会让人出现身体溃烂、牙齿脱落等体征相比,新型毒品伤害不仅更为严重、也更具潜伏性。”

在新型毒品中,请家长朋友们格外重视其中一种针对少年儿童的烈性毒品——LSD致幻剂“邮票”。LSD毒性是一般摇头丸的3倍,且不需要吸食或服用,仅通过皮肤接触也能吸收。几微克就足以产生强烈幻觉,并出现急性精神分裂,诱导自残自杀行为。

目前在我国发现的LSD伪装成儿童喜欢的各类贴纸或者纹身玩具,极为隐匿。杭州、湖北、四川均发现“00后”毒贩向少儿甚至幼儿兜售或免费发放伪装成玩具的LSD毒品。

对于“毒邮票”的报道

“软毒品”、“亚毒品”宣称无成瘾性,使不少人放松了警惕。一位回国戒毒的澳大利亚留学生回忆:

最初在国外看到有人接触毒品时,也十分排斥和警惕。但时间久了,看到身边吸食大麻的人,并没有出现我小时候看的国内禁毒宣传片中的反应。我就放松了警惕,甚至没觉得它是毒品。前几年视频网站上还有很多主播吸食笑气做搞笑节目,很多人也跟着玩。”

直到身边几位同学因为服用新型毒品,发疯或大脑萎缩瘫痪,加上自己也因吸食大麻出现极端反应,这位学生才猛然惊醒,及时告诉了家人并立即回国进行戒断治疗。

国外毒品泛滥蔓延,特别是国际贩毒集团对中国青少年毒品渗透力度加大,成为我国面临的一大威胁。其中,外籍求职者、高校留学生、海归人员以及娱乐圈从业人员通过互联网勾联,以国际邮包、航空夹带等方式从境外购买、滥用大麻及其制品现象明显增多。在境外毒品来源中,“金三角”毒品虽然仍是主流,但北美地区大麻入境案件的持续增多以及隐晦的大麻宣传造成的“破窗效应”(某些化妆品含大麻cbd成分,已被中检院拟要求禁用),急需全民高度警惕。

此外,互联网及物流也成为了走私贩毒的主要方式。新冠疫情出现后,贩毒运毒呈现出渠道立体化、手段智能化的新特点。这些现象,都对禁毒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5年到2019年,我国新发现吸毒人员同比下降11.9%,连续5年呈下降趋势。2020年,经过持续深入推进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社区戒毒康复工程以及吸毒人员“清零”、“清隐”等专项工作,国内毒品滥用增长势头进一步减缓。但据大数据统计,我国登记在册吸毒者已有214.8万人,而潜在吸毒人数高达1400万人,存量巨大、不可松懈。

中国始终坚持从严治理的原则。对内,守好毒品传播的大门;对外,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禁毒合作、深化跨国跨境联合行动,对犯罪分子形成合围之势,才能形成有力震慑。

2012年,被中老警方联手抓获的湄公河流域“金三角”地区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前中)被正式依法移交给中国警方。新华社发(塔纳克侬摄)

禁毒也是一场人民战争。人民是毒品受害者,也应该成为禁毒的参与者和宣传者。积极发动群众,鼓励群众举报和支持,是精准打击和提高效率的重要抓手。此外,家庭是预防毒品的第一道防线,加强科普宣传,让"识毒拒毒"成为社会共识,毒品传播的土壤才有望得到彻底铲除。

禁毒路上,我们不能让缉毒英雄们孤军奋战。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积极筑牢防线,打一场新时代的人民禁毒持久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禁毒 留学生 青少年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9日 07:41

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希望柴家每代都有人参军入伍

07月12日 07:58

村主任:这一幕,让我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今天,俄罗斯外债被迫违约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

“深海一号”累产超20亿方,“深海二号”启动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