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武汉29岁男子被邻居杀害 因打呼噜与凶手结怨

2019-03-18 08:18:49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楚天都市报”(ctdsbgfwx)

12岁那年,郑爱佳没了父亲。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更可怜,才4岁就永远失去了父亲。

“爸爸是不是死了?”儿子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爸爸去上班了!”话还未说完,郑爱佳就转过头去,抱着老公邵东明的照片,泪流不止。

今年3月8日晚,在武汉东湖高新区汤逊湖社区一处胶囊房内,29岁的邵东明被租住在隔壁房间的李涂杀害。

郑爱佳说,丈夫睡觉爱打呼噜,因此与李涂发生矛盾,案发当天早上,两人发生过争吵。

胶囊房里的鼾声

邵东明是江夏人,16岁那年,他就跟着姐夫出道学厨艺。和大多数厨子一样,在后厨待久了,邵东明的身材渐渐发福,大家都喊他“胖子”

邵东明的哥哥说,胖子睡觉爱打呼,弟弟也不例外。兄弟俩以前睡在一张床上,弟弟鼾声如雷,吵得他睡不好觉。

妻子郑爱佳说,2014年她刚嫁给邵东明时,也忍受不了丈夫的呼噜声,后来慢慢习惯了。“人睡着了,打呼又不是有意的。”

家人能够忍受的毛病,外人并不一定能够包容。

去年底,经同行介绍,邵东明来到武汉华夏理工学院桃园食堂三楼一家档口做厨师,每月工资5000元,包吃包住。住处是老板找好的,位于离学校食堂不远的汤逊湖社区,步行大约20分钟。

汤逊湖社区是一个老小区,有些房子被改成胶囊房出租。邵东明住的也是胶囊房,该房间位于一套复式楼,第一层被隔成四间房,但只有两名租客入住,分别是邵东明和李涂,楼上住着房东。

木板隔开的胶囊房(图片均自楚天都市报)

邵东明的房间只有五六平方米,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塞了床和桌椅后,房内几乎没有什么空间。

隔壁李涂的房间面积也大不了多少,两间房中间隔了一层木板,木板还没完全到墙顶。

这样的住处自然无法阻隔邵东明的鼾声。鼾声大了,李涂也曾拍打木板,以此提醒他。旁人并不知道这两名租客最初是怎么沟通的,反正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两人开始发生口角,冲突愈演愈烈。

春节前,哥哥听邵东明说起过这事。邵东明想重新换个房子,老板说等再招一个厨师,租个两室一厅。

郑爱佳说,年后老板一直没有招到人,老公在学校附近看了一个单间,租金要600元,比他目前租住的胶囊房贵了150元,老板嫌贵了。

踹门引发的争吵

郑爱佳也在武汉打工,虽然不在一处,但她每天总会抽空通过微信和丈夫聊语音。

邵东明作为厨师,经常一站就是一整天,回到住处时总是腰酸背痛。有次通话中,邵东明跟郑爱佳说:“老婆你要在这就好了,还能给我按按背。”郑爱佳鼻子一酸,心疼不已。

1月10日晚上10时26分,郑爱佳给丈夫发去微信视频,被邵东明直接挂断。“隔壁睡了。”他发来文字解释,郑爱佳心领神会,她不想让老公为难。

在郑爱佳心里,个头不高、身材发胖的邵东明早已成为她的依靠。每逢重要节日,邵东明总会给她准备点小惊喜,小两口结婚5年来和睦恩爱。邵东明的梦想是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前几年,夫妻俩拿出所有积蓄在湖南开了一家快餐店,可惜亏损严重。生意失败后,两人只好回到武汉打工,但邵东明心里并未放弃开餐厅的梦想。

在妻子面前,丈夫也谈起过隔壁租户对他打鼾有意见,想搬走换个地方。她知道丈夫打鼾是无意的,就劝邵东明跟人家好好解释。

春节前,李涂向房东说起此事。房东劝说:“打呼噜算个么事?你们年轻人互相体谅下。”

3月8日凌晨,因为邵东明打鼾,李涂踹了他的门板,两人再次发生争吵。一大早上班前,邵东明去找李涂理论,但对方没有开门。当天,表弟赵飞到食堂找邵东明,请他帮忙介绍工作,想到档口帮忙切菜。邵东明向表弟吐槽,因为自己打鼾,早上与李涂吵了起来。赵飞还劝他别当回事,两人准备下班后一起回江夏纸坊的家里与家人聚餐。

夺命的砍杀

下班前,邵东明找来自己开面的的朋友黄耀,准备坐他的车回纸坊。

当晚7时30分许,黄耀在学校门口接到了邵东明和赵飞。邵东明说,他早上跟李涂扯皮,李涂踢了他的门板。黄耀劝他:“小事,算了,回家!”不过,邵东明说还要回租住处拿衣服。“你就休息一天,有什么好拿的?”黄耀拗不过邵东明,把车子开到出租屋楼下,打算跟着上楼,看看他住的地方。

下车后,邵东明走在前面,黄耀和赵飞跟在后面。邵东明并没有进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隔壁一间亮灯的房间。

大约两三秒钟后,邵东明突然叫嚷起来,两人连忙冲了进去。房间内一名陌生男子手里拿着一把菜刀,邵东明捂着头。黄耀见状立马呵斥道:“把刀放下!”不料,男子拿刀朝他和赵飞袭来,两人猝不及防,连忙用手遮挡头部,四处躲闪。

黄耀逃出房外,坐在门外的楼梯台阶上,意识逐渐模糊。 赵飞惊慌失措,跑到阳台。见无路可退,他双手抱头,任由对方挥刀。最后看血止不住,赵飞站起来,求对方不要砍了。这时,房东从楼上赶下来,拉住男子,他才收手。

砍人的正是李涂。房东连忙打了110,李涂随后也报了警。受伤的邵东明虽跑出了房间,但倒在楼外,地上一片血泊。

事发现场房间和走道血迹斑斑

救护车赶来后,确认邵东明失血过多,不幸身亡。赵飞和黄耀到处是伤,被送往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待调查的真相

丈夫遇害之前,郑爱佳跟邵东明打过电话,说半个多小时后可以到家。她回到纸坊的家里,却迟迟没有等到老公,电话也一直打不通,郑爱佳有种不好的预感。当晚9时许,赵飞打来电话:“我哥被人砍了!”

郑爱佳和家人连忙赶到医院和派出所,没能找到邵东明。她最后从民警那里得知,人已经被送到殡仪馆。郑爱佳当场瘫倒,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年迈的双亲瘫倒在床,年幼的儿子嚷着要找爸爸,郑爱佳整日以泪洗面。

黄耀受伤后一直住院,直到前几天,他才知道邵东明去世了。“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那天我一定不会开车送他去出租屋。”黄耀为朋友的不幸感到悲伤。

邵东明租住的胶囊房

“因为打鼾这点小事,真是不值得!”黄耀说,当时他不知道邵东明去的是李涂的房间,邵东明之前也没说要去找李涂。如果他提前说了,自己肯定会有所防备。

邵东明的房间内,放着一袋装好的衣服。 当时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回房拿衣服,而是去了李涂的房间,惨剧又是如何引发,邵东明永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了。赵飞猜测,表哥可能看到李涂房里亮着灯,临时起意,要去找他理论。不想对方竟准备了一把菜刀。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文中人名均为化名,文/ 刘闪)

分享到
来源:楚天都市报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愤怒的中国人
愤怒的中国人
小编最近文章
日本外相:感谢!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