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玮:“执法记录仪里的画面,让从警10年的我心有余悸”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1-10 07:59

左玮

左玮作者

真写稿,写真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左玮】

110,是家喻户晓的报警电话号码,是守护平安的象征,也是独属于人民警察的节日。2024年1月10日,第四个中国人民警察节。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一起来听听2023年,基层警察们印象深刻的那些人和事。

01

“接处警就像开盲盒,永远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提到2023年印象深刻的事,很多警察脑海中没有浮现出轰轰烈烈的大案要案,而是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奇葩警情。

有人报警“自己脑壳里嗡嗡嗡的,怀疑外星人在监视自己”,有人报警“汽车没油了,送点油”,有人报警“邻居头顶乌龟,这不安全”,有人报警“女朋友哄不好了”,还有人报警“我不报警”。

2023年某个深夜,成都市浆洗街派出所110综合指挥室接到一个报警电话:

报警人称,自己把三岁的娃娃独自留在17楼的家里,现在家中监控找不到娃娃了,需要警察帮忙看看,自己也在赶回来的路上。

“电话那头很急,我也急,毕竟三岁的幼童不见了,对父母来说可是大事,于是我和当天值班的民辅警火急火燎地赶到涉警小区,敲门后发现屋子里确实没有声响,万般无奈之际,我一脚踹开了门冲了进去。”

一番搜寻,家中没有幼童,只有一只中华田园猫。再联系报案人,才得知这只喵星人正是她的“娃娃”。

“你也没问我(娃娃是猫)啊!”

“为什么要踹门?不能翻墙吗?”

“那谢谢警官了,我快到家了,你们先走吧,我娃儿没事就好!”

第二天,民警再次来到报案人家中,他拿着一个崭新的防盗锁,修理昨晚被自己踹坏的门。

“有些警情当时会恼得火冒三丈,还得逼自己把‘冷静’刻在脑门上。但事后回味起来,这种警情也算苦中作乐、颇得乐趣。”泸州市某派出所民警阿南告诉我,“但有些警情,真的是拿自己人生开玩笑。”

某天傍晚,正在派出所值班的阿南遇到一小伙投案自首。“他说他偷了辆摩托车,希望警察抓他。”联系上失主后,一对中年夫妇火急火燎地赶到了所里,却连连请求阿南不要立案。“原来是个网瘾青年,以500的价格贱卖了自己爸爸的摩托车,拿着钱离家出走了。在网吧里浑浑噩噩过了一段时间,钱用完了就到派出所自首,希望国家管饭。”

阿南无奈至极,也理解家庭间的矛盾及难处,没有以刑事案件立案。阿南积极调解亲子之间矛盾,好说歹说,小伙死活不回家,父母气急也拂袖离去。“他一直在所里待到凌晨,又想回家了,让我开警车送他回家。他父母惯着他,我能惯着他吗?我便通知他父母赶紧过来接他。”

2020年后,因政务分离、12345改革和宣传整顿等举措,全国各地无效警情均有所降低。但不得不提的是,近些年,另一支队伍却以极快的速度在假期里“异军突起”——小学生骚扰110的警情,在很多地区已超过成年人酒后骚扰占比,约占骚扰报警数的“半壁江山”。

“尤其是寒暑假,神兽不仅没了学校约束,平时还能玩电话手表和手机。不想补习报警自己被绑架的,为表现自己胆子大骚扰警察的,父母辅导作业时报警自己被家暴的......”因女警的天然亲和力,常常处理“熊孩子”警情的小斐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很多时候,基层没有大案要案的“强矛盾”、“强刺激”,有的是电动车被盗,群众间的几句口角,甚至上述奇葩警情……疲惫过后,他们却更得一份宽慰与心安。

“原来那个孩子没有被绑架”、“没有大案要案,才是人民之幸”、“现在刑事大案很少了,以前最忙的痕检科都去搞反诈了”、“比起西方国家每年的跨年夜都会暴动,警民打成一片。我们中国确实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治安和老百姓”、“2024,龙年大吉。真心希望少一些警情,多一些万家安宁。”

02

“年关将至,骗子们也在冲业绩,大家一定要注意防范。”前些日子,一件“我,回新加坡,打钱”的诈骗案件令民警小阳印象深刻。

12月29日晚,许先生到小杨所在派出所“登记”,希望民警督促一新加坡男子“兑现承诺”。原来,许先生傍晚下班时被一名开豪车的男子搭讪。豪车男自称要回新加坡过年,让许先生赞助4000元路费和一条700元的烟,并称感谢费已转至许先生银行卡上,“24小时之后才能到账”。随后,豪车男开车送许先生回家。深夜,许先生因“担心明天钱不到账”,连夜赶到派出所“登记一下”。

“这种接触式诈骗,只要诈骗分子还没挥霍完,还有追赃的可能。境外电信诈骗,才是难于上青天。”

近几年,为了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民辅警们施展浑身解数“好言相劝”、“穷追猛打”、“围追堵截”。但拦截追赃不易,因涉及它国政治外交等,境外追捕挽损更是难上加难。

虽有重重困境,公安努力破局。

2023年,我国重拳出击,与多国合作打击跨境电诈。#打击缅北电信诈骗取得重大战果#、#缅北四大家族#等词条屡上热搜,引爆讨论。阿星是巴中某派出所的反诈民警,刷着新闻的他,心里憋了很久的气,似乎终于得到疏解。

他多次想到小帅(化名),那位既是受害者,也是一名曾经参与电信诈骗的年轻小伙。小帅也是罕见的,主动联系公安机关,愿意公开自己不堪的缅北遭遇,为反诈宣传出一份力。

2019年,小帅被同学以“高薪工作”为由骗至云南,又以“先边境旅游放松一下”为名将他带到人迹罕至的边境山村。在边境上,小帅被一群持刀壮汉抢走手机和身份证,关进了黑漆漆的房间,几日的监禁后又被塞入面包车。不知颠簸了多久,下车后他被劫持着翻山越岭,走出大山时已身在缅北。

在一个封闭的院子里,小帅被此前只在游戏中见过的AK47抵住,吓得瑟瑟发抖。之后,他和几十个人及两头熊一起被关押在混合着发霉、臭水沟和鲜血味道的地下室里,实施电信诈骗。完不成任务,轻则被电击棍毒打,重则塞狗笼关水牢。

小帅多次尝试自救,可他拿不出高达70万的“赎金”。他也冒死两次逃跑,均以失败告终,随之而来的是惨绝人寰的虐待。“策划逃跑的那名同事被关进了狗笼,每天和狗同吃同睡,我也因二犯,被罚跪在碎玻璃上,鲜血直往外冒。”电击、棍棒毒打、跪玻璃碴子、关水牢、吃石子......

小帅的信件原文(节选)

前两次逃跑失败后,老板对小帅管理更加严格,小帅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回到父母身边了。

转机发生在2023年初,小帅在巴中南江县民警的秘密联络和指导下,冒险用“公司”小卖部负责收钱的手机,安装了隐藏系统和民警建立了长期联系。他也从父亲处得知,家乡民警很担心他,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他的线索,这使小帅重拾了出逃的勇气和信心。

“民警为我制定了最佳逃跑路线和营救方案,我就差个时机了。”

之后,机会来了,“老板”为拓展诈骗业务,派小帅和同事到另外一家公司学习,而另一家诈骗公司的看守相对比较松懈。在该公司,小帅找准时机,按民警制定的逃脱路线成功逃出了“公司”,最终在接应地点见到了助自己逃出魔窟的民警。“我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这是他见到民警时说的第一句话。

三年未见的父子俩紧紧相拥

2023年1月至9月,公安机关侦办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68.9万起;缅北向我移交3.1万名电诈犯罪嫌疑人;见面劝阻1389万人次,紧急拦截涉案资金3288亿元......但缅北四大家族的落网,不意味着诈骗人员已受到彻底清算,更不意味着诈骗的土壤就此铲除。

“正如2023年热映的《孤注一掷》所言,人有两颗心,一颗是贪心,一颗是不甘心。”阿星说,“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防范于未然更重要。愿2024年,我们共同守护好‘钱袋子’,少一些‘贪心’和‘不甘心’。”

03

“年关年关,百姓过年,警察过关。”稳定关、交通关、服务关,别人逢合家团聚的日子是警察最忙碌的时候——巡逻在大街小巷、执勤在治安卡点、值守在基层派出所。对于入职不到两年的新警小郭来说,2023年印象最深刻莫过于“春节七天值班”。

“大家平时都很照顾我,春节时我就希望同事们多在家陪伴家人。”小郭在一线的时间不长,但已经感受到了基层的实际情况与警校理论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这种差距激起了这位年轻民警力求突破、想要独当一面的斗志。于是,入警的第一个春节,他主动选择了“镇守”派出所。

春节七天,小郭在街边巡逻、排查隐患,也在居民家中调解酒后纠纷;既为异地回家的群众补录指纹,得到了“初三都不打烊,辛苦了”的称赞,也在驱逐聚众赌博的群众时遭受了不少白眼......

“平常跟着师父师兄出警,多听少说。自己牵头处理警情,才深刻体会自己业务不熟经验不足。”比如,纠纷调解中双方吵得白热化时,自己还不太能把控节奏;比如,面对好事者拿着手机拍摄自己处警过程,自己仍会起情绪。小郭感慨,今年春节自己还想多值班几天,只有实践过更多情况,才能从纸上谈兵过渡到敦本务实。

但与千里之外同样“镇守”派出所,却被村霸势力袭击的吴所长相比,小郭已经幸运了很多。那一年的大年三十,村霸家族恶意堵路致使交通瘫痪,并袭击了赶到现场的吴所长等四名民辅警。四位民辅警的除夕夜,是在医院中度过的。

“2023年,虽然也有针锋相对的时刻,但好歹没有负伤或者‘挂在墙上’。”因N区警力不足,一人身兼刑侦经侦反诈调解等工作的综合岗民警阿阳感叹。谈起2023年印象最深刻的事,“上半年,一位兄弟执法记录仪里留下来的画面,令从警10年的我仍感到心有余悸。”

阿阳告诉我,那天一位村民报警,村中一名精神病人发狂已连杀两人砍杀一人。“值班民辅警立即全副武装出警,赶过去时,在一个狭窄的田坎上和对方偶遇。对方提着砍刀就冲上来了。”警察们持盾防御,民警掏枪还击。民警连开5枪,3枪命中。可对方竟没倒地,依旧发了疯般提刀劈砍。

“纯钢的盾牌都被砍出了裂口,你想对方发狂时力量多大。”面对歹徒接连不断的攻击,民警来不及换弹,只能被动防御。“钢盾防住了对方对着头和脖子劈的七八刀,但没防住下半身,民警腿从膝盖处被砍断了,他直接摔下了田坎,对方也跳了下去......”后面的情景和民警的遭遇,阿阳不忍回忆。

实际上,1月10日不仅是人民警察的节日,也是警察队伍缅怀牺牲民辅警、接过遗志继续向前的日子。2023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253名民警、164名辅警因公牺牲,4565名民警、3311名辅警因公负伤,共授予(追授)一级英模5名、二级英模143名。

“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这是和平时期流血牺牲最多的职业群体的真实写照。世上本无盖世英雄,不过是普通人中的站出了一群人,怀非常之胆气,护身后之万千。

多次涉险、屡获表彰的马德铭所长对我说:“没有哪个人天生喜欢危险。但这套衣服就是有这个魔力,我也不算年轻了,只要穿上警服,还是像当年愣头青的时候一样,有一种勇气上涌头脑发热的感觉。当别人遇到危险状况的时候,脑子里其实想不到那么多,就是觉得我要站出来,该我上。我知道每个人的生命都很珍贵,但穿上警服的时候,我不仅仅是一个人,这套警服代表的可能更珍贵。”

04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时,他们是血性胆气的剑和盾,而在复杂工作环境中阅尽的人情冷暖,使得他们情感更为细腻执着,于无声处见情怀,平凡之中现担当。

池勇军从警25载,已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两鬓斑白的前辈。说起2023年印象深刻之事,即将从湖州吴兴区公安分局退休的他,不由想起了与娇娇的“十年之约”。

时间回到2013年清明节,桂花山公墓下车流不息。上山祭扫的人群熙熙攘攘。由于车辆及祭扫的群众太多,上山的一段路实施了交通管制。

人群中一名警察背着一名女孩,旁边两名年近80的老人互相搀扶着,步行前往墓地。

池警官告诉我:“清明前,娇娇爷爷到我们道场派出所求助,请协助他们一家去山上扫墓。”实际上,娇娇爷爷一开始便跑错了辖区,这个警情本不属值班的池警官处理。但收到求助的池勇军二话不说,一口答应了下来,得知三人返程不便,又主动提出送他们回家。

“送他们回家的路上,我知道了女孩名叫娇娇,他们上山前往祭奠的是自己的母亲。母亲在车祸中不幸去世,娇娇也因车祸前后经历了六次手术,才保住了性命,但身体却留下了残缺。妈妈去世后,娇娇父亲重新组建了家庭,从此再不与娇娇来往。娇娇只能由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看着这个与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池警官告诉娇娇,人民警察一定会陪伴她长大,“十年之约”也由此而来。

池警官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出时间陪伴女孩。渐渐的,从不开口说话的娇娇愿意和他交流了。“有句话我忘不了。她说,‘爷爷奶奶如果去世了,她也就随爷爷奶奶去了吧’。”池勇军不愿女孩就此放弃自己,为了打开女孩的心扉,他像亲人一样鼓励她学习、陪伴她复健,带她春游秋游。他们一起去郊外踏青,去寻访古迹,去参观太湖,去动物农场,他带着娇娇领略不同的风景、认识越来越多的朋友。

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只有平凡岁月里点点滴滴的守望和帮助。最初的四年,娇娇家不在池警官负责辖区,有诸多不便。后来娇娇家要换房居住,池勇军积极奔走,并报告政府有关部门获得了帮助。最终,娇娇不仅搬到了池警官所在辖区,新家还距离派出所很近很近,越来越多民警加入了这个特殊的家庭。“有时是我,有时候是我的同事或者社区干部。每十天一定会有人去陪伴她。”

女警陪娇娇谈些女性间的私密话,社工教娇娇绣花打围巾做工艺品......每一年的清明节,老池也会提前查好天气,避开人流规划好路线,同娇娇和爷爷奶奶去山上扫墓。

这十年,娇娇变了。她努力的复健,从一开始坐轮椅都无法直起上身,到如今可以独自站立;她不再封闭自我,踏出家门走进成人培训课堂,顺利拿到北京理工大学的函授文凭,并学习了足以安身立命的一技之长。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对生活和社会也有了更多的期待和希望。

看着努力复健的娇娇,池勇军难掩欣慰

娇娇的这些变化,化解了爷爷奶奶长久的心病。谈起池警官,娇娇爷爷有些激动:“娇娇以前很自闭,在池警官和他同事的帮助下,现在开朗了不少,以后的生活工作都不用愁了。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这样的温暖故事并非孤例,在全国各地派出所、公安局甚至戒毒所、监狱中,那些在职务之外,尽己所能“多帮一次、再拉一把”的人民警察比比兼是。日日夜夜、岁岁年年,他们遵循警旗所指,不负誓词所托,在坚守中演绎出属于自己的不同“警”色。

岁末年终,阖家团圆之时,万家灯火的背后总有这么一群人在默默守护平安。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周子怡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