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成都洗车行将公厕上锁:没人管 我们交水费我们用

2017-12-14 07:44:38

远洋朗郡小区的住户冯先生有些想不通:小区外的一间厕所,为什么被旁边的洗车行锁起来专用了?他觉得挺不方便:“有时在外面想上个厕所,却上不了。”

洗车行老板承认是自己锁的,并表示,“大家都在用,收水费却是找我们”,之后才锁上的。

小区物管称,厕所移交给了政府,是“国有资产”。金泉街道办相关负责人拿出文件显示,开发商只向街道移交了社区用房,“厕所没有移交给我们。”

据《成都商报》14日报道,12日晚间,记者最终被告知,这间厕所建筑实际上被移交给金牛区城管园林局。城管部门表示,曾协商由物管管理该厕所,下一步将对厕所维修,预计最快下周开放。

12月12日,远洋朗郡小区外,门牌号为土龙路273号的厕所

住户疑惑: 开了几年的厕所 怎么锁了?

冯先生是远洋朗郡小区的住户,最近几年他很困惑:挨着小区的一间厕所,为什么被锁上了?

“房子是2012年交房的。”冯先生回忆,当时从小区2号门走到土龙路路口时,紧临着小区的是这间厕所,“最开始开放了两三年。”约两年前,冯先生再经过厕所时,发现被锁了。

冯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去问过小区物管和社区,“都说不归他们管。”询问后得知,是旁边的洗车行锁住厕所。冯先生表示:厕所怎么成他们私用的?

洗车行:没人管,我们交水费我们用

12日下午,记者来到两河西三路129号远洋朗郡小区,从2号门走到土龙路路口时,一位女士刚好从路口的厕所出来,厕所上挂着门牌号为“土龙路273号”。见记者要进厕所,女士指向门上一把锁叮嘱:“出来时把门锁上。”

厕所里只有女厕可以用,大厅和其他几个房间摆放了洗车行的灯箱广告等杂物。记者注意到,女士是一旁洗车行的经营者。她告诉记者,自己2014年接手洗车行的铺面,“铺面不包括厕所。”印象中,当时厕所是大家共用,但没人管理和打扫,而厕所的水费却是让洗车行交

“一个月多的时候有几十元。”因为水费较多,他们找人查看水管,还发现了漏水。“后来我们把厕所锁起来了。”当然,厕所的水费也一直是他们在交,“每个月几元钱。”

物管:厕所是“国有资产”

街道办:移交项目不包括厕所

“那间厕所移交给政府了。”远洋朗郡小区物管经理说,她了解到该厕所已是国有资产。

记者了解到,小区开发商成都市同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曾向金泉街道办移交过相关配套项目。“移交给我们的项目只有社区居委会用房。”金泉街道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找出当时的档案文件。

在一份签于2014年的公共配套设施移交协议上,小区开发商将其建设的社区居委会项目移交给了金泉街道,其中注明建筑面积为116.28平方米;另一份金泉街道办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其接收的社区居委会位于两河西三路129号7栋1层1号。

12日傍晚,在这位负责人的引导下,记者在厕所的后方见到一处关着门的房屋,“这间是当时移交的社区居委会用房,由于面积等不达标,所以一直没使用。”她强调,厕所并未移交给街道办。

相关部门:清理杂物 最快下周开放

厕所建筑的权属到底是谁?开发商告诉记者,厕所已移交,“移交给了当时的金牛区城管局。”13日上午,这也得到金牛区城管园林局的确认

“当时为方便开发商办理产权,开发商和我们签了移交协议。”金牛区城管园林局环境卫生科相关负责人介绍。他表示,这间厕所的管理房不达标,“面积不足4平方米,按照标准要6~8平方米”,另一方面,此前厕所前方的道路呈封闭状态,“当时厕所不具备对外开放的条件,所以我们和开发商协商好,委托物管管理。”

“我不太清楚委托管理的事。”物业经理表示,她到岗不久,此前工作人员没有交待厕所管理的事。

现场,金牛区城管园林局环境卫生科相关负责人提出,由物管方面清理厕所中的杂物,“我们再对厕所设施进行维修,预计最快下周会开放。”他表示,之后厕所的水电费将由他们负责。

分享到
来源:成都商报 | 责任编辑:赵可心
专题 > 西南城事
西南城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