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玮:什么是对消防英雄最好的致敬?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1-09 08:13

左玮

左玮作者

真写稿,写真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中国消防员,365天不间断备勤、24小时随时出警。今天是消防宣传日,本文讲述的,正是三位消防员抢夺生命的那一夜。                      

“事后想想,最恐怖的不是大地猛烈摇晃和眼睁睁看着山洪奔涌而下冲击着村子。而是灾难面前,生命脆弱得如同沧海一粟,只能任凭宰割的无奈。”

凌晨2点,地震及洪水袭击了村庄,老李和老余从睡梦中惊醒,衣衫不整、连滚带爬地逃上轿车,猛踩油门向着村外驶去。

电力中断后,他们开着车逃生。一波又一波的余震袭来,山的另一边,忽然传来了像炮弹落地般轰隆隆的声响。老李心想,完了完了,肯定是那边出现大面积的山体滑坡了。

“我不要死!逃跑时啥都没拿,要是遇难了,我连遗言都无法给亲人留下。”老余回忆,“车开得非常快,我们一心只想着逃出那里。”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伴随着多处山体滑坡,驾车变得越来越危险。两人经过短暂的商议,决定弃车而逃,向山上奔去。

他们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来到半山腰的一块平地,停下来稍稍喘息时,才发现竟跑到了半山腰的悬崖上。

“欲哭无泪了,这个地方很难被发现。更要命的是,我们连夜逃命的途中把衣服鞋子遗失了,老余的下肢被乱石和荆棘严重刮伤,脚底被刺穿、血流不止,已经没有办法再动了。”  

此地群山绵延、密林重重,两人又冷又痛。在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河边村子里,古稀之年的王大爷,早已放弃了自救。他发现通讯中断、无法求援后,躲进小房子的二楼,静静坐着,浑身颤抖地看着洪水慢慢上涨……而在10公里左右的另一个村寨中,同他们一样无处可逃的人,竟有143名。

凌晨接到指令,从警铃响起到第一辆抢险救援车出库,时间不到1分钟。“警铃响起,立即整装出发,已经成了我们的肌肉反应。”

两辆抢险救援车火速驶出消防大队,赶赴受灾区域,首批11名消防官兵正在车中进行作战部署。

月光下,往日宽阔平坦的道路此时沙石满地,断裂的大树连着破碎的枝干横七竖八地倒在路上。忽然,救援车一个急停,队长老橙心里一惊,经验丰富的他已经猜到——前方道路出事了。

他打着手电筒下车查看路况,果然省道已被堰塞湖阻断。天上下着暴雨,老橙对战友们说“我打头”。已多次立功,转移救援出无数群众的老橙,两度从死神手中逃脱,腰腹的伤痕是他的“功勋”。但老橙的亲友们都知道,这些数字和立功荣耀对于这位老牌“火焰蓝”来说,不过是“应做的事情”。

2018年11月9日,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这是仪仗队员护卫着中国消防救援队队旗正步行进。

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2011年,老橙如愿入伍。他坚持去往条件最艰苦、位置最偏远的基层单位,一扎根便是10年。

2018年消防队伍改革转制之际,本可以选择转业去机关单位的老橙选择了在消防岗位坚守。

“看着一些负伤转业的兄弟离去,换装那天,他直掉眼泪。其实他也有不少旧伤,但他还是选择继续干消防,他很热爱自己的事业。”提到老橘,战友感慨不已。

时间回到特大山洪泥石流肆虐的那一夜,发现道路中断且形成堰塞湖后,消防官兵随即决定分头行动。队长老橙、救援班长忠元及副班长晓峰组成3人先锋队,由山侧而上开辟道路。其余人将情况报告指挥部,迅速调度工程车、爆破队伍及武警民兵。

3人先锋队准备完毕后,一边相互打气,一边清理沿途的滚石断树,开始穿越大山。

出发没多久,三人决定保存照明设备的电量用以救助群众,借着月光,他们继续前行。余震不断,路边山体垮塌。前路不明,沿途清障加之倾盆暴雨,每推进一步都十分艰难。

而他们却早已习惯。哪次出警,不是汗流浃背的负重前行呢?“这种情况已经不错了,火场救援危险更大,高温天气高热环境,有时候从现场出来,就会感到眩晕。”

凌晨5时许,他们发现一辆黑色小轿车被困在到河道里。3人大声呼喊,无人回应。遂决定涉险入河,查看车中有无群众被困。

这正是老李所弃车辆,听到消防队员的呼喊,距离此处不远的老李激动地原地嚎叫:“救命!救命!”

老李两人连夜逃命,饥寒交迫、遍体鳞伤,加上暴雨及风向,他们的呼救声并没有传到消防员们的耳朵里。幸运的是,消防员们在查看废弃车辆后,并没有离去。经过近1小时的地毯式搜救,消防员们终于在山腰断崖上找到了狼狈不堪的两人。

正在此时,队长老橙接到指挥部传达的家属求救信息,得知王大爷独困于洪水中,情况危急。他当即下令再次兵分两路,由忠元带老李两人撤离险境,老橙及晓峰前去营救老人。

忠元这边,见老余双腿受伤严重,当即进行包扎急救,背上伤者返回救援车所在地。山林间不断有石块滚落,老余趴在消防员身上一边连连道谢、一边痛得小声呻吟。为了让老余保持清醒,忠元讲述起自己的故事。

1991年,忠元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和许多孩子一样,忠元从小就有一个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的梦想。2012年底,正在读大学的忠元没有同父母商量便毅然入伍,随后进入省消防培训基地受训。

“没有人生来便超乎常人,能将别人的生命扛在肩上。”每天早上6点,当许多人还在睡梦中,消防员们就已经在军号声中起来,开始了一天的训练。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从体能到器械,从技巧到心理辅导,还有火灾现场模拟、水袋操及高空作业。“分段携带60斤煤气罐、120斤假人的400米疏散跑,我们能达到1分30秒”,他自豪地说。

消防员正在进行60米肩梯登楼项目的比拼 王积欢 摄

无数的血汗交织、不断的自我超越,才造就出一批批身着橘黄色战甲的人民守护神。2013年3月,忠元以优异的训练成绩完成受训,开始服役。

“作为消防员,除了扑救火灾,还有交通事故、跳楼、地震洪水救援,有时也会参与反恐行动。清理马蜂窝、抓蛇、救猫狗更是家常便饭。所以现在网民形容我们是‘万能蓝朋友’呢。”

忠元嘿嘿笑道,“每个夏天,我登高取下的马蜂窝多达3、40个。防蜂服是全密闭的特别闷热,一穿上,汗水哗啦啦流得像淋浴一样,衣裤全部打湿,眼睛也会被汗水盖住。”

在跋涉数公里后,凌晨7点,忠元终于成功将两人转移安置。指导员让忠元快去包扎伤口,他却充耳不闻,立即加入抢险清淤。直到被怒斥和下死命令,他才不情不愿地去休息。而不过半个小时,在简单食用几个面包、半瓶水后,他再度请战,执意要与老橙及晓峰汇合,执行新的任务。

另一边,老橙及晓峰携带救援绳索及救生器材,已经抵达洪水涛涛的河边村落。洪水已将房屋完全包围,彻底淹没了楼房。湍急的浊浪不断拍打着墙壁,水中一个个旋涡仿佛能将一切吞噬。老人被困在房顶,半截身体已在洪水中,身边围绕着一圈圈漂浮物。

危急之时,晓峰主动请缨,利用救生绳索穿过电线杆,在大树间搭建起渡河索道,冒死救援。

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几次洪峰经过,挂在绳索上的晓峰宛如水中浮萍,似乎随时会消逝在激流中。在一旁指挥的老橙揪心又心疼,后悔方才应该自己上,不该同意这个20岁的孩子涉险。

“老人在上面绝望地哀嚎,外面是他一家子哭得撕心裂肺。根本没时间想其他的,只想快点把群众救下来。”他已全然不顾个人安危。洪水夹杂着石块击打在身上,脑袋嗡嗡作响,他咬牙坚持、拼尽全力抵达老人身边。在清除老人身边障碍物后,两位消防员及家属通力协作,迅速制作了救援通道,将老人送到岸上。

老人获救后,身子一倾跪倒在消防员面前,老橙赶紧将他扶起。子女涕泪横流,连连夸赞“救命恩人”的英勇。

对于自己舍命救人的壮举,晓峰说:“这是消防员的职责和义务,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说我是‘英雄’,真的愧不敢当。”

我忍不住询问:“但你所做的,是连被救者亲人都不敢去做的事情。网上有个段子:消防员和阎王爷抢人,阎王爷说‘这次不能被你全抢了,至少得留一个’,消防员回答‘要不,那就留我吧’……但说心底话,大众在敬佩你们的同时,并不希望你们‘以命换命’。”

晓峰说:“在训练和救援中,一再强调注意个人安危。但一到现场,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实际上,横穿电杆这些都属于违规操作,但人命当前,咱们都会想着能多救一个就是一个。再危险的情境,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出征。比如火场,只要我进去了,我一定就要把人救出来,根本不会管什么炸伤烧伤!你穿上这套衣服,就要对这套衣服负责!倘若放弃那位老人,不仅会抹黑团队、引发舆论,我个人良心也过不去啊。”

再一次从阎王手中夺回人命,晓峰及老橙来不及休整,又接到上级命令,某村寨有大量人员被困。上午11点,已连续奋战数小时的老橙、忠元和晓峰再度汇合。消防先锋队联合当地民兵,约6、7人挺近村寨。在路上,他们成功发现并转移26名被困游客及工作人员。

刻不容缓,村寨中尚有百名群众等待救援。

中午时分,又经过6公里山路跋涉,救援小组终于成功抵达现场。冰冷的雨依旧下个不停,117名被困群众正聚在一起。

当有人看清迎面而来的“橙黄色”时,人群沸腾了起来:“消防官兵来了!我们有救了!”大家欢呼雀跃、哭喊声不断。“最开始是女性和老人孩子,接着一个个男子也嚎啕大哭起来。他们把我们团团围住,边哭边笑。我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老橙用卫星电话汇报情况,积极安抚乡亲们,紧锣密鼓地组织被困群众有序转移。晓峰背起一名阿婆,此前涉洪救援王大爷,晓峰的体能早已透支。忠元察觉出战友正在用意志力强撑,赶紧用安全绳将老人和晓峰绑在一起,便于晓峰空出双手抓取支撑物。

实际上,消防员所面临的考验不仅是体能极限,还有心理负荷。他们讲述的某次破拆救援让我印象深刻:“一辆轿车与货车相撞。轿车司机已经完全被压扁了,像个焉了气的皮球,惨不忍睹。副驾的女士陷入昏迷,生命垂危。那是个三伏天,破拆仅一小时,现场已经散发出浓烈的尸臭。”

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忠元接着说:“伤者在被移出车内的过程中,头骨的伤口扯着头皮一层层往外翻,向侧脸裂开……现场帮忙的群众全吐了。那次我们带了3个新兵,新兵们也忍不住呕出来,赶紧用手捂住口鼻又将污物咽了回去。”

“这种情况,吐出来也很正常啊?”

“那不行。我们心里都明白,穿着这身橘色衣服,所代表的就是整个消防队伍。哪能在群众面前吐得稀里哗啦的?这是不专业。”

消防员们所面临的,远远不止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烈火英雄》剧照

说回117名群众的撤离现场。忠元救出一位小女孩后,急忙把自己身上的头盔脱下,为女孩戴上。他对女孩说:“坚持住,叔叔很快就送你出去!”

归程中,大雨不断,落石纷纷。消防员们将自己身上的个人防护装备让给了群众们。小女孩很坚强,她忍着疼痛不哭不闹,甚至没有哼叫一声。为转移她的注意力,忠远不断向她提问,两人一问一答,在泥石流过境后的山路上印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也走在通往希望的生命线上。

将众人转移出危险区域,队长老橙坚持让队员们带着群众们先撤离,自己负责殿后。紧接着,他又返回村寨,再次挨家挨户搜索是否有被遗忘人员,誓要“一个都不能少”。

他们做到了。先锋队在地震及山洪中逆行的12小时,火速转移了数百群众,无一人重伤或死亡。

“为他们做得更多一些”

他们,在没穿上那一身“消防橘”时,也是一个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和你我一样,喜欢电影、游戏,也会在家里向亲人们撒娇。

他们不是超人,他们也会害怕,也爱惜生命。但当他们披上战袍,握紧手中的水管、消防斧和安全绳时,他们便是赴汤蹈火的钢铁战士,是险境中的逆行者,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真正的勇敢并非无所畏惧,而是双腿颤抖着仍向前走,在险境中凝聚成一股向上的力量。而被这些逆行者保护着的我们,我们的感动和敬佩,对消防员真的是最重要的吗?

实际上,我们可以为他们做得更多一些。

有数据统计,90%以上的火灾是由人祸引起。火灾无小事,不要因为一时的方便和侥幸,而酿成无法挽回的惨剧。纵观消防出警原因,虚假报警、恶作剧造成的无效警情,竟也让人触目惊心。如果全民消防意识能够提升,不仅安全自己和他人,也能减少逆行者们的涉险与牺牲。

消防从我做起,才是对英雄们最好的致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消防 安全 救援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09日 08:13

什么是对消防英雄最好的致敬?

10月11日 07:29

“双手融化了,我想这辈子都不能再扣枪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和美英比,中国规避了300多万人死亡”

澳大利亚有人这么抗议:反对将奥密克戎和德尔塔“种族隔离”

“美国为干涉我国选举做的准备,已被发现”

我军新型加油机首次现身台海,将成战力倍增器

“和美英比,中国规避了300多万人死亡”

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对奥密克戎最新发声

相继发现新变种病例,英德意等国“如临大敌”

今年圣诞节,美国啥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