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经略:现代希腊建国时代的债务危机

2015-07-03 07:52:07

(文/吴梭伦)最近几年希腊经常占据世界新闻头条,但基本上不是什么好事。就在最近,希腊还在和欧盟较劲,希腊总理放话让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赖账,引发欧元区的高度紧张。当然,主要的冲突发生在希腊人和德国人之间,谁让德国人现在是欧洲老大嘛。希腊人最后投降了,让债主们稍微松了一口气。

由于希腊人弄得德国人不爽,德国人也就开始黑希腊人。6月11日德国的《世界报》就发了篇文章,说现在的希腊人跟古代的希腊人从血统上毫无关系。

19世纪以来,德语世界逮住希腊人黑一通,是很时髦的事情。奥地利有个叫Jakob Philipp Fallmerayer的学者写了本Geschichte der Halbinsel Morea während des Mittelalters,在其中他提出,现代信东正教的希腊人跟古代希腊人在血统上完全是两回事,古代希腊人早就灭绝了,现代希腊人是民族大迁徙之后斯拉夫人的后代。

不过,这哥们的理论可是有政治用意的。作为一个奥地利人,他支持的是哈布斯堡皇室向南扩张的事业,而对英法等列强支持希腊独立战争颇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英法等列强是被一种虚假的“光荣属于希腊”的迷信毒害了,完全搞不清楚现在这个希腊和古代的希腊没多少关系。希腊人非常不喜欢Fallmerayer,因为Fallmerayer可不仅仅是拿别人的祖宗过了把嘴瘾,这还是有严重后果的,二战期间,纳粹占领希腊时,就拿Fallmerayer的理论证明希腊人出身低贱。

Fallmerayer的理论从科学上站得住脚么?现在有DNA技术了,有人做过检测,现代希腊人当然混血混得比较厉害,当中有相当大一部分的斯拉夫血统,但绝不像Fallmerayer说的那样跟古希腊人没有关系了。

把血统与能力相联系的“血统论”终究是不对的;但是,19世纪在英法俄等大国支持下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独立出来的希腊,的确也经常给人“扶不起的阿斗”之感,这个也是事实。

英法俄在推动希腊建立王国之后,约定国王不从自己国家找,他们为希腊选的首任国王是巴伐利亚王国的王子奥托·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Otto Friedrich Ludwig von Bayern),实际上是个德国人。这位奥托一世坐着英国护卫舰HMS马达加斯加号,由英、法、俄三国海军护送到希腊上任。

希腊首任国王奥托·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

很快,希腊人发现来自在巴伐利亚人统治之下,他们的税收比土耳其统治时代还更重。原因其实很简单,三大列强让希腊从巴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银行借了6000万法郎,希腊财政收入要优先安排还债,三大列强设在雅典的代表就在那里盯着希腊政府还钱呢。

奥托一世上任的时候还没成年,由几个巴伐利亚贵族摄政,但国王成年之后,大权一把抓,连首相都自己兼任。1833年希腊东正教会成立之后,奥托一世照样信他的天主教,不入他的臣民的教。在民族主义兴起的背景下,奥托一世这么做事,当然会引起他的臣民的不满。

1843年-1844年,在臣民“逼宫”的压力下,奥托一世国王召开议会,颁布了一部具有自由主义色彩的宪法。国王还是国王,但行政权现在主要由首相领导的内阁行使,可以说希腊人从巴伐利亚人那里成功夺了权。但是,希腊人首相当权,其实也不把宪法当回事,只不过是巴伐利亚人专制换成希腊人自己的专制而已。不过,希腊人造列强选定的巴伐利亚君主的反,让列强很不爽。1843年希腊人“逼宫”时,一度停止向列强还债,于是三国列强不断施加压力,要希腊欠债还钱。

1862年希腊国王奥托一世被政变废黜,希腊人选了丹麦王子克里斯蒂安·威廉·费迪南德·阿道夫·格奥尔格(Christian Wilhelm Ferdinand Adolf Georg)当国王,称为乔治一世。乔治一世在丹麦哥本哈根即位,然后才去希腊上任。他努力学习希腊语,在臣民面前表现出爱国热情。虽然在他统治下内阁一直不太稳定(1864年至1874年,希腊共经历了21届内阁,最长的一届历时一年半),希腊在欧洲列强的保护之下,还是成功地扩大了领土。

乔治一世

但是,打仗是要花钱的,希腊人自己没什么钱,还是要从伦敦、巴黎和柏林的金融市场上借钱。与此同时,希腊大兴土木,在1882-1892年间,希腊就修建了906公里铁路,1893年科林斯运河建成,所需资本基本上依靠国外的短期的高利贷。但这些投资并没有起到拉动国内产业的立竿见影的效果。由于1890年左右席卷欧洲的经济危机,希腊赖以获取财政收入的农业崩溃,政府有出无进,资金链断掉了。希腊政府拼命增加财政收入,老百姓税负仍一度达到31%的水平,到1892年,55%的政府年度预算被用来还债。但希腊政府最终还是支撑不下去了,1893年,首相特里库皮斯被迫宣布国家破产。1898年,英、法、奥、德、俄等国组成国际金融委员会,对希腊财政收支实行监督。又一次,多国列强共同监督希腊政府,要它欠债还钱。

乔治一世于1913年被刺身亡,此后,希腊进入了半个世纪的动荡时期,政体不断变换。1932年,在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希腊经济陷入崩溃,希腊央行放弃金本位,德拉科马贬值50%,希腊政府跟当时的国联借钱未遂,干脆宣布不还钱了。债主跟希腊政府商量到1940年才达成协议。但很快,纳粹占领了德国,二战之后希腊又发生了一场内战,整个国家可谓满目疮痍,债主也只能认亏了。

现在的希腊共和国是1974年希腊军政府垮台后稳定下来的。政体是稳定了,但二战之后在马歇尔计划拉动下的高速增长,也告一段落。

要理解希腊的债务危机,我们有必要看看希腊政府的领导风格。希腊真是一片充满梦想的土地,有一个帕潘德里欧家族,创造了祖孙三代为相的佳话。老乔治·帕潘德里欧纵横希腊政坛50年,曾分别于1944年,1963年和1964年三任希腊总理。三任总理任期中,有两任处于二战之后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可以说,老乔治·帕潘德里欧对战后希腊经济的恢复,是有贡献的。

老乔治·帕潘德里欧的儿子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1964年在老爸的提拔下,当了国务秘书、经济协调部副部长。不过,不久他因军事政变而流亡国外,组建和领导了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在1981-1989年和1993-1996年两次出任希腊总理。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实行的是高福利的左翼经济政策,一方面提升了希腊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一方面也给希腊政府积累了很高的债务。另一则令人印象深刻的趣闻是,这位首相于1986年在访问中国的飞机上与空中小姐黛米拉·莉娅妮坠入爱河,但他其实已经是有妇之夫。他与情人公开同居,带情人出席外交场合,声称要与原配离婚。这事情弄得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不太舒服,因为访问希腊,不知道希腊总理会带哪个夫人出席外交场合。

黛米拉·莉娅妮

希腊经济最终砸在孙子小乔治·帕潘德里欧手里。小乔治在美国长大,希腊语都不流利,经父亲劝说才回国加入父亲的政府。小乔治·帕潘德里欧从2009年10月6日起任希腊总理,2011年11月11日因希腊债务危机而被迫辞职。

最后,说两则跟这次希腊债务危机有关的趣闻。上图的树,当地人一直相信是柏拉图学园的橄榄树,如果这是真的话,有2400多年树龄了。1976年,一辆公交车撞断了这颗树,树的断肢被存到了附近一个大学博物馆里,但底下的部分还在原地。结果在2012-2013年之交的冬天,这棵树彻底被挖掉了。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被挖走烧火取暖了。

上图这个港口可不是在中国,它是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这是柏拉图《理想国》开始的地方。柏拉图的苏格拉底在这个地区教他的弟子们什么是正义。现在,中国的中远集团掌握着该港至少一半的经营权。为了理解中远集团现在是什么地位,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理想国》的开头:

“昨天,我跟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来到比雷埃夫斯港,参加向女神的献祭,同时观看赛会。因为他们庆祝这个节日还是头一遭。我觉得当地居民的赛会似乎搞得很好,不过也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们做了祭献,看了表演之后正要回城。这时,克法洛斯的儿子玻勒马霍斯从老远看见了,他打发自己的家奴赶上来挽留我们。”

此时应当配音乐《最炫民族风》: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唱到这里,请大家一起用希腊语念白:Μείνετε!

经略

经略

独立国家战略研究团队,《经略》网刊

分享到
来源:经略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