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玮:从缅北死里逃生,他们竟回国当蛇头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27 08:38

左玮

左玮作者

真写稿,写真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柬埔寨“血奴”风波未平,一波又起。2月23日,“网红李赛高”及“缅甸北部”两个词条,先后登上热搜。招工陷阱及境外电信网络诈骗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01

“这里是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娇贵的小公主。”

这段话,出自某短视频平台爆火的“缅甸北部变装挑战”系列,起源于2013年一部以缅北为背景、描述“霸道总裁”爱上美女的言情小说《插翅难飞》。“缅甸北部变装挑战”和“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两个标签的短视频,在网上播放量达到几十亿人次。席卷网络的“缅北热”,使得东南亚成为部分人心目中“财富爱情双丰收”的天堂。

可事实上,缅甸没有言情童话,更不是天堂。在我国很多公安民警的眼中,跨境赌博、网络电信诈骗成为了近年缅北新增的标签。

s省t县的小伙子周某今年23岁,平日的爱好是刷小视频。2020年某天,他正在抖音上“欣赏”缅北风光。那些描绘缅北美好风土人情的视频让周某对缅北产生了好奇与向往。就在此时,网上一位好友唐某忽然与他搭话。

“他给我说,他在外地上班了,叫我和他一起去。我问他去哪里?他说缅北。”这也太巧合了!周某遂与唐某闲聊起来。

实际上,世上哪有那么多“机缘巧合”和“天降姻缘”,很多诈骗集团之所以能精准筛选目标人群,与某些黑灰产业有关。

“这些黑灰产业包括:养号吸粉引流、收购贩卖银行卡和手机卡、架设goip(虚拟拔号)设备以及收购公民信息等。”一位反诈民警告诉我,“犯罪分子会通过爬虫软件从一些社交软件中抓取关键词,也有犯罪分子混入各种标签的圈子窥屏、加人养号。表面上是共同兴趣爱好的知音,背后可能是一群犯罪份子在对你‘对症下药’。”

去年,在短视频平台拥有400万粉丝的网红“乞丐哥”高德飞,因拐卖妇女儿童获刑十三年六个月。高德飞利用“网红”、“明星”的“光环”接近未成年人、筛选目标,后将受害者拐卖至海南、江西等地强迫卖淫,造成了一个个惨剧。

高德飞落网后的自我“辩解”

而近些年,诈骗窝点加速向境外转移,很多被害者被拐卖到东南亚,脱离魔窟变得更为艰辛。

小伙周某,又是怎么一步步掉入陷阱的呢?

唐某给周某发送多个小视频,视频中唐某在缅甸灯红酒绿的生活让周某大开眼界。周某回忆:“他让我去那边上班。也不用出多大力,每天就负责和别人聊聊天。干得好一个月有一两万的收入,再好点儿十几万也有可能,反正就看你自己努不努力。这都是他的原话。”

天上掉馅饼,偏偏砸中自己,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对面似乎看出了周某的疑虑,便提出如果不放心、可以找几个朋友同行。唐某还承诺,前往缅北的一切费用由他包干。

顶不住诱惑,周某找到好友蒋某,俩人结伴坐上了前往昆明的航班。

在云南,唐某带着几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唐某一行带上周某蒋某,驾驶轿车向边境驶去。“坐了两三天,忽然开着到了山上,说要下车开始走路了。还叮嘱我们,等会翻越边境的时候动作要快。”

这让周某和蒋某感觉怪怪的。倘若此刻能意识到自己涉嫌偷渡,或许他们还能及时自救,错误也会止步于此。

一位律师告诉我:“我国《刑法》中的偷越国(边)境罪,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他们)这种情况,一般不会超过15 天。”另一位检察官则表示:“被胁迫的,甚至都不会给予(当事人)行政处罚。如果两人悬崖勒马、及时报警,公安部门因此抓住诱骗他们偷渡的犯罪份子,还能戴罪立功。”

但凡事没有如果。两人之后是“一步错、步步错”。

02

怀着侥幸心理,周某和蒋某来到了缅北。“那边也只是一个小城市,还没有我家乡县城发达。去了过后,唐某就把我们安排在三楼的宿舍里面,第二天就喊我们开始上班。”初到异国,两人新奇劲还没过,便被收走了手机、安排了密密麻麻的“课程”。

经过一个月的“话术培训”,周某和蒋某才恍然大悟,自己加入的原来是跨境电信诈骗团伙。所谓的“聊天”,实际是扮演各种角色在网上“下饵”。之后,两人每天切换着商业精英、IT投资人、美女等角色,和数不清的网民聊天。若筛选出目标,便转交“上级”继续放饵,直至大鱼上钩。

在这个出卖灵魂的房子里,评判一个人成就和地位的唯一标准就是骗到了多少钱。所有人都被监视,如果没能完成每天增加三至五人联系方式的“任务”,便会惨遭酷刑。

“用手铐一直铐着,关在房间里面,没有吃的,每天被电击棍打。如果还不听话或者业务不达标,就关在水牢里。水牢里是他们特意收集的污废水,臭得很,如果人在里面关上一个月基本就废了。”

从水牢出来后,两人恳求“上级”放他们回国,却被答复想要离开,需要缴纳数万元的“赎身费”,并被威胁业务再不达标,就以五万一人的价格把他们转卖到泰国。

出境路不易,回国路更难。为了脱离魔窟,蒋某想尽办法联系上了自己的父亲,谎称自己在外做生意需要资金,让父亲转账到境外。

在父亲的帮助下,两个多月后,蒋某离开了缅甸回到了家乡。但周某父母早已离异又再婚,并不愿搭理儿子。蒋某走后,周某依然滞留于缅北,他无数次燃起逃跑的念头,又被“公司”里“保安们”黑漆漆的枪口给吓了回去。就在他深感绝望之时,“上级”主动找到周某,向其告知了一种“自救”方式。

“他说你喊几个朋友过来了,我就放你回去。”为了逃离深渊,周某为虎作伥,联系上家乡好友王某、李某等人,复刻了唐某欺骗自己的套路。王某等人很快上钩、被困缅北,他们中最大的不过20出头,最小的是一名15岁的未成年人。

然而,“上级”却出尔反尔、继续将周某困在当地。“他说,如果你不继续叫人过来的话,我就要把你弄死在缅甸。”之后,周某在缅北呆了整整四个月,天天生活在非人的地狱中。他深知继续留在此地,最后定被折磨致死。于是鼓起勇气、悄悄藏起了一点钱,在某一天瞅准机会跑下了楼,拦住一辆车后朝着国境线一路狂奔,终于脱离了缅甸。

好不容易脱离魔窟,回到家乡的两人不仅没报警,反而越想越气,后悔出境一次不仅没赚到钱,还被“老板”拖欠了打工费。

当我和当地一位反诈民警谈到此处时,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也知道,这两年我们哪天没有在宣传反诈?整个县反诈宣传天天搞,全国各地宣传方式更是‘卷’上了天。县里每个社区都安装反诈宣传屏,在沿街商铺户外LED屏、电影院观影广告等载体上反复宣传。县里一些重点人群聚集片区,还专门举办戏曲表演邀请群众观看,在群众候场时发放宣传单、帮助不会操作的老年人安装反诈APP……”

除了铺天盖地的反诈宣传,多地公安局还发布了关于奖励举报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的通告。2020年8月,小陈被诱骗加入电信诈骗团伙,机智逃脱后立即报警,并且帮助警方一举捣毁犯罪分子在境内的窝点。事后,警局为小陈颁发了2000元奖励金。

“反诈民警连麦西厂公公”的视频一度走红网络

与小陈不同的是,蒋某回到国内没多久,再次与缅北搭上了线。据办案警察介绍,蒋某回国后好逸恶劳还想着发大财。最后竟产生了干脆自己当“蛇头”诱骗朋友赴缅,让缅北“老板”按人头数提成的荒谬想法。

蒋某诱骗到朋友后第二次前往缅北,但他不仅没有赚到“人头费”,反而被以“无用之人”的货物身份转卖给了其他犯罪集团。幸运的是,在人员转运过程中发生混乱,蒋某趁机跑了出来。

出入境管理处的教导员介绍:“几个胆大的在转卖过程中逃跑,通过不同边境跑回来了。”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安全回国。事后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当时有位赵某没有跑掉,现在被转卖到哪个国家都不知道了。”

周某、蒋某回国之后,自诩聪明、死里逃生,仍像平日一样过得吊儿郎当。实际上,公安局早已在调查本地前往缅北进行电信诈骗的嫌疑人,周、蒋二人便是重点目标。因作案地点在境外,公安机关侦查破案难度极大。在获得上级及出入境部门的线索,经过大量摸排走访工作后,警方掌握了流窜在省内四市的八名犯罪嫌疑人的详细情况。

T县警方将周某、蒋某成功抓捕,并先后联系上境外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劝其投案自首。很快,王某、郝某在内的境外六人全部归案。而最初将周某诱骗至缅北的唐某,警方仍在侦查之中。

2021年11月,周某、蒋某等人站上了被告席。周某大感委屈:“我也不知道犯法了,我也是受害人啊!”周某的辩解,让人想起了大网红“乞丐哥”的“巧舌如簧”:“我是介绍女孩子给那些集团,只是个中介作用。我以为最多拘役。”一位受访警察对此嗤之以鼻地回答:“沾染了血腥的人口贩卖链条,还想不知者无罪独善其身?怎么可能!”

最终,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周某、蒋某因犯偷越国境罪、组织偷越国境罪,分别被判处五年四个月、两年十个月有期徒刑,王某等人则被判处拘役四至五个月不等。

其他地区涉嫌偷越国边境的犯罪嫌疑人被刑拘  吴海燕 摄

03

周某、蒋某在法庭上,均后悔不已。本可以在国内安稳地就业生活,却为了所谓“暴富梦”偷渡境外;本是犯罪集团的受害者,却不思悔改为虎作伥。但比起被转卖抽血的柬埔寨“血奴”和那些消失在东南亚犯罪链条中的受害者,他们已幸运太多。

在各地公安机关解救出来的案例中,一位24岁的小伙子,由于不愿干网络诈骗和“杀猪盘”的非法工作,被拷在黑屋的铁架床上三天三夜,仅吃了一碗泡面。在缅北另外一个团伙里的四川小伙小张,因为不愿意诈骗又拿不出赎金,被剁掉了四根手指。

正如一位被解救出的青年所说——“能够活着回来已是万幸”。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分子为了躲避中国警方的抓捕,将犯罪的窝点挪到了东南亚等海外地区,缅北更是其中的重灾区。为防止更多民众被骗,公安机关坚持打防结合、防范为先,全力减少发案。

2021年1至9月,公安部平台每天发布预警指令数达9.8万条,成功避免2056万人被骗;同时加大技术反制力度,成功拦截诈骗电话13.8亿次,短信15.7亿条,累计封堵涉诈域名网址172.9万个,共紧急止付涉案资金3010亿元。

但打击电信诈骗的难度,与“扫黑除恶”、“禁毒战线”不同,不是单凭人民警察舍生忘死、重拳出击就能立竿见影的。诈骗分子分布地域广泛且大部分集中在境外,打击境外犯罪时,我国边境线外的不法之地,是我国公安机关难以逾越的一条红线,对于不法分子们来说,绵长的边境线带来了“暗度陈仓”的“天时地利”。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此次“血奴”事件中,受害者小李和利欲熏心的周某等人不同,是在58同城网站上看到正常薪资的招工广告,随后在广西面试时被控制、偷渡,最后一步步沦为“血奴”的。但据58同城的说法,目前尚未确定受害者是在该网站看到的招聘信息,58同城也称未查到对应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

平台与受害人的说法存在矛盾,真相如何,仍需静待警方的调查确认。但如果受害者陈述属实,意味着犯罪集团在“断卡行动”后(2020年-2021年,全国范围内切断犯罪集团手机卡和银行卡的专项行动),更多地盯上了网络平台和网红大V的影响力。

快破案不如不发案。“金三银四”的招聘季即将到来,公安部门针对“境外淘金热”的拦截、劝返工作一直在持续。多地反诈中心发布紧急提醒,呼吁求职者不要掉进赴缅甸、柬埔寨等7个国家的“高薪务工”陷阱,否则等待着你的不是“霸道总裁”和“美女”,而是“插翅难飞”的无尽深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电信诈骗 蛇头 人口买卖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27日 08:38

血腥的缅北人口贩卖链条,如何渗透进中国?

02月01日 09:15

工业化意味着什么?英雄们无需在水门桥肉身战钢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西方决定改写规则,但中印不会当听话的哑巴”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美英等对俄发动混合战,已成敌国”

欧洲小麦价格创新高,美国:印度请三思

财政部:前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293亿元

欧盟还是没能禁运俄油,立陶宛先急了

俄军“护送”下,260名乌军撤离亚速钢铁厂

被美封锁60年,这个国家2岁小孩都打上了自产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